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禮崩樂壞 才是七十尾八十後的最痛

2016/11/8 — 8:03

中共啟動第五次釋法,名為釋法,實則「立法」。把大量額外加入的條件、指引加入法例,如具體列明只可以宣誓一次、要求「莊嚴」,都是直接關係香港法律《宣誓及聲明條例》,有偏離「解釋基本法」之句。

公我贏、字你輸,釋法實如不停立法

情況有如你早決定以包剪揼猜拳作為定勝負方式,包贏揼、揼勝剪、剪贏包等規則、都清楚列入條文,什麼是包、剪、揼也描述了。但當定勝負後,卻突然提出原來所謂的剪,是要食指中指伸直,兩指間形成某一角度才算剪,否則作廢。

廣告

至於什麼角度,沒說明,由監督人裁決。當然,若你出了一個完美的剪後,又有新規則,原來連手指甲也不能過長,以免影響猜包剪揼的「莊嚴」。何為過長?又是由監督人決定。

公我贏,字你輸的完善演釋,所謂基本法,法例,猶如空文。有基本法、無基本法、永續基本法,也是徒然。

廣告

兩害相權取其輕,難以理解嗎?

再者,中共為何要「立法」?打擊梁游的港獨勢力?開玩笑!

梁游議員宣誓的表現,相信很難獲得大部分香港人認同,錯是錯,但卻只能說是「小學雞」的錯。正常人會如何看待小學雞?一笑置之。但689卻為「小學雞」行為提出司法覆核;那班閹人建制派議員,不惜狂搬籠門搞流會;最後,人大甚至在無明顯法理依據下,主動提出釋法。

為了什麼?為了懲罰兩隻「小學雞」,不惜犠牲行政立法關係;浪費數百萬罐午餐肉及立會的日常運作,甚至犠牲了香港的法治,就是為了懲罰兩隻小學雞?為了彌補那早完成人類補完計劃、意志離奇單一的強國十三億人脆弱心靈?

別開玩笑吧!梁游是錯,但689、建制閹人、中共更是大錯特錯!兩害相權取其輕,香港人,難道這道理真的那麼難以理解嗎?

一個不法政權,有法不依,無法無天,屢次破壞基本法, 轉過頭反指責你違法,還說要去「解釋」法律,荒謬絕倫,已成香港日常事.

七十尾八十後之最痛

你可知今天的七十尾八十後最痛苦的是什麼?

未能上樓?不是;

升職無望?不是;

上有高堂、下有妻兒?也不是,

現今七十尾八十後最痛苦的,莫過於他們年輕時,活在港英治下,耳聞又目睹、親身領會、什麼是公平、自由;什麼是制度,法治。

他們對未來因而產生無限憧景,卻發現一踏進社會,跨過九七,這些過往珍而重之的一切又一切,竟然日漸流逝,日漸枯萎。

有一班享盡時代好處,養得肚滿腸肥的老不死,長居頂層,為求續享榮華富貴,甘當走狗,馬屁精。社會變得黑白不分、指鹿為馬,閹人們說得一口流利謊話,保有一副厚厚臉皮,把香港弄得烏煙瘴氣。

看在眼裏,卻無法回天,這種痛彻心扉、哀莫大於心死,才是七十尾八十後的最痛。


(原文刊於一刻館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