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鬧劇一而再沒完沒了

2017/9/9 — 23:56

香港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資料圖片)

香港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資料圖片)

中國人社會以至東方社會不容易發展出健全的民主政治制度,經濟政治條件以外,集體主義的社會文化也是一大桎梏,更可能是最主要的障礙。

經過一百五十年殖民統治的香港,已經是兩岸三地最西化的社會,但仍然擺脫不了集體主義的幽靈,受唯我獨尊的儒家封建文化熏陶和主導。不少人都不是為自己而活(當然有無經濟條件為自己而活也很重要),重視的不是自我觀照和反省,反而是別人(社會、社群和朋輩)對自己的期望和看法,根本就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所以在政治上也不可能是一個徹底獨立的政治人,即使一人一票,他們也只會為繩頭小利的蛇齋餅糭而投票,而不是自己政治理想的投射。

就以今次校園「香港獨立」風波和蔡若蓮兒子自殺事件引起的爭抝為例,無論贊成或反對,都很少看到真正獨立個體的意見,沒有人真正為自已獨立的言論自由負責,大多假借一些「公理」如言論自由和道德底線評論,卻沒有自己真正的看法。

廣告

鼓吹「香港獨立」其實沒有人認頭,誰說的至今也是木宰羊,不能排除又是一個共產黨的政治陰謀,借挑起校園以至社會上的中港矛盾,以便大陸的宣傳機器造勢,製造政治借口進一步收窄和卡限香港的政治自由。觀乎「人民日報」煞有介事評論及共青團發動黨員議論,我的看法並非空穴來風。但大學的處理手法最差,也是事件愈鬧愈大的原因。不管大學有無權拆卸橫額都不應拆卸,發表聲明表示校方從來反對根本不存在也不會成事的「香港獨立」只是政治表忠,是典型奴才行徑,證明以沈祖堯為首的中大管理層根本沒有獨立自主的管治能力,理應集體引咎辭職。我敢信大學校園內九成師生對議題不感興趣,不會理會,個別大陸學生的激烈反應,要不是廉價民族主義作祟(觀乎垃圾B級片戰狼2在大陸票房竟達五十億元人民幣,機會最大),就是職業學生所為。最開明理性的化解方法,就是由校方或學生會召開論壇大辯論「香港獨立」。以現今大學生的水平,鹿死誰手,肯定是未知數,何況有沒有大學生夠膽站出來自認鼓吹港獨,也成疑問。

至於蔡若蓮兒子自殺事件的爭議,也是一場鬧劇。必須指出,在過去一星期,不只有蔡子自殺,也有一個年輕教師和一個學生自殺,原因不明,因爲傳媒沒有多大報道,但年輕人(當然中、老年人自殺也不少)自殺近年已不是新聞,而是社會整體必須關注和解決的問題。

廣告

自殺在個人層面而言因由當然複雜,不一而足,外人不明內情,不應妄加議論,幸災樂禍,更是缺德。但世界上沒有無縁無故的恨,人們不去冷嘲熱諷其他自殺個案(包括蔡子死前更轟動的年輕公務員丈夫殺妻再自殺個案),卻獨就蔡子自殺大發議論(而且沒人針對死者,只針對其母),正好說明事件不幸因蔡若蓮充當副教育局長肩負推行政治洗腦的國民教育形同制度殺人變成有公共性,因而難掩一眾悠悠之口。事實上,最諷刺的是,蔡若蓮竟是去年開學後有大量(十多二十宗)學生自殺政府成立的自殺委員會成員,至今提不出任何解決方案,自己已經不能自醫,自受其害。如果蔡若蓮以至教育局一衆高官是能吏的話,應該視今次事件為blessing in disguise,趁公眾關注,展開硏討,集思廣益,為年輕的一代解困,否則社會大眾只會合理懷疑教育局高官領導無方,集體無能,應該全部下台,另覓高明。

民眾的議論,包括極不可取的涼薄言行,反映的是民怨深重,對長期存在的施政偏差極度不滿,㐂婆政權不反躬自省,林鄭月娥竟借機上綱上線,向大學施加壓力,要求嚴懲有關學生,徹底追究,不啻是露出了狐狸尾巴,所謂「大和解」和「紓解社會撕裂」,都是假話和廢話。

最可恥的是教大校長張仁良,特首一下聖旨,便露出奴才相,完全沒有獨立知識分子的人格,更不知有教無類是教育工作的最大使命,竟以偽善的道德主義為借口,向傳媒公開CCTV的映象,進行公審,政治報效。楊潤雄和私德不見得高尚過人的馬時亨乘機抽水獻媚,對權貴知名人士如石永泰及關品方嘲諷雙學三子入獄和劉䁱波坐牢至死「求仁得仁」,以至共媒譏諷青年學生坐「風流監」更涼薄的言論則視而不見,明顯雙重標準,又豈能不令生活水深火熱的普羅大眾尤其是年輕新世代更怒火中燒,言行更趨偏激?

馬克思說:歷史經常重複自己,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往往是鬧劇。香港的悲劇早已發生,如今天天都是鬧劇,沒完沒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