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馮敬恩的信仰,他的善良、幽默、堅強是品格的底色

2017/7/27 — 14:40

圖:作者與李怡、馮敬恩等於飯局合照

圖:作者與李怡、馮敬恩等於飯局合照

初遇馮敬恩是《消失的檔案》在港大的放映及座談會,那一晚很深刻,同學們的問題深入而尖銳,遠過於其他院校。

有研究生問:「為何不採訪曾洪?」乍聽以為談的是高調要求平反的前六七少年犯曾宇雄,聽下去才知道是指今天左派圈子一個頭面人物,被補時16歲,在屈穎妍《火樹飛花》書內化名「曾仔」的摩總(摩托車業職工總會)工友。

「這個人物如今在政界和左派之間遊走,屈書內的記述和找到的資料出入很大。這幾年做過『我們都是屈穎妍』遊行發起人,DQ梁游行動秘書長。我希望訪問的人物要有反思,很明顯這部份無法做到。」

廣告

回應講者吳靄儀對我的回應不能接受。「我們就是要鍥而不捨地追尋。檔案要用所有方法搵,不同線索和人物都不能放過。」

Margaret Ng 是大律師,白天忙得不成,但一周兩晚仍在教學。問她為何那麼忙還教書?她說是欠了年輕人,希望學問能往深處扎根。放映前Margaret 和座談會主持,《學苑》前總編輯劉以正聊天,談他的文章,也具體對如何寫好作出建議。

廣告

我聽到囉嗦背後的關懷。

圖:《消失的檔案》港大放映會

圖:《消失的檔案》港大放映會

放映及座談會由通識中心主辦,另外三個人文、通識及紀錄片基金協辦。整個溝通過程比其他院校繁複,細節很嚴謹,海報設計或主持都屬意學生負責。

我看到港大文化對同學的信任和扶助。

馮敬恩及同學們為了守護港大所做而今天要承擔的,是制度不義加上人性醜陋共生的結果。記得每一幕、記得那些咀臉與邪惡。

患過血癌及腦腫瘤兩場大病,如今仍要隔三個月和每個月覆診。馮敬恩比任何人有理由怕事和怯懦,但他在大是大非面前選擇站出來。去年被捕、早幾天上庭,面對傳媒只提及被公眾遺忘的戰友們。

和李怡先生的飯局以後,我冒昩請敬恩去看望好朋友的兒子。大四學生一場怪病躺在醫院已一個月,看天花板的惘然不是健康人能體會。他馬上欣然答應,又思考該買什麼書去送給素未謀面的病友。

他的信仰,他的善良、幽默和堅強才是品格的底色。

 

消失的檔案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