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月14日:香港民主黑暗的一天

2017/7/15 — 3:38

2017年7月,政府就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四名議員的宣誓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

2017年7月,政府就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四名議員的宣誓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

【文: 王一一飛】

1. 《手術失敗,病人死亡》

今天,我自己去最高法院聲援四位被政府覆核宣誓的議員!

廣告

我自己到達最高法院前的大門,除了旁邊有大量要求dq議員的藍絲,對面還有不少泛民支持者和四位議員。

突然,高院門前晴天消失了,我們沒料到的大雨突然倒在我們一眾議員、支持者和記者之中,把我們弄成落湯雞,被迫逃入高院有上蓋的地方。雖然自己不信邪,但突然看見大量雨水倒在我們中間,心想,這是不是兇兆? 儘管自己當時仍信任法庭,相信法庭會給他們公道,但自己心中都有不少不詳預感。

廣告

之後,他們一起到高院正門繼續說話,說了一會,只見他們轉向不同方向,不斷讓記者照相。我一開始心想他們真的很喜歡上鏡。不過,後來看見長毛臉上有水從眼上掉下來,不知道是雨水還是眼淚,就心想,這也難怪,因為這可能是他們議員歷程被宣佈結束前的最後一堆相片。

沒多久,我們聲援完畢,就一起到高等法院的餐廳食飯,食了一會,很便宜,口味都不錯! 由於我們要等大概半小時才知道結果,所以這半小時就像家人在等候手術中的病人一樣,痛苦而慢長,但當時的我仍深信法庭會給他們公正的審判,4人都會被釋放。

半小時後,我們一眾人群走入高等法院的大堂。這時,身邊不少人的手機傳來短訊,我沒多久就知道,手術失敗,4人都死去了。

我不相信。即使我知道人大釋法後法治己死,但教科書一直都告訴我法庭是公正的。

沒多久,身旁的記者拿到了判詞,我問其中一個記者結果是否真的是4人都被dq。聽到真相後,我無言地走去了,友人與我說話自己有時都沒有精神聽,全日陷入一種呆滯、疲勞的情況。

即使我知道這一晚有一次集會,但自己還是無心情去,沒多久就回家!

就這樣,我在一天內再一次見證了司法獨立、主權在民、選舉和被選舉權的再一次死亡。如果黃之鋒講我們是一國1.5制,這一刻起,我們是一國1.1制。

在這裡,我還登上了病人手術死前的臨終照! 供各位再看一次!

2. 《香港病危》

抒發完(畢竟真的很傷心,請大家不要介意),想講一下對這次宣判的後果和分析。

2.1 我想講,這次宣判再一次證明了香港至2016年起,除了特首選舉、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立法會地區直選都己經不再是民主的選舉。如果在2016年之前,立法會地區直選仍是相當民主。不過,2016年立法會選舉成為了正式的轉淚點,因為立法會都己經設了2關篩選機制,力度不亞於八三一框架提名委員會的篩選方式。

第一關篩選機制是確認書。只要主管選舉事務的公務員一句「我認為你不真誠效忠中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你不真誠相信基本法」,候選人就失去參選資格!

守前門後要守後門,第二關篩選機制是宣誓。人大釋法後,只要監誓人相信代議士不真誠宣誓,就可以排除其議員資格。即使有人踏入灰色地帶,特區政府就會動用司法程序,利用人大釋法得出的惡法篩走自己不喜歡的議員。

當然,過了關都不代表民選代表意願會受尊重。由於基本法74條拒絕議員提案涉及公共開支和政制,令議員提案權變相被廢。即使要表決,政府都因分組點票機制擁有具大優勢。假如議員無約束力議案提案要求平反六四、全民退保,即使地區直選通過,都會因功能組別反對而不獲通過。假如政府提案要求通過196億高鐵撥款用光你們納稅人的錢,政府就轉變遊戲規則要求全體表決,利用功能組別加少數地區直選親建制議員大石壓死蟹通過議員。

民主派議員入議會要過三關,這三關十隻宇總結:「公係你,字都係你,你玩唒!」

因此,一開始只有第三關,但後來加前兩關,己經令立法會變成正式的花瓶! 因此,泛民改革立法會,除了要廢提案權限制、分組點票、確認書,還要提出比其他民主國家更超前的做法:「廢除議員宣誓程序!」沒錯,不少民主國家,包括英國都要宣誓,但宣誓本質就是一種僭越人民和民主原則的一種暴政。如果指民主原則包括容許人民參與和對少數人及多數人暴政的防止以保障少數人的權利,宣誓一方面利用一名監誓人和一群法官否定人民的選擇和選舉的結果,都令一名監誓人可以在無須解釋的程況下利用極少數人的權力否定個人成為議員的權利。因此,我大膽提出所有宣誓都是不義的篩選機制,民主派冒必廢除,所有代議士一當選,無須宣誓就可就任。

2.2

除了議會民主,死亡的還有法治。

我家中有一部《香港法概論》,第46到51頁就講了法治精神。法治有不少元素,但都有一些重要的原則: (1)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對政府、商人、平民一律平等,互相限制,沒有人有特別優勢)、(2)法律的制定要經公開、公正的憲制程序、(3)法律要尊重人權、(4)法律不可具追溯力(2016年11月立法不可追究2016年10月12日未立法發生的事)、(5)法律和庭審要公開。

換言之,法律要平等、尊重人權、公正。

不過,一切己經改變了。

第一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己經在衰亡。人大八三一框架、選舉委員會和功能組別設計一開始己經令選舉變成對中共和商界有利的部分。人大釋法、確認書更是令法律、立法會選舉變成中共和政府隨意控制的部分,港獨派或單單是政府認為不忠誠的議員不能和其他議員都不能和其他人一樣的權利。

第二條「法律的制定要經公開、公正的憲制程序」都正在衰敗。如果指香港本地立法機關立法會因功能組別的設計和選舉和宣誓的設計而不再公正,基本法158條容許人大5次釋法更是令威權國家的黑箱議員隨意操控香港立法程序。眾所周知,中國人大地方選舉,除了提名期間有篩選過程,更對地方獨立候選人有諸多騷擾和干預,地方選舉舞弊、種票不斷。即使到了人大內,人大的議員即使近期開始多了反對票,但大部分人大都是忌諱中共的暴力而不敢反對中共。人大釋法容許這個機關解釋香港法律、立法,己經嚴重破壞了法治中「法律的制定要經公開、公正的憲制程序」的原則。

第三條要求法律要尊重人權,都正在衰敗。如果講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人權,香港不但一早就沒有,而且現在還要更進一步利用確認書和宣誓減少。如果講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是人權,只要看選舉主任和監誓人如何審查候選人過去言論後篩選候選人就知道基本法給我們的自由己經逐步減少,只要看銅鑼灣五子和程翔就知道香港人所面對的威脅。如果講新聞自由是人權,只要看紅資如何利用抽AM730廣告、收購台灣和香港一些重要媒體、自我審查和解僱政見不同傳媒工作者(E.g. 李慧玲被商台炒魷魚),就知道紅資金權政治己經令香港傳媒自由變成半桶水的自由,香港就只剩下蘋果和明報等少數能持異議的報,TVB、ATV、大公文匯商報、星島、東方等主要傳媒的獨立意見卻日益減少。

第四條「法律不可具追溯力」更是在第五人大釋法中被馬上破壞。11月釋法,竟然可以追溯10月12日宣誓,DQ六名議員。筆者甚至懷疑,有一天人大會釋法追究以前所有討論、提倡港獨、自決的人,這樣變相以言人罪,除了所有自決和港獨政黨中人、不少評論人如練乙錚、王岸然、楊繼昌、可能包括筆者,都會變成政治犯,被特區警察追捕。

第五條現在還沒有被剝奪,但其他四條己經被剝。過往「佔中」公民抗命要求抗爭者被捕,除了是因為希望感召人民,都因為不想破壞香港法治。不過,筆者希望拓寬大家對未來想像,如果香港社會不斷繼續破壞香港人權、法律制度公正性,香港法治己死,也許香港抗爭者都可能有一天要奉行他們以往不喜歡的「不被捕主義」,在成為政治犯後流亡海外、逃入大使館、走入地下抗爭逃避追捕(當然,可以選擇不被捕,不代表我們不需要為坐牢做心理準備,即使筆者只是打嘴炮,都會想有一天人大釋法會令自己N年前寫的文章都會成為罪證,令自己變成政治犯)。

3 《港共政治迫害苦主》

7月14日,恐怕是香港民主史上其中一個最黑暗的晚上之一。這一天證明了香港人權、民主、法治的進一步淪陷,都證明香港連一國1.5制都沒有。

面對這一切,只希望大家不要放棄希望,繼續堅持。現在我們可能在劣勢,但如果有一天中共政權面對政經危機,就有可能雨過天晴。

要堅持,就要多一份黑色幽默,多一份嬉笑怒罵,才多一份生命的曙光。如果下年71遊行仍未被禁,我建議民間人權陣線做一件事。這件事練乙錚己經在港大64論壇提及過,筆者再一次呼籲! 在遊行隊伍的最前方,放一群「港共政治迫害苦主」/「港共政治犯」,顯示港共政權對一些有尊嚴的個體的殘害,有助提升香港和國際社會對人權的關注。

甚麼人可以做苦主系到? 筆者開出以下名單:

1. 被dq的議員: 梁國雄、劉小麗、梁頌恆、游惠禎、羅冠聰、姚松炎等人。

2. 被確認書篩選失去參選權的人: 梁天崎、楊繼昌、陳浩天等人。

3. 被中共囚禁過的港人: 銅鑼灣五子和程翔等人。

4, 被警察打過的受害者: 曾建超、吳文遠等人。

5. 被黑箱行會篩走以致失去電視發牌的人: 王維基

6. 因政治理由被解僱、無法升職的人: 李慧玲、香港廚師聯盟細輝、陳文敏

7. 因佔中等政治運動被法庭進入司法程序的人: 陳健民、戴耀廷、朱耀明、陳淑莊等人。

希望社會考慮一下這個做法!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