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6選舉過後 — 朱凱廸的十年

2016/9/26 — 11:55

朱凱廸(圖:朝雲)

朱凱廸(圖:朝雲)

立法會選舉已有結果 (雖然已經有被剝奪參選權的候選人提交選舉呈請及申請司法覆核,所以未算塵埃落定),對於不同陣營的支持者來說,是有人快樂有人愁。

筆者打算講講對幾位候選人的一些觀察,今次先說朱凱廸。

廣告

朱凱廸是這屆選舉其中一個焦點人物,他的民調數字一直落後,加上沒有政黨組織及資源支持,選情一直不被看好。他的選情後來居上,甚至最終成為票王,相信令不少人大跌眼鏡。朱的成功,事後孔明地看,其實不是什麼奇蹟,而是一個很好的選戰教材。

朱凱廸其實不是「空降」新界西選區的,自從反高鐵撥款開始,他一直在八鄉一帶活動,為菜園村村民爭取搬村。後來他出選區議會,主打反對鄉郊違法發展,後來天水圍出現巨型非法傾倒泥石土丘,他帶領抗議行動,也令他反鄉郊違法活動的聲明更加入屋。

廣告

這幾年來本土派興起,左翼社運人士被攻擊得很厲害,在年輕人組群失去了不少支持,朱凱廸大概是少數的例外。自從皇后碼頭保育運動開始,這差不多十年來,他一直專注保育運動,沒有捲入本土派和左翼的網上泥漿論戰。他本人也像個苦行僧那樣在鄉郊過著極簡單儉樸的生活,這種身體力行的形象,令他成了最多人接受的左翼社運代表人物。

朱凱廸由民調出局到成為票王,其過程是一個十分值得研究的案例。他以八萬票當選,在比例代表制之下「浪費」了數萬票,同時間,反對陣營幾名候選人僅以一萬至數千票落選。如果有時光機,人們不免感嘆朱凱廸的數萬票,如果有一半能配至這些候選人,也許會有更多人當選。這種想法無可厚非,不過如果理性點看,這其實不是朱凱廸的錯。朱是沒有政黨地區組織的新人,他估算得票的能力有限,選民只能憑選前的民調及個人喜惡投票。一般來說,反對派的選民會自行「配票」,例如家中每票分給一張名單。如果他們認為某人選情危急,便會減少分票,結果便會出現配票失衡的情況。因為選舉的資訊不對稱,所以很容易出現錯配。是次選舉,好些本來民調領先的反對派候選人也幾乎不夠票當選,就是這種資訊不對稱的結果。

朱凱廸、劉小麗、羅冠聰三名直選當選者被稱為「自決派」,他們的政綱政治和經濟上屬於左翼,例如主張更多的社會保障、規限大財團壟斷(例如領展)、反對鄉事勢力等,他們被稱為「自決派」,是因為他們主張「民主自決」香港前途。面對2047年「五十年不變」問題,香港前途也開始成為政治討論焦點。與此同時,比較傾向獨立的青年新政有游蕙禎及梁訟恆二人當選,自決和傾向獨立的聲音進入議會,相信會令香港政局有更多的變數。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