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87》觀後感 — 要真相,還是一餐飽飯?

2018/2/13 — 14:43

最近在香港上映中的韓國電影《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香港又公式化地把戲名譯作《1987:逆權公民》。很自然地,大家一定把《1987》與《逆權司機》比較。無疑《逆權司機》在故事性和娛樂性都比《1987》強,但《1987》就更忠實直接地把韓國民主化的重要一年史實呈現,雖然票房不及《逆權司機》和同期上映同為河正宇主演的《與神同行》,《1987》實比《逆權司機》更發人深省。

如果《逆權司機》所形容的1980年「光州事件」把韓國人的民主意識初次喚醒,在1987年的「六月民主運動」之中,韓國人真的站起來行動了。本片描述的兩件事件,是兩個犧牲了性命的大學生在1987的上半年以他們的生命感動了全國千萬人民反對極權,終於成就了後來的民主。

電影上半部分描述國立首爾大學學生朴鍾哲被相當於秘密警察的匪諜搜查處用刑致死,河正宇飾演的地檢署檢察官無懼壓力堅持驗屍揭露真相,而下半部分則透過柳海真飾演的獄卒和金泰梨(《下女誘罪》)飾演的延世大學學生,寫出民主運動如何在本來不同想法的人民和學生的參與下,成為威權不能抵擋的巨浪,最終推翻了極權。

廣告

故事為了要巧妙地把兩個大學生的故事串連一起,電影看來幾乎像似兩個單元故事,河正宇的主要戲份在上半部,角色發揮有限,反而後段故事的柳海真和金泰梨的角色描寫較深,更為令人印象深刻。韓國近年拍出這麼多套感動人心的“逆權”系列/民主電影,演出的都是大明星/韓流偶像,強國極權看在眼裡,怎不心怯?所以我看強國禁韓,不只是因為報復美國在南韓設置導彈「這麼簡單」。

促成韓國民主運動的角色和因素,除了走在前線的學生,還有公務員、傳媒、宗教/教會和國際社會,最終才感動了全民的參與。電影中多位逆權角色,包括河正宇的檢察官、柳海真的獄卒,和他的上司獄長,都在不同程度上「揸正嚟做」、私下協助甚至參與逆權運動。

廣告

如果我們的公務員都是只為威權服務,上頭命令你DQ人你就乖乖DQ人,成為威權的一部分,這種人不配稱為公僕,只是公敵。電影中多次出現強權要求公務人員就範,都加一句:「去食餐好㗎啦,開公數吧。」的確,公務員不帶良心返工,就等於「出糧就做嘢」,甘於淪為威權管治和利益集團的幫兇。

除了公務員,還有傳媒。韓國當時實施報禁,軍隊隨時殺上報館拉人封舖,但傳媒一樣無懼地盡力搵料,由擦邊球都直接報導突破封鎖,因為「我們剩下的最後武器,就是真相」。

我們香港的傳媒,還有沒有這種骨氣?片中韓國報紙老總說,什麼政府規限都不理了,我們報導真相吧!一眾記者聽到後的開心樣,我在香港的記者臉上幾乎從未見過。豈非大家都一樣,出咗糧便照老闆意思去做就算?

再說,就是片中的教會的角色。為了民主,公民社會甚至與僧侶合作,不畏公開政府殺害學生的真相。在我們今天的社會,權貴同和尚講民主算了罷,就算本地不少天主教和基督教會,都要為了中國「市場」而收口噤聲,無視內地對信徒的迫害,寧願與共產黨這宗教天敵同行,甚至當其政協政治花瓶,實在可鄙。

很多人覺得學生年輕,沒有想清楚才會『搞搞震』,電影也特別描繪金泰梨飾演的女學生角色的內心掙扎,表達出其實年輕人不一定激進,其實他們也一樣會怕強權,甚至有時候懷疑抗爭是否真的能夠帶來改變。只是當他們看到太多的不義發生,才不得不站出來反抗到底。

看到片末的真實抗爭歷史圖片,尤其百萬人上街參加被政權殺死學生的喪禮,令人動容。韓國人爭取民主的路,時間不算長其實也不算短,發展到今天不能說是完美,但至少國力即使在國家分裂、甚至持續的戰爭陰影下,仍然能夠維持,更加證明民主對經濟發展是好的。當權貴犯罪濫權,韓國社會的人民、傳媒、法院都不會輕輕放過,叫人去『包容』,即使是前總統都絕不例外。

韓國人民的堅毅,民主是他們應得的。當年強權對一切異見者,爭取民主的,都說他們為不愛國,口徑其實與今天的中國極權政權沒有分別:愛國就是他們國王的新衣。

韓國的1987民主運動,至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對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學生們有不少示範作用。但六四至今,中國人靠吃經濟『食餐好啲』,我們就是缺了什麼,何以民主毫無寸進?中國的民主運動中犧牲性命和自由的人已經太多,由六四屠城到劉曉波到維權律師大搜捕,中國人為什麼明明看見真相都可以視若無睹,繼續低頭吃自己的「安樂茶飯」?這是裝作不明白,還是真的不明白?到了三十年後的今天,良心仍然未發現?

對中國人,對香港人,真相是否足夠,還是我們仍然只不過是想「食餐好㗎啦」的「低端公民」?我希望更多的人會醒覺,所謂「安樂茶飯」的代價是出賣自由的靈魂,是時候睜開眼。這部《1987》值得每個香港人入場一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