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道立:從社會服務令跳到入獄6-8個月差距大 終審庭押後判決

2018/1/17 — 13:37

因涉公民廣場案被判囚的「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獲終審法院批出許可就刑期提出上訴,終審法院2018年1月16日早上開庭處理案件。

因涉公民廣場案被判囚的「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獲終審法院批出許可就刑期提出上訴,終審法院2018年1月16日早上開庭處理案件。

【文:K、腸、Aberdeen】

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在2014年926重奪公民廣場案,律政司刑期覆核成功,三人遭覆核刑期6至8個月。他們早前17年10月保釋上訴至終審法院,案件今早(編按:1月16日)開審。聽取雙方陳詞後,法官押後判決,三人獲准繼續保釋,有判決日期會再作通知。

雙方就四點法律爭議陳詞,包括公民抗命可否減刑、上訴庭有否權力以刑期覆核作事實裁決、新量刑標準是否適用此案,以及上訴庭有否考慮少年犯的更生原則。

廣告

五位審理法官,包括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鄧國楨、非常任法官賀輔明等,質疑上訴庭判刑從社會服務令到入獄6-8個月是「巨大的跳躍」(a big jump)。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建議,若然如此,不如考慮減輕三子刑期,令他們今天可即時釋放。但馬認為終審庭要按原則判,不能酌量減刑。

廣告

總括來說,三子案的刑期有機會被推翻,但法官初步觀點似乎並無否定要以刑期來阻嚇非法集結中暴力元素,亦認為領袖有責任為集會後發生的後果負責,甚至加了要求領袖阻止其他示威者的正面責任;兩點均對香港未來的抗爭者加了更大的負擔,亦影響到眾人示威遊行的自由。

馬道立:就算公民抗命也不可過了火位

三子代表律師陳詞指,上訴法庭應考慮上訴人的犯案動機,尤其是上訴人聲稱該犯罪是公民抗命或行使憲法權利的行為。馬多次強調,如果示威抗議行為過了火位(overstep your mark)、有暴力元素,即使口稱公民抗命,也不能減刑。代表羅冠聰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回應指「然而,不是過了界線,示威者就會趺落懸崖、粉身碎骨(falling off a cliff)」,意指過了火也不一定需要重判。
(英註:Ma CJ: You seem to accept, where there is violence, there is an element of overstepping your mark. 
Mr Pang SC: "Yes, but it’s not once you overstep your mark, you’re falling off a cliff.")

代表周永康的大律師蔡維邦陳詞提出,當人們為多元、更包容的社會而發聲抗議時、有符合公義的理由(just causes)時,法庭應接受公民抗命作為動機的減刑考慮。鄧官立刻指出「施予暴力者」與「集會參與者」的區分(註:Perpetuator of violence or participant of assembly),意指兩者有罪責上的分別,但馬官卻提出煽動暴力的組織者需以另一焦點看待。眾官卻沒有就考慮公民抗命的比重作出提問或指引。

(英註:Mr Choy submits that, there are two matters as to considerations to civil disobedience. (1) whether there were wounds, injuries and loss of property (2) whether the disobedience was motivated by just or unjust causes. Causes that promote pluralistic and more tolerant society, as opposed to neo-nazi and racists, would be just.)

馬官亦反駁辯方指,「上訴庭並不是說三子要為群眾令人受傷而負責,而是說他們一直煽動及鼓勵人們進行有暴力元素的行為。他們離開大台時,並沒有做任何事去阻止人們。你並不能說他們由始至終都是和平,他們對之後發生的事需負責任」。鄧官亦接著反問,「他們的口號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就算他們被打壓,他們亦應企定,高舉雙手,這不是更加有效嗎?」可見眾官初步亦不傾向接受眾人抗命動機為減刑理由。

馬道立:「寒蟬效應並無不妥,可阻止暴力」

五位法官之前亦向律政司索取了公民廣場的影片,馬官引述當天案情指,「當天不只是敲敲門,而是可能(比現時狀況)更差…他不是沒有暴力」。多位法官都發言指,事件有暴力元素,而法庭理應阻嚇。

彭耀鴻便抗議指「(這會造成)寒蟬效應…」馬官插嘴指「以寒蟬效應防止擾亂大家的行為(chilling effect to the behavior that bothers everybody)」、「用一個更嚴謹的標準來衝量港人所害怕(的混亂及失序)都沒有什麼不妥(there is nothing wrong to adopt stricter line. People in Hong Kong is scared with this kind of thing.)」;而鄧官亦指「阻止暴力,寒蟬效應亦很合理…」

辯方亦憂慮,此案確立了新的刑罰指引,為未來的判刑法庭而頒下準則。馬官總結辯方三人的陳詞指,在裁判法院判決之時,非法結集的司法慣例是判以社會服務令,就算裁判法院的判決是過輕,也不算在合適範圍之外。鄧官在此點亦有回應,指「法律一致性也非常重要,遊行示威者需要了解到他們行為的後果」,意指他們當時適用的法律原則難以預料自己會被判監禁。

(英註:The original sentence may be on the lenient side, but given that CSOs were frequently passed at least at the time when the magistrate was passing her sentence, wasn't it one that the magistrate was entitled to pass?)

三子:刑期覆核上訴庭權力受限

另外,雙方就《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 81A 條的法定機制陳詞。辯方認為,上訴庭並不應該重新考慮事實裁定,刑期覆核是覆核非上訴;但馬官反問,假如有明顯錯誤,判刑法庭難道沒有自由考慮不同的法律文件?他又指,上訴法庭有權自由衡量他們在案犯時的角色及參與程度,作出不同的量刑。

代表羅冠聰的彭耀鴻認為,首先強調法例要求必須在「明顯過重/過輕」(manifestly excessive / inadequate)時才可覆核。只有當判刑法庭的裁決過了明顯錯誤的門檻,才可自由考慮事實裁決的範圍。

惟到審訊後段,賀輔明才跟眾人確認此案是否涉及任何事實爭議。彭表示辯方確實爭議事實,認為上訴庭重新審視證據,令他們考慮了不準確的事實,是為不妥。

終審庭:上訴庭應納入少年犯的量刑考慮

就黃之鋒一人而言,終審庭之前批出「上訴法庭在甚麼程度上應該考慮《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9A條」的上訴理由,即是如果被告犯案時未夠21歲,判刑時法律上必需要考慮入獄之外的選擇。馬官直接律政司陳詞解答,明示頗大可能此點會上訴得直。

律政司陳詞就指,第109A條的目的是讓青少年罪犯更生,但非強制性的法律要求。但賀輔明再次強調此案需處理「裁判法院有否明顯錯誤判刑」,而非「法庭可否判入獄」。他認為律政司法律問題方向錯誤。馬亦指明,大家並不爭議刑期可落在合適範圍之內(range),提醒律政司監禁是否合適判刑並不重要。

 

終審庭法官:

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鄧國楨、李義、霍兆剛、非常任法官賀輔明

辯方律師:

代表黃之鋒:資深大律師戴啟思、大律師石書銘
代表羅冠聰: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蔡鎮、周羡頤
代表周永康:大律師蔡維邦、陳偉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