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嶽:姚松炎敗選 揭露比失落議席更嚴重的真相

2018/3/12 — 19:02

2018 年立法會補舉,空降九龍西的姚松炎敗予民建聯鄭泳舜,未能重返議會。姚松炎在訪問中提到,民協是其中一個「最肯幫我」的政團,民協上下與區議員一直支持其選舉工程。不過,選後有傳媒把敗選歸疚民協不盡力,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則認為,敗選與選舉工程不夠「貼地」和對選民認知有落差有關,不能把責任怪在民協身上,而這次落選,反映了在政治上影響深遠的事實。

姚松炎在九龍西中產區多個票站報捷,卻在多個基層選區以2419票之差不敵。九西是民協主要根據地,七個民協成員為區議員的選區中,姚只贏得五個,其中輸掉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選區,更是2016年換屆選舉時,民主派在九西最大的票倉。

馬嶽認為,姚松炎落敗不能怪責民協未盡力助選,其實民協在九西植根多年,與當區居民深厚的關係,得來不易。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譚國僑再參選九龍西選區,結果以15,383票落選,只佔民主派票很小的一部份,性質與建制的「鐵票」不同。「他任區議員多年才辛苦拿到得1.5萬票,選票並不能輕易轉移他人,選民不會因為你支持就乖乖的去投姚松炎。」

廣告

他說,除了補選投票率一向打折扣外,民主派政界中人的確大大高估了姚的知名度,只當了不足一年議員,一般基層市民根本對他認識不足,而當選時,是通過功能組別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別參選,他基本上是直選「新鮮人」。由於競選宣傳時間短,初選後又到農曆新年,能落區的時間根本不多,更要重點「硬銷」讓基層街坊記得,絕對不易。

「姚教授沒有努力去補足他吃虧的地方,就是讓基層選區居民認識你。要做知名度,就要用較傳統的方法。」馬嶽說。「如多落區跟他們接觸,四處張貼橫額及海報等。」

廣告

姚的選舉工程主打網上宣傳,加上創新方式以推廣理念,如踏單車宣傳、探訪南亞裔人士等,對年輕人和專業人士會較受落,但不是深入草根階層的合適方法。「對基層來說太深了,聽了也不明白。」

姚松炎在九西多個基層票站失票,其中逾1700票更失落在啟晴邨及德朗邨兩個票站,結果這位出名勤力、研究和提問認真的教授,就出人意外地敗選。姚松炎也承認缺乏直選經驗,選戰失利自己必須負全責,而選舉工程部署及策略很多不足之處,是敗選因由之一。

比失落議席更嚴重的真相 

馬嶽說:「今次他落敗嘅political message(政治訊息)大鑊啲!」嚴重的是,民主派高估了市民對議員被DQ的感受,到現在才發現部份選民不單不介意議員被DQ,更有人覺得如此發生是理所當然。「這種情況下助長了建制,你DQ四席原來可以執返兩席!政權更可能會因此進一步進迫,到推23條時,市民也會逆來順受。」他說。

今次補選氣氛冷淡,除了政府和主要傳媒冷處理外,這數年,不少人被後雨傘的沉重無力感壓得透不過氣。「我都攰!就嚟又補選!」馬嶽嘆道。「除了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加上曾俊華那次特首選舉給予過港人一點點希望,選了新人入立法會以為有新氣象,結果被DQ......部份人真的覺得做什麼也沒有用,因而感到氣餒。」

今次民主派首次舉行初選,協調人選出戰,馬嶽認為已是種進步,不過不能防止落選的同路人在初選過後,心存不快感覺,關於這方面的調息,他相信民主派仍有漫長的路要走。至於同樣被DQ的劉小麗和長毛,能否參加補選議席,目前也是未知之數。有說不應再打DQ牌,馬嶽反說「一定要打」,指這就是補選出現的因由,不能不打,問題是如何在對選民有了新的認知後,重新找到出路。

即使他們能參選,馬嶽認為長毛勝算不大,「以新東來說,很難找到一位跨越由本土派至民協整個光譜的候選人,中高產和本土派應不會投他。」他說, 「不過如姚松炎出選新東,本土派和年青人都會投給他,那選區也會對他專長的議題如規劃等較有興趣......這是有趣的可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