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6 年立法會選舉報告

2016/10/4 — 18:46

明年已經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在這二十年間,香港經歷了五次立法會選舉。然而,這一年的選舉是最令人震驚,在梁振英管治下的香港,立法會選舉越來越大陸法,赤裸裸的政治審查,明目張膽的舞弊行為,中聯辦在選舉期間已經無需有任何掩飾的干預。香港的選舉的公正性已經令人質疑,而選管會面對這一連串的指控顯得進取失據,而且沒有即時作出指正,以維護香港選舉的公正性。

民間人權陣線特列出是次立法會選舉前後各種史前無例的問題,我們要求選舉委員會主席馮驊法官立即引咎辭職。

政治審查:

廣告

1. 「確認書」

《基本法》第26條和第27條賦予港人有選舉和被選舉權,以及言論自由的權利。然而,選舉管理委員會日前突公布,今屆立法會參選人需額外簽署「確認書」,表明擁護部分《基本法》,包括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指明不簽署提名或無效。

廣告

選管會於7月14日(立法會提名開始前兩天)下午5時公布,會要求今屆立法會參選人簽署確認書,確認《基本法》中3條條文,包括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以及第一百五十九(四)條「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如有參選人在表格內作虛假聲明,須負上刑責。

政府把政治審查權力下放至選舉主任,選管會的選舉主任以行政手段進行政治審查,要求參選人簽定確認書,剝奪不屬意的參選人的被選舉權。選舉主任的政治裁決,也準則不一,多重標準。簽定確認書聲言放棄港獨的人被否決參選資格,不簽確認書聲言繼續鼓吹港獨的人卻獲認可,予人強烈對人不對事的感覺。

包括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陳景生等30 名選舉委員會法律界委員昨發表聯合聲明,對選舉主任的決定「深表遺憾」。聲明稱,法例並無賦權選舉主任查訊某個參選人的聲明「是否所謂真誠」,形容選舉主任的查訊和決定,等同「在沒有法律基礎下進行政治審查和篩選」。聲明批評,政府官員任意和不合法地行使權力,是對香港法治最嚴重的破壞。

2. 剝奪選舉資格

報名參選立法會新界西直選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於7月30日收到選舉主任通知,指他支持及推動港獨立場,明顯與《基本法》中香港是中國一部份的相關條文互不相容,故陳即使簽署參選表中擁護《基本法》聲明,仍認為他無意擁護《基本法》,宣佈提名無效,成為首名被禁參選的「本土派」人士。

據香港民族黨公開新界西選舉主任羅應祺發給陳的信件,提及從律政司獲得的法律意見指,《基本法》制定目的是按照一國兩制原則成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香港特區,並實行高度自治,指陳在facebook和媒體發表過港獨言論,是主張、支持和推動港獨,與《基本法》制定目的、及《基本法》第1、12與159條互不相容,故認為陳實際並不、亦無意擁護《基本法》,故他雖已簽署聲明,「但法律上他沒有作出一項符合立法會條例規定的聲明」,決定其提名無效。而政府提出的理據明顯與陳無簽確認書無直接關係。

有法律界人士亦質疑政府做法,等同讓屬政府一部份的律政司對立會參選人作政治審查,做法明顯與三權分立原則有衝突;又指選舉主任若對提名有疑問,應該諮詢提名顧問委員會而非律政司意見。

政府發言人回應事件,指政府認同及支持選舉主任決定,認為鼓吹或推動港獨,與法例要求的參選聲明,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區內容相違背,故陳不可能符合相關選舉法律的規定。發言人又說擁護《基本法》是立會議員基本法律責任,選舉主任的決定與部份社會人士指稱的政治審查、限制言論自由或剝奪參選權無關。

之後,「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等 7名鼓吹「港獨」者,亦相繼被選管會裁定立法會選舉提名無效。 包括在新界東報名參選的沙田區議員陳國強,亦因堅持支持港獨被取消參選資格;新界東參選人、全民在野黨李慨俠,亦告提名無效,今屆選舉被取消資格的人士共7人。但與陳合組名單、同樣支持港獨的梁金成及邱文勁,卻提名有效。

3. 審查宣傳單張

- 羅冠聰於七月底向郵政署遞交單張樣本,後來得知郵政署正就單張提及「民間公投」、「中國經濟壓力下難以自主」及「自主未來」等字眼,需徵詢律政司意見才決定是否批出。香港眾志再向郵政署送交一個「過濾版」宣傳單張,當中以星星、月亮、太陽等圖案代替「自決」等字眼,並加上「警告!你正在閱讀一份受宇宙級政治審查的選舉郵件」字句,後來「過濾公仔版」已獲署方通過,

- 陳澤滔「獨」單張禁入屋 :「東九龍社區關注組」九龍東候選人陳澤滔的宣傳品因提及「香港獨立」,接獲不同屋辦事處來電指收到房屋署指示,須收回決定不讓其宣傳品進入屋信箱。「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在facebook發文,稱團隊接獲不同屋辦事處來電,表示原先已獲批准入信箱的宣傳品,因房屋署的指示,需要收回有關決定,有職員承認原因是宣傳品中提及「獨立」字眼。「關注組」聲稱,其18頁單張內容中有1頁提及對香港前途問題的「想像」,包括「一國一制」、「歸英歸美」及「香港獨立」等不同「自決」選項,以及候選人對不同選項的看法。

- 新西候選人朱凱迪的單張,早前也因提及「民主自決」,遭選舉事務處以需要徵詢律政司意見拖延,後來當局終批出單張。

- 參選立法會九龍西的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圓圖)稱接獲房屋署通知,因宣傳品提及「認同港獨自決」等字眼,拒絕讓宣傳品進入屋信箱。吳又引述房署表示,宣傳品已交由選管會審核處理。吳文遠的選舉宣傳單張上,印有「認同自決」、「港獨」等字眼,並承認自己支持「包括港獨選項的自決權」。

- 香港郵政後來通知部分候選人,將就選舉通函印有「自治」、「自主」字眼諮詢律政司意見,其中寫有「民主自決」、「民主方式決定香港未來的政治制度」的新界西獨立候選人朱凱迪其後獲通知,其通函可寄出,但當局並無解釋原因。

選舉舞弊

一個公平、公正的選舉是民主制度的基石,唯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卻屢次被傳媒揭發懷疑賄選及種票事件,令市民對香港選舉制度信心動搖,直接影響香港選舉制度的聲譽。

1. 長者、智障人士成為利用對象

- 部分油麻地、大角咀等地區之安老院舍,早前被揭發有不尋常之新增選民登記,記者隨後到安老院舍採訪發現,部分長者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登記」成為選民,並稱自己從未投票,亦不打算投票。經翻查記錄,發現相關院舍之股東與建制關係密切,令人懷疑部分安老院舍是否已淪為被建制操縱之投票機器。

- 另有報導指出有多名選民以一中度弱智人士宿舍地址作登記,而根據法例,智商70或以下、被裁定為精神無能力處理事務的人士,即不合資格登記成為選民。智障人士遭利用「被登記」成為選民,不僅是利用了弱勢社群,更直接損害香港選舉制度的公正性。

- 政府對選民登記之監管明顯不足,以致出現長者、智障人士被利用登記成為選民,政府絕對有責任去監察登記過程是否出現有違選民意願之情況,防止同類型事件發生。

2. 種票個案不絕

立法會資訊科技界今年爆出選民人數激增近一倍至一萬二千人,有報導指新增選民九成來自同一電子工程學會,但經抽查後發現當中有選民從事地產,亦有人自稱從事運輸業,並表示不清楚IT界選民的情况。入會制度被濫用,功能組別選舉變相更易被操縱,掌握個別組織便能在選舉中「話晒事」。這樣的情況形同扼殺整個民主選舉制度,令無形黑手更易掌控議會。
自上年區選開始,種票個案不絕於耳,至立法會選舉,仍不斷有選民收到陌生名字的投票通知等等事件發生,政府應盡早確立有效之住址登記制度及抽查已登記選民,以實際行動去維護選舉的公正。

3. 分餅卡、利是疑賄選
報導指有建制組織舉行晚宴後向在場人士派發印有建制候選人號碼之卡片,並在晚宴上舉行抽獎大派利是,明顯為投票相關之暗示,亦有候選人在晚宴上主持現金抽獎環節,亦有放置其競選單張供人取閱,構成賄選嫌疑。另有建制組織於選舉前夕在深圳招待港人聚餐,席間派發人民幣及一張印有建制派立法會選舉候選人的紙條。上述種種行為直接打擊香港的廉潔核心價值, 損害選舉之公平、公正,執法機關有責任去調查此等懷疑賄選事件,維護選舉廉潔。

失去投票資格

今屆立法會選舉過程當中,出現大量選民因不同原因而突然失去投票資格的情況。

1. 藝術團體被取消投票資格

首先,根據新聞報導,藝術家張嘉莉在8月13日突然收到選舉登記主任記出的「2016年立法會選舉喪失投票的資格」信件,指她所屬團體不再是根據《香港藝術發展局條例》的有效憲報公告內的指明團體,除非該團體能在本月22日前提出仍符合選民資格證明,否則將喪失「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的投票資格。

據張小姐表示,她所屬的團體在2011獲藝發局資助,上一屆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資民。在今年5月向選民登記截止前向選舉事務處查詢其選民登記是否仍有效時,仍獲得處方的確認。張小姐同時表示,據她所知有十多個團體有受到事件影響。

是次有藝術團體被取消「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投票資格事件,顯示選舉事務處有涉嫌違反程序之嫌。選舉事務處不應在選民名冊刑憲後再取消選民投票資格。

2. 選舉日有選民被告知沒有「超級區議會」的投票資格

在9月4日立法會選擇投票日當天,有合資格選民在投票時被告知沒有「超級區議會」的投票資格。據新聞報導指票,全港約有8萬選民在立法會選舉當中,只有地區直選的投票資格,而沒有選民在投票時被告知沒有「超級區議會」或其他功能組別的投票資格。

雖然選舉事務處己澄清,任何人在填寫選民登記表格時,沒有填寫「超級區議會」選民登記一欄,或同時登記了「超級區議會」和其他功能組別的選民資格時,均會自動成為「超級區議會」的選民。而有選民在投票日被告知沒有「超級區議會」的投票資格,可能是因為在填寫選民登記表格時,剔選了不登記成「超級區議會」選民。

全港約有8萬選民可能在為在填寫選民登記表格時,錯誤地剔選了不登記成「超級區議會」選民,因而失去「超級區議會」的投票資格。明顯地不是少數例子,選舉事務處有責任檢討和改善有關的情況。

3. 選舉日有選民因已「被投票」而失去投票資格

投票日當天,有不少市民在到達票站時,發現其名字己遭刪去,表示他己「被投票」,因此失去投票資格。選管會主席馮驊就事件表示,當局會調查調查事件,但基於保密投票制度,將可能找不到真正的原因。選管會主席馮驊估計,導致事件出現有三個可能性,包括,有人訛聲未投票、有人使用了他人的身份證登記投票,以及票站職員失誤。

不論導致事件的原因為何,選管會有責任檢討和改善有關情況。例如改善票站職員人手,增加輪替間數,讓票站職員有天充足的精神,減少其精神透支而失誤的機會。

9月4日票站問題不斷

香港已是第六屆的立法會選舉,選舉事務處應該是有經驗去處理一個全香港性的選舉。但今屆的立法會選舉投票過程中,問題不繼,不單是行政上出現問題,更有懷疑選舉不公正的事情出現,不禁令人懷疑選舉事務處下的選舉管理委員會是否再有能力去舉行一個公平公正的選舉。

1. 票站安排未能應付投票人數

當日投票人數眾多,多個票站出現人龍,更有票站要有9月5日凌晨才能夠完成整個投票程序。選舉管理委員會解釋是有以往借用場地的團體今屆再沒有借出場地所致,但選舉管理委員會理應有更多後備的場地去作為投票站,而且,選舉準備過程長達數個月,選舉管理委員會絕對有時間向不同的團體組織查詢以提供足夠的場地。

2. 監察投票代理人被拒入票站

公民黨22位早已確認是有效的監察投票代理人,卻在9月4日當日早上被以未有記錄為由,不能進入票站監察票站運作。以致該22名監察投票代理人不能進行投票前監察檢查票箱、封箱等程序。

3. 種票疑雲 屆屆發生

拳心雷、拳心卡、巴士接送等多次在選舉出現,以上事件不單每一屆都有發生,甚至有記者找到有懷疑種票的安老院「放蛇」,拍下整個過程。然而,選舉事務處不但沒有跟進,更對長久以來的「種票」問題隻眼開隻眼閉。早前已經有建議在登記選民時要提供住址證明以減低種票的機會,但政府卻以「將嚴重打擊市民登記做選民的意欲」為由拒絕。

4. 票站混亂

今屆更有票站容許以身分證影印本作為證明,並且成功投票。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更稱根據現行法例,選民領取選票時需出示身份證明文件,但沒有規定一定要使用身份證,「任何選舉主任信納它,一個妥當、辨認到身份的證明文件都可以」。但當日下午,選舉管理委員會卻發出聲明指選民單憑出示身分證副本不能領取選票,推翻馮驊的講法。

今屆亦出現多宗「被投票」事宜,多名市民投票時發現自己的名字已被劃去,不知是被人冒認投票,還是工作人員出錯。然而,向票站職員投訴卻只換來一張有標記的無效票。

「問題選票」層出不窮,當日有選民投訴,所領取拿取的超級區議會選票早被蓋了印。票站主任做法為即時更換另一張選票,並把問題選票的底、面分別蓋上表示作廢的印章處理,並指會向上級匯報及繼續跟進。但所有選票理應不能有任何特別的記號,更何況是一張預先「被蓋印」的選票。此事並不只有一宗,當日有2名香港電台記者發現有全新未用過的選票上竟有淺色剔號。票站職員卻只解釋,選票可能受墨水影響及只屬印刷問題,強調選票不會被視為廢票,最後在記者堅持下,職員才更換選票作廢。

航運交通界界別按「選擇次序淘汰」制投票,選民須用筆以阿拉伯數字填寫所選擇候選人的先後次序,候選人必須取得絕對多數(50%以上)的有效選票才可當選。然而,卻有票站職員誤導投票方法。

5. 神祕數字

有部份票站懷疑出現投票人數與選票數目不符的情況。有票站完成點票後,票站職員指投票人數有變更,張貼在場內的「每小時地方選區投票人數」無故多300人。亦有票站亦被指地區直選有效票及廢票總數,比總投票人數多93張。直至今日,傳真社分析今屆立法會舉選舉的 96個票站數據,發現不止兩個票站出現選票比投票人數多的情況,而是合共多出選票831張。選舉事務處有責任並且是有必要去解釋此現象。

候選人被恐嚇

1. 周永勤被棄選

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候選人被恐嚇的事件越見增加。選舉期間,最為矚目的便是自由黨周永勤被棄選事件。自由黨在新界西選區的候選人周永勤,公開在選舉論壇上表示受到威嚇而停止一切選舉活動。周永勤在選舉論壇中表示,是因考慮身邊人會惹上麻煩及負出代價,決定退選;據周永勤所指,施壓者勢力比中聯辨或黑社會更強大,超出紀律部隊的執法範圍,故沒有報案;他並於其後離開香港。顯示政治上黑勢力的影響浮現,衝擊選舉的公正性,能否確保市民真正得以在選舉作出選擇。

2. 朱凱廸收到死亡恐嚇

在選舉結束過後,另外有多位涉及追查鄉事勢力運作的立法會當選人先後被恐嚇,包括新界西選區的新當選議員朱凱廸收到死亡恐嚇,以及民主黨的尹兆堅收到內藏刀片的恐嚇信件。朱凱廸在選舉前後,分別因協助橫洲三村村民到元朗區議會抗議而被他人警告對其不利,以及收到鄉事人士致電威脅;多番恐嚇威脅朱凱廸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迫使他們居無定所,需要接受警方保護。

3. 尹兆堅被恐嚇

而民主黨的尹兆堅,其選舉車輛則在選舉前夕遭淋易燃液體,稍後民主黨位於屯門大興辦事處,亦收到刀片恐嚇信,以及懷疑受到神秘人及車輛跟蹤。尹兆堅隨後有報案。多番的涉及選舉當選人的恐嚇事件,顯示政治黑勢力對香港選舉的公平公正性,威脅日漸增加,不僅企圖逼使政治人物小心言論或退出選舉,侵害與政治活動的權利和免於恐懼的自由,同時威脅着市民能否在選舉中作出真正選擇。

中央干預無遠弗屆

中央的干預亦沒有因為周永勤的退選而消失,在立法會選舉期間,先後有候選人及政黨大爆中聯辦以配票、勸退手法干預選舉。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在選舉後被問到中聯辦有否介入香港的立法會選舉,包括參與配票或勸退候選人,王振民不但厚顏無恥地沒有否認,反指有外國官方媒體介入香港選舉,若中央政府不關心香港選舉,他反而認為是不正常。

面對多方面的政治壓力和政治審查,而在選舉執行上的每項細節加起來,其實足以影響香港立法會選舉的公正和中立。選舉管理委員會明顯是把關不力,親手將香港的民主和法治斷送。行政機關在梁振英的管治下,已經沒有公信力,立法會選舉更令香港的選舉蒙上一層灰塵,香港繼續在小圈子選舉的管治下,只會進一步大陸化。民陣要求馮驊下台,是要求他要向香港社會負責任的表現。

民間人權陣線
10月4日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