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當代史電影版 《皇家香港警察的最後一夜》

2017/7/3 — 9:39

前幾天,去看重播的《皇家香港警察的最後一夜》,看後有感而發,撰文一篇以記之。

影片 1999 年由藝發局支持拍攝。在「當時」,已然回歸兩年,那些年,雖云經濟強差人意,然中英談判至 97 間,九成九香港人擔心的事,還未發生。報紙依然可以罵政府,新聞言論自由還未有收窄感覺,一些移民外地港人,甚至回流返港。然二十年後的今天看來,又是另一番感受。

影片分成兩個故事,頭一個是倒敍方式,講述主角已然死去,回憶六七暴動, ICAC 成立,又有其童年時社會環境,如爛賭父親及賣笑媽媽,黑社會份子畏警察如畏虎,廉署成立前的貪污風氣,及後來的警察衝擊事件。

廣告

除了用畫面,還善用不少對話,主角表兄弟說話,道出當時大部分人的心聲,例如因恐共而移民的情緒,所謂「遲一秒走也不成」。主角與家人,因移民與否的矛盾。身分上思考,覺得自己能過安穩生活,而同胞要受苦的罪惡感。從以上種種,可以發現,描寫的歷史,不止當時人普遍感受,幾種人的心情,也充分表達。

第二個故事,不少是吾等七、八十後的寫照,講一對情侶,在六四前後至九七回歸的變與不變。男主角為年輕警察,與參加社運的女主角青梅竹馬,六四時,相信全港不論左中右,皆曾參加集會,支持學生。那時,男女主角,同仇敵愾。相信不少港人當年也流下不少眼淚。但中五會考後,男主角變得世故,女主角堅持理想,雙方為價值觀而鬧翻。這些不僅是歷史,也是現在。例如傘開以後的藍黃之分,近二十年的世代之爭,所謂的「港豬論」的人豬論戰。都是現實與理想價值觀的不同,相信會直到永遠。

廣告

同樣善用對白。女主角擔心男主角做警察,九七後變成公安殺市民。如果99年當時看,必會「事後孔明」,覺得杞人憂天,但在雨傘爆發那晚,催淚彈幾十發,警察真的槍指市民,雖不中,亦不遠矣。

至於歷史場面,這部分也滲入不少,除六四及回歸晚會,97七一的貝多芬音樂,全部也是我們的歷史。

如果說歷史書太多文字,令學子望而卻步,這一部香港當代史電影版,相信較易為人接受。而今天合拍片成風下,以香港為中心的電影,實在太少,相信此片亦可以令不少人找回記憶。可惜的,是過往只在百老匯電影中心見過,一般影碟鋪欠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