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雷友叫雞與中共維穩

2017/11/17 — 1:44

雷鼎鳴教授在研討會上大談中國大陸即時支付服務。同場還有梁振英、張信剛、陳啟宗,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雷鼎鳴教授在研討會上大談中國大陸即時支付服務。同場還有梁振英、張信剛、陳啟宗,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11月6日,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退而不休的前教授雷鼎鳴出席論壇,表示中國大陸生活方便程度已經超越香港,更指自己的朋友在中國大陸「叫雞」(召妓)都可以用手機支付寶支付,足證支付寶真先進。然後,就是上演林超英跟他那場模糊焦點的罵戰,把「講叫雞」跟「有失學者尊嚴」兩者聯繫起來,在媒體上不斷發酵,根本沒有刺中要害。

真正的重點應該是:一、雷嘴炮有何證據足以證明在大陸召妓可以用手機支付寶支付?究竟是他的朋友或者是他本人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親身體驗,抑或只是他隨便亂講大話而等待真雷公去把他劈死?人、事、時、地,何處及如何用支付寶召妓,請雷教授可以「擂」一點,把話講清楚,否則堪稱「雷叫獸」。二、用手機支付寶支付嫖妓肉金,如果真有其事,究竟能夠代表些甚麼?彰顯大陸繁榮娼盛?鼓勵大家帶備手機嫖娼享受盛世方便?呼籲高呼中共政權蒐集嫖客資訊建立大數據萬歲萬萬歲?無論是先嘟機後剝褲,抑或是先剝褲後嘟機,這又是否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有機(有雞)組成部分?

雷鼎鳴可能想轉移話題而聲稱「我只是講支付寶很方便,不是提倡嫖妓」,但他當天明明講的是「可以用支付寶來召妓」,鏗鏘有力,所以我很想雷鼎鳴擺事實,講證據,不要人云亦云,好好回答上述兩組問題。

廣告

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支付寶確有比現金交易方便之處,但在享受方便背後,就是奉獻個人私隱。根據關於中國大陸2016年智慧型手機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統計資料,支付寶微信支付、QQ錢包佔據了91.12%的市場佔有率,而且2016年移動支付金額已經高達5.5兆美元。在這個基礎上,中國人民銀行於今年8月4日更加發出通告,要求所有網絡支付業務必須全部遷移至人民銀行旗下的網聯平台辦理。正是通過支付寶及網聯平台,中共政權及其爪牙阿里巴巴得以伸展至全盤掌握任何網絡消費者交易前後的所有資訊。交易金額、時間、地點、人物、品項、歷史軌跡、習慣偏好、議價過程,全由中共政權掌握,俾便精密操控、鑽研、探勘這些數據和資料。

有人認為:歐美國家亦如是,少見多怪。此言大謬矣!在憲政民主國家,民間企業自行蒐集顧客數據,分析偏好以便調整營銷策略,政府只會規範,不會全部攝取相關資訊;民企所為雖有侵犯人權疑慮,但他們不能指揮槍。中國則不然,阿里巴巴、騰訊等集團都是姓黨的,他們蒐集數據的目的,表面上是改善營銷,實際是幫黨做事,充當獨裁專制暴政的爪牙。正因如此,自由人不會用支付寶,更不會用微信、QQ之類專政工具。大陸人無法選擇,但是紅旗外的人絕對有權選擇。

廣告

香港人有八達通,台灣人有悠遊卡,既不需要實名登記,也沒有全天候追蹤定位功能,更可以隨時汰舊換新,個人行蹤及敏感資訊的洩露程度尚屬可控。支付寶則不然。支付寶、手機、個人資料、處身位置往往連成一線。掌握住這些資訊的,正是新時代中共政權。舉個例子,旅客參觀北京故宮,售票處已經不設現場現金售票服務,旅客必須事先在網上通過支付寶等方式購票,或者至少當場在專人面前提供個人資料進入網絡系統之後才可進場。中共這隻魔鬼正在監控著每個旅客。更不用說老百姓上市場買菜買刀、上餐廳用膳飯聚、上酒店花天酒地。一用支付寶,中共執到寶,想說黨不好,監視怎算好。身為自由人,應當拒絕使用這些奴役工具,拒絕為這些奴役工具擔任推銷員,莫如雷鼎鳴般春風得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