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政治前途四個選擇

2016/3/3 — 10:57

2.28新東補選,2月29日凌晨點票中心宣佈楊岳橋當選一刻。

2.28新東補選,2月29日凌晨點票中心宣佈楊岳橋當選一刻。

新界東補選的結果,可以多角度分析,結論當然各有不同,視乎政治需要而定。涉及意識形態和政治取向的論述,沒有所謂對錯,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因為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每個人的階級和利益不同,自然各有所好,自以為掌握了「真理」。

但客觀的政治現實只有一個,任何政治論述都必須建基於事實。錯判事實甚至為了支持自己的論述和政治主張而歪曲事實,只會失諸交臂,削弱自己的立論理據。

廣告

今次補選的投票人數和投票率都低於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選民政治意識高漲抑或冷淡,已有截然不同的說法。一般而言,補選投票人數理應低於正常選舉,但今次補選在爆發旺角暴力事件之後,有變相公投的政治表態意義,議題涉及暴力與反暴力、泛民和本土、和平非暴力抗爭與勇武暴力鬥爭的路線以至是否必須維持關鍵一席以免得勢的建制派趁機修改議事規則徹底封殺議會鬥爭的取捨,投票人數應該比平常增加,實際上亦只比上屆減少了三萬人左右。不過,出現登記選民人數已比上屆增加7萬至94萬而投票率卻大跌7.76個百分點的矛盾現象,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不投票的人也是一種政治表態,對當前紛亂的政局感到厭惡,任何黨派的主張都不屬意,不一定會是政治冷感和無知的「港豬」。

選舉結果顯示,建制和非建制或反對派(泛民一詞已過時,因為不少非建制的反對派尤其是本土派都不認同自己是泛民)的政治版圖基本上與上屆選舉結果無重大差別,仍然維持約六對四之比。表面上,楊岳橋和梁天琦的得票率合共52.6%,較上屆泛民合共取得的得票率相差五個百分點,但「民主叛徒」黃成智也有4%得票,即使譚耀宗認為部份是建制派的票,然而相信大部份都是支持溫和中間路線的選民,當作非建制派並非無理,所以實際上非建制派的總得票率與上屆泛民所得相若。因此,說取得15%選票的本土派已經形成三分天下之局,實在言之過早。

廣告

中國因素已主導香港政經

況且,2012年激進民主派(社民連、人民力量和新民主同盟)在新界東的總得票率為24.76%,現時只取得15.4%票數的本土派顯然未能全面取代他們指稱已「泛民化」的激進民主派,只是分割了他們的票源而已。事實上,以梁天琦的主要票倉為受水貨嚴重影響的北區和大埔公屋區,而中產聚結的選區得票有限,實不足以推斷勇武本土派必然會全面取代激進民主派,還須有待9月的選舉結果進一步證明。不過,證諸梁天琦的自發義工助選團有不少都是18歲以下的青少年,假以時日,本港社會政治條件不變,社會深層次矛盾不單沒有解決,而且惡化,支持激進本土派的民間政治力量肯定會不斷擴大,最終定必出現三分天下的局面。

面對當前社會深層次矛盾總體爆發的局面,擺在當權者和港人面前其實只有四個選擇:在非建制方面,就是堅持議會內外和平非暴力鬥爭,迫使中共和特區政府讓步;或者用武力抗爭,增加統治者的管治成本,目的可能不限於迫使當權者讓步,甚至革命建國獨立,徹底擺脫中共的掣肘。在建制方面,繼續支持梁振英以政治鬥爭為綱,用強硬手段打壓甚至消滅非建制的反對派;或者要求梁振英下台,採取懷柔的曾俊華路線,以開明理性務實的態度對待反對力量,加強溝通,謀求和解。

很明顯,建制和非建制的政治較量和取向是互動的,以力量對比而言,應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有主導權的優勢,一念之轉,可以決定香港未來的命運。說到底,香港政治不過是中國大陸政治的伸延,一國兩制經已名存實亡,即使鼓吹中港區隔,也不能否認現實上中國因素已主導香港的政經局面;中國出現「支爆」,香港絕不能置身度外,安然無恙。

香港已到了最關鍵時刻,害怕也沒用,每個港人都要作出自己存在的抉擇,並為自己的決定承擔一切後果。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