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中國侵犯人權 震耳欲聾的沉默

2018/2/6 — 12:39

【文:索菲・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

中國 2018 年走向何方?國家主席習近平為新年祈願「世界和平」,但他2017年的施政紀錄並非如此。 還記得去年7月,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軍警包圍下病逝,為中國添上難以抹去的污點嗎?當時許多國家譴責中國的作為,但這種干涉已日益稀少。侵犯人權的中國當局正逐漸贏得國際對其原則與政策的支援。

去年 12月,中國共產黨在北京主辦被稱為「 世界政黨大會 」的國際政治論壇,席間赫見來自紐西蘭 、美國等民主國家的政黨代表,他們似乎毫不介意東道主所統治的是一個威權主義的一黨專政國家。

廣告

同一個星期,中國外交部和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也在北京召開國際人權研討會,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成為座上賓。但這個聯合國機構和其他二十幾個聯合國機構不同,中國一直刻意拒絕它在國內活動。

此外,中國還在這個星期舉辦另一場關於互聯網的全球資訊技術高峰會。蘋果電腦執行長庫克 (Tim Cook) 也參加了,他在美國極力提倡隱私權 ,但到了中國卻成為「 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 」 的啦啦隊 ,對瘋狂的審查制度和電子監控視而不見。

廣告

「 恆常化 」成了這段時間的口頭禪,通常意謂著默許或公然接受有問題的行為。在外交上則是指兩個國家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但它現在也意謂當代國際政治的一種矛盾現象:指那些來自世界上人權一般受保障地區的個人或機構,不但和他們的中國對手密切交往,還日益給予後者公開讚揚,卻忘了維護他們自身賴以存在的原則和制度。他們這麼做,等於為一個暴虐政權擦脂抹粉,而這個政權正懷抱全球性的野心,打算徹底改變現代政治生活的規範。

多年來,在學術、企業、政治等各種領域,的確有許多人不遺餘力推動中國政府接納國際人權標準、停止迫害和平異見人士,但面對北京的執拗不馴,已經很少人繼續堅持。許多人轉而依照北京的條件和它打交道,不惜犠牲原則甚至傷害本身利益。以蘋果電腦為例,如果中國成功將所有資訊源收歸國家控制,並且濫用人工智慧監控全民一舉一動,它的產品還能大行其道嗎?

出席前述各項會議的人士異口同聲堅持,有他們參加比較好:畢竟,按照他們的邏輯,從民主治理到企業社會責任,只有他們會提出不同或更高的標準。

但漸漸地,他們已不再努力建立或維護這些標準。當世界政黨大會在閉幕宣言中讚頌習近平的領導地位,有哪一個與會政黨公開和東道主劃清界線,或公開表達對中國缺乏選舉和多黨制度的擔憂?沒有。在人權大會上,有哪一位出席者公開發言,談論中國的死刑或員警酷刑問題?也沒有。

中國當局主辦這些 「 夢遊仙境 」 式的盛會,為自己的世界觀爭取國際支援的同時,他們也日益嫺熟地利用其他社會的開放性追求其政治目的,這種工作通常由統戰部負責。澳洲政治人物被踢爆收受中國企業政治獻金,即為一例。

中國當局一向不容許人權團體在境內活動。從柬埔寨到法國的員警機關,不斷受到中國執法機關或黨內「紀律」官員施壓,不經任何正當法律程式就要他們移交涉貪嫌犯。各大學則經常因為校內機構將臺灣視為獨立國家、或邀請達賴喇嘛出席畢業典禮而遭到中國外交官抗議,不堪其擾。

問題不在於民主國家或企業該不該跟中國交往,而在於如何有原則地交往。也就是說,對待中國應該正如對待一再失言且倒行逆施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一樣。民主國家領導人會譴責特朗普關於「假新聞」的說法,卻從未譴責中國的言論審查和政治宣傳。他們抨擊特朗普對聯合國的敵視態度,卻對中國猛挖聯合國牆腳不置一詞。

該是逆轉與中國種種高度不正常關係的時候了。中國「改革開放」已曆40年,北京卻明確反對民主轉型、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持續奮勇推動這些理念的民間人士反而要冒著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險。外部力量若繼續與中國盲目交往,不僅如同在中國人權鬥士的背上插刀,而且恐將使自己淪為高壓統治政府的傀儡而無法自拔。

 

原文刊登在Al Jazeera Englis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