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辭職與彈劾

2018/4/26 — 20:13

「取走手機事件」後,許智峯在黨友胡志偉及涂謹申陪同下會見記者。 圖片來源:許智峯 facebook

「取走手機事件」後,許智峯在黨友胡志偉及涂謹申陪同下會見記者。 圖片來源:許智峯 facebook

許智峯議員為了回應政府狗仔隊的騷擾和不當行為而作出了不合比例且難以稱上合理和正確的回應,這點相信鮮有爭議。但這個不合比例的回應是否導致他需要辭職或遭受彈劾呢?我認為非常值得商榷。

關於應否辭職

廣告

第一。民選立法會議員由選民投票已產生,我認為在其當選一刻,一個立法會議員已經跟其選民有一契約存在,透過選票的授權跟隨著這份契約去履行立法會議員的職務。

那麼,這個議員若不能完全履行這份契約,就需要立即辭職呢?

廣告

我認為非也。

民主選舉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在於,選民能夠有一個定期(立法會選舉來說是四年一次)的機制去讓選民作出決定,因應其任期內的表現再決定是否授權其再度成為民選議員。

若選民認為這個代議士的表現不符期望,或有重大缺失,則自然可以透過這定期的機制去用選票作出懲罰。

第二,那麼,甚麼時候一個立法會議員在任期未屆滿前有應然性主動辭去職位呢?

我認為關鍵在於其行為是否導致其沒有能力或完全沒有說服力去根據授權和契約去履行議員的職務。若果一名民選議員的行為出現重大道德、誠信或倫理的缺失,那麼他/她自然不可能令公眾信納他/她有能力或可能履行該份與選民間的授權,他/她就應該辭去議員一職。

但若沒有出現重大道德、誠信和倫理缺失,就沒有應然性需要放棄跟選民簽訂的契約,即,辭去立法會議員一職。該項錯誤是否重大得不能再向其作出授權讓其重返議會,就是他/她的選民的判斷和決定。

許智峯議員的行為是否嚴重到稱得上有嚴重的道德、誠信和倫理的缺失呢?我認為不是,因此他不應該就此事而辭職。(有沒有需要則是他個人決定。)

關於彈劾

是否需要彈劾他,答案對我來說更簡單。

我認為沒有議員有權力或正當性可以彈劾另一個立法會議員。

徜若議員是由民主選舉產生,他/她簽訂契約的對象是其選民,不是其他立法會議員。只有他/她的選民能夠有資格不讓其繼續擔任議員一職,其他人,包括議員,絕沒有資格越俎代庖,只能在下次選舉交由當區選民作出決定。

因此我對整個立法會議員可以彈劾一名立法會議員的機制其實是完全不同意。

退一萬步來說,一僅許不應該被彈劾,連犯下嚴重錯誤的建制派議員也不應該輕易開啟這個彈劾機制。若他虛報學歷,可以報警拉他,可以在選舉或在輿論上攻擊他,但不應用此機制去彈劾他,憑乜可以咁做?他又不是你或你代表的選民所選出來的。

民主選舉的核心在於選民與代議士之間「簽訂」的契若,其他議員絕對絕對絕對不應該越俎代庖。

這些說話可能不太中聽,但不吐不快。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