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89,你又露底了!

2018/6/3 — 15:24

【文:吳若琦】

前陣子我在臉書看到一張照片:一群身穿旗袍的大媽分成前後兩排,前排的要蹲下來才不遮擋後排的大媽,但她們似乎沒意識到穿旗袍要時刻註意儀態,結果蹲下來的大媽都從旗袍的開叉露出她們圓潤的大腿,其中一個連內褲也露了。

廣告

大部分網民都恥笑她們,但我覺得人們應憐憫她們才對:在人生可塑性最高的學生時期,她們經歷了文革,就算她們沒去做紅衛兵,整整十年的文革氛圍也難免在她們氣質上留下了痕跡。等到中年了,穿旗袍拍照時“露底”固然尷尬,但更尷尬的是她們還暴露了她們缺乏正視自己的能力:外人不會覺得她們養眼,只會詫異她們這種女人已變成這樣了,心底居然還暗藏著變優雅的欲望。

巧合的是,我看到了大媽“露底”照後沒過幾天,梁振英就在他的臉書發他穿漢服的照片, 這樣我就自然把兩者聯系起來:正如大媽會讓人想到“旗袍不是什麽人都能穿的”,梁生和他身邊那些女孩同樣也讓人感嘆漢服一點也不容易駕馭 ,這顯然跟梁生推廣漢服的目的產生反效果!而同樣,梁生也露了底:所謂相由心生,他89年評擊中共鎮壓學生時還一臉青澀,究竟他過去幾十年做了什麽,讓他今天的漢服造型跟“儒雅”兩字搭不上界?

廣告

梁振英89年對六四的評論:


雖然梁生沒展示出漢服的風采,但在他身上還是能看到歷史痕跡,從他15年開始點名“學苑”鼓吹港獨,到最近把打擊對象擴大到反對大灣區的人,他其實也只在重演歷史:遠在北宋,就有在廣州的官員“做邊事”,在當地制造事端,引誘藏族酋長依智高來攻打廣州,這樣地方官就可以以平亂為由多拿中央的物資。但如果梁生也是為多從中央拿維穩資源才炒作港獨,他就要小心了:北宋那些廣州官員的招數後來被朝廷派來的狄青看穿了,所以狄青南下平亂,首先炮制的不是依智高,而是那些官員,把他們殺了,自己掌握兵權,很快就把依智高打敗。其實,連不太懂中國式權術的香港人也能看出梁振英是“港獨之父,”中央又怎麽會被他蒙蔽?最有可能的是中央操作的是一盤大棋,當下也需要利用“港獨”這個題材來激發國內群眾的民族主義。 但無論怎樣,中央今天不收拾梁生不代表明天不收拾。所以當梁生說中央滿意他對UGL事件的交代,他又露了底:如果他真的相信中央會放過他,他就已自我蒙蔽到極點!一個過去把那麽多黨員往死裏整的政黨,自然永遠留著UGL這個把柄,哪天時機合適了就拿出來修理他!

其實我們有理由相信梁太已陪梁生裝聾作啞了一段時間了:那次她半夜在蘭桂坊,被醉醺醺的齊昕當著着記者的面打了個耳光後,齊昕沒讓梁太坐同一輛車回家,梁太也只好先前往一家酒吧避開媒體,途中她自然還繼續被媒體包圍著,有記者問她,梁太,齊昕剛剛是不是打了你?梁太猶豫了半秒後居然說“無呀!”就這麼一句“無呀”, 梁太不小心露了她的底!按理說她沒可能不知媒體已拍下她被打,但她還是否認了。最合理的解釋是,她家裏有不少她寧願看不見的東西,自我蒙蔽早已成為她的常態了;當媒體問她她是否被打,她一時沒法反應過來,所以說沒有!

梁太是在1:20說出她那句 “無呀”:


梁振英口口聲聲說“很羨慕香港的年輕人,他們比我們這一代有更大更好的舞台,這個舞台就叫中國,”這話諷刺得很!人最怕的就是沒法安享晚年,眼看著中央有天可能拿梁生去祭旗,這也意味著等待梁生和他家人的是膽戰心驚的日子,這種沒法過得坦然的晚年誰想要?梁生對香港年輕人的最大貢獻,就是他用他的一生演示,跟中共“行埋”有多危險。


繼續follow吳若琦: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9719233089
Instagram.com/wu_ruoqi
https://wuruoqi.wordpress.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