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受刑之人

2016/6/16 — 10:13

資料圖片:2014年6月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期間,有示威者涉嫌推倒鐵馬,又以竹枝撞門企圖衝入大樓。

資料圖片:2014年6月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期間,有示威者涉嫌推倒鐵馬,又以竹枝撞門企圖衝入大樓。

今天(6月15日)是我新界東北案120小時社會服務令最後一日。

前前後後,我已經去過六個工場,今日是去安老院照顧公公婆婆。推了兩次輪椅,第一次推的是鎮院之寶,102歲的朱婆婆,婆婆五代同堂,她的孫兒都比我大,心裡就覺得自己還是很年青。推著另一位95歲的婆婆去百佳買東西時,邊推著邊跟她聊天,逗她開心,忽然,我想到,如果爺爺還在生,已經也有95歲吧,我也想這樣推著他逛百佳,跟他聊天。

走過這麼多工場,120小時也不容易,試過油畫,試過批灰,也試過在幼稚園和護老院做助理,做文書工作,更試過做「車立」神,要看「車立」,不能讓老人家跑掉。每份給我的差事,我都會盡力去做,因為我也想其他人知道,從事社會運動的人是不會偷懶,我們講究紀律,處事認真。雖然有些事情,覺得好像是多餘的,浪費時間,但我不會跟感化主任或導師講價,也不會有任何抱怨,每次我都提醒自己,我正在承擔刑責,不是街市買餸。事實上,我的確不喜歡做社會服務令,在感化官見我時,我已跟她提出不想做,反而坐監可能比較適合(長毛極不認同我這想法),但我因為會承擔刑責,所以我不會刻意拒絕社會服務令。

廣告

接觸過不少人,有些是因為無牌駕駛,有些是因為改裝汽車,有些是偷竊,但於我看來,他們都是有善心的人,只是作為一個人,總有些反社會行為,我們之間雖然毫不了解,但大家一起工作時,都會彼此幫助,互相尊重,沒有誰看不起誰,因為大家都是受刑之人,雖然我們同困在小監獄,但相比起外面的大監獄,我更喜歡這種人與人的交往。

去護老院幫忙時,初時職員都不會給我甚麼工作,但後來因為他們見到我可以有效率執行,愈來愈多職員交給我做,甚至會計部人事部的同事,以至護老院院長都叫我幫手。最後一天,一位一直跟進我的同事跟我說:「唔好咁(激啦)……靜心啲,我支持你架!」我去了六次這工地,那位同事從不透露她知道我身份,也沒跟我談甚麼政治,臨別之際,她說這話,特別意外,幸好沒有偷懶。

廣告

長毛和陶君行都做超過200小時,我這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其實是小事。做社會服務令跟坐監不同,是完全沒有人會關注,隨時會做得很灰心,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覺得在浪費時間,於是就是更內向,不想再參與社會運動,不再抗命了。有些人說我常拿 CV 出來搶光環,又有些人提倡「勇武」,批評我公民抗命太溫和,甚至有人更叫人去做自己不做,但不少說這些話的人,大抵都沒經歷過漫長的審訊和服刑(如有些服刑的罵我,我會非常樂意接受批評)。他們不知道這段路是多麼的漫長遙遠,更不知道那種孤獨寂寞。

其實,跟我同行的還有十數位新界東北的戰友,他們都各自在不同的地方服刑,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他們,而我完成了社會服務令後,亦同時會和其中幾位戰友就新界東北案繼續上訴(同時,律政司已表明會就我們的刑期上訴,假若我們敗訴,就應該要坐監去)。有些人問,你都服刑了,上訴幹麼?我不只是要求一個公道,更希望可以透過司法抗爭去爭取更闊的戰線,為我們將來的抗爭行動開路。假如,我們的案件可以定義到「非法集結」不適用於某些場合或時間,那就有機會可以讓我們日後有更大空間去抗爭,這是為甚麼即使起初有人說服我認罪,我斷言拒絕的原因。

不會逃避,正面反擊,正正就是我們的鬥爭之道。我們透過議會、街頭和法庭,與強權抗爭到底,百折不撓,屢敗屢戰,直到勝利為止。成功是屬於聰明的人,但更屬於有勇氣、有紀律、有耐力、有決心的人!堅強的鬥志,我們的取勝之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