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反DQ 動員不到選民?(續篇)

2018/3/20 — 20:09

「逆權」系列電影裡面,總會出現這種人 – 政府在電視說什麼他們就信什麼,他們總是覺得那些爭取民主的人在搞事、覺得搵食緊要、覺得政治好複雜。這些人你和我都不會陌生,我們每天都會在家裡、辦公室和朋友圈子遇到。我們必須接受一個事實,就是他們在社會佔的比數不少。

前文《點解反DQ動員不到選民?》拋磚引玉,有不少討論。前文描述的「大眾」是指那些沒有特別強烈政治立場,可能投票或不投票,沒有特定的堅定支持對象的市民。我們可以叫他們做中間選民,這個中間的意思可以是溫和的淺黃、淺本土、淺藍,或者完全沒有傾向的那種。

討論過程中,有朋友提出一個重點是我沒有提及的--法庭判決。中間選民基本上還是相信法庭的,所以處褫奪六名立法會議員席位的案件被法院判決確定之後,大眾更會覺得褫奪議席是合理的。儘管劉小麗和梁國雄正在上訴,但公眾印象已經確立。到目前為止法院還是一般人心目中的中立球證,還是會信服判斷結果,有了法院判斷,反對褫奪議席的民氣弱了不少。

廣告

另一個有不少朋友討論的題材是雨傘革命的影響。雨傘革命的挫折,對於兩類人影響很大-第一類是中間或淺黃市民。他們本來同情雨傘革命所以支持,可是雨傘革命的挫敗,令他們對抗議帶來改變的可能性失去信心,結果一是選擇逃避自由(escape from freedom),接受獨裁統治的現實;一是走向犬儒,不單覺得做什麼也沒有用,而且會覺得還在努力的人是戇居的或者為了好處、有些人不反抗所以是全部人是抵死的、反抗的人無力量所以也是抵死的,總之就是酸溜溜。

第二種人是中間選民的相反,是激烈的一批。他們在雨傘革命或旺角騷亂中投入最大的熱情、付出的代價最大,所以挫敗感最強烈。他們很容易覺得被出賣,而且他們鍾情的激進派系,有的內鬥分裂,有的被中共褫奪參選權,有的選上了但被褫奪議席,他們對現實的忿怒可以理解。而激進派和民主派的分歧和不信任,則加深了他們被出賣的感覺。他們對民主派的選情反應冷漠,可以理解。

廣告

公道地說句,其實這次補選,很多本土派有名有姓人物也有出來幫手或幫口,如果說本土派一定會唱反調是不公道的。

未來很可能還有兩場補選,這仍然是單議席單票制,單議席選舉就是要取得最大份額的支持,尤其是中間選民,他們一念之間,往往是勝敗關鍵。在絕大部分單議席單票選舉,候選人要勝出的話,便必須最得選民的最大公因數,換句話說,是激烈不起的,那跟比例代表制相反。

所謂的反DQ作為一個議題,最需要的是被褫奪議席的受屈者。這方面九西和新東真的很困難,因為被褫奪議席的梁游是否出面,效果也是矛盾的。即使梁天琦有支持新東的范國威,但梁天琦得票率愈高的選區,范的跌票率也最嚴重,這說明了民主派補選兩面不是人的困局。

單議席選舉,如何打動中間選民,除了hardcore政治議題之外,真的還需要多管齊下,不論是民生經濟議題,還是名人效應,或者爭取選民同情,抑或地區組織,每個範疇也重要。

在這個獨裁全面進場的時代,我們或許會見到很多人的冷漠或犬儒而失望,這些人我們每天在家裡、學校、辦公室、街上不斷遇到,但最後要加入他們還是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東西,我們有選擇權。

 

*************
林勉一
2018.3.20

www.medium.com/@lamminya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