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30年前牛津大學教授 Samuel Finer 對香港前途的神預言

2017/7/11 — 15:45

現時中方欲在接管香港20年後開始動大手術,首先就是從改動《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的內容及原意著手。近日已經不斷放風叫香港法院不要經常解釋《基本法》原意,又開始衝擊《中英聯合聲明》對於《基本法》以及特區香港的自治權。故此有關法律原意的解釋與再解釋,將會成為未來香港一個自治保衛新戰場。

但為何這些法律原意為何要改就改? 是我們當年沒有留意制定《基本法》及《聯合聲明》所種下了任意詮釋的伏筆,還是我們一直沒有認清基本法原是一個政治問題?

根據年前解封的1985年英國外交部和外交及聯邦事務部(FCO 40/1868)密檔,我們看到英國外交部輯錄了當時30多年前的一場法律辯論,已經討論過這個課題。著名的牛津大學教授Professor Samuel Finer(范乃三),當年與李柱銘、陳弘毅等人於電視節目討論。當中Finer一針見血指出基本法的釋法權,將是香港自治一個尤其重要的政治問題,必須好好處理清楚,才能保障香港的自治,否則香港自治只是形同虛設 (illusionary)。

廣告

而在一篇他撰寫的文章中《HONG KONG 1997: WHEN THE KISSING HAS TO STOP》,他更留意到儘管基本法是香港的「最高法」(supreme law),但在中國看來這只是「屬法」(subordinate-subordinate)。他進而指出,當釋法權明確落在人大手上,基本法的意涵就是中國政府說了算(the Basic Law will mean w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ays it means)。到最後誰又可以保障言論自由與行動自由呢?

密件記載與Samuel Finer同場討論的李柱銘與陳弘毅,討論到在1982年原意為了容納資本主義制度於中國社會主義體制的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當中訂明「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就此當時李柱銘、陳弘毅認為這條中國憲法31條本具「分離性」(Separateness)的特質,香港政府雖與這條憲法有聯繫,但實質上中國的其他憲法並不在香港實施。因此,二人皆從法律觀點認為《聯合聲明》並沒排除香港法院解釋基本法的權力,更認為將很大可能就是如此。

廣告

就此,Finer教授很有保留。他原則上同意這是一個站得住腳的看法,但他認為實質操作的情況不會如此。Finer教授指出,除非有特定的規定(specific provision)言明香港具備釋法權,基本法未來將由人大常委會 — 即是中國政府的組織(an organ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解釋,此舉將破壞香港被允諾的自治(promised autonomy)。他引述中國憲法,理論上可以保護個人權利和自由,但實質其解釋和應用是截然不同的,因此他當時認為釋法權這個含糊的地方一定要處理清楚。

現時中方並不追求如何建立《基本法》的普遍性及公正性,已代之以「依法治港」的邏輯有權用盡,並不斷自行詮釋及修改《基本法》的精神與意義,將中方各種扭曲原意的解釋合理化及日常化。香港今天的處境,竟被30年前的一位學者不幸言中。

*********

解密過去 重奪未來 請捐款支持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Paypal)

文件出處:
FCO40 1868 Future of Hong Kong (Basic Law). Folio 25. https://goo.gl/33f5NA (暫只供香港前途研究計劃借閱) (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參考資料:
Samuel Finer (1985), Hong Kong 1997: When the kissing has to stop, in THE POLITICAL QUARTERLY, Volume 56, Issue 3. July 1985. Pages 262–270

本研解密 — 擲骰子的未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