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想,存活在別人期待那獎賞:青協背包跑 2017

2017/4/12 — 17:55

Credit: Miss Shandi Wong

Credit: Miss Shandi Wong

賽季近收爐,社工小姐一天來找我:「我所屬的青協攪跑步比賽,要派出同學參賽,老師你參不參加?」(對,跑妹是中學教師,但不是教體育科)

看官先要理解,跟學生一同跑步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第一,老師和學生,本身已經是兩個年齡層,他們玩到的比賽,叫「學界」,老師已經超齡,除非你是校長或田徑老師,否則「睇都冇得你去睇」;第二,坊間比賽費高,動輒上百港元,小孩子怎負擔?(都話唔好再整比賽tee增加成本咯!);第三,成人多數是 10K 或以上賽事,學生們多是 3K/5K ,開賽時間不同,有時候老師走了去比賽,成班仔搵邊個睇?第四,小孩子始終有種「比賽只是快腳專利」,怕輸而不肯去「比賽」的大有人在。要打破僵局,有些「不像比賽的比賽」,真的有需要舉行。

(所以跑妹幾時都多謝街跑少年)

廣告

根據青協所講,今次比賽是「為關注青少年情緒健康。比賽設 8 公里及 3 公里賽事,並設個人、機構、學校、親子等組別,參加者須一同背起背包及書本,象徵分擔青年壓力,一起為快樂起步。」

廣告

「吓?原來要背背包?入面還有本書?」分發物資時我像發現新大陸似的。

「對啊!而且青協會抽查,大家都一定要背著跑。」社工點點頭。

「咁咪跑得好慢咯!有個索繩袋『fing fing 吓』?」我咕嚕,「你找了哪些小孩?」

「有些是體育老師幫忙找的,有的是有興趣我叫他們自己組隊跑的⋯⋯主力是想平日不動的學生嘗試新活動。」社工小姐本身不跑步,當然對「阻慢 pacing」一事完全無動於衷。

「加埋我那幾個,大部分都是普通小孩!」只有幾個是校隊,還要亂排名。

今個星期日有好戲上演了。

在旅遊巴上派發索繩袋、號碼布、活動禮品。男孩們收到非常高興,老實說,索繩袋上印字的確靚,就算印的是「落雨又有乜可怕喎」、「這裡有共鳴」、「I know that feel, bro」和「I'm not alone」等口號,他們立即會找尋自己想要的句子。青協今次正中中學生紅心,抵讚。

而且號碼布都十分可愛,款式是仿似幾年前台灣品牌「JumpFromPaper」的 2D 漫畫包(嗱嗱嗱我沒有說「抄」啊)。可愛而又不老土,很合青年人口味。

左:青協 bib ,右: JumpFromPaper 設計

左:青協 bib ,右: JumpFromPaper 設計

不過大會路線就絕不容易了。同日在科學園亦另有「愛。女孩」慈善跑,主比賽路線給了「愛。女孩」,背包跑的 8K 簡直是九曲十三彎(而且很多跑友都說不足 8K),路段開頭尚可(科學園區內),然後跑出了科學園區就要先上橋(ok 這橋對比梅子林,只是小意思),再過博研路和優景里中間的建築中的豪宅區(地盤外的簷篷柱中間做水站你見過未?),之後再跑入樟樹灘村。然後再跑回來。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基本上不會是 PB 路線(好了啦背著個「fing來fing去」的索繩袋你還在想 PB 的事情嗎?),再加上今日早上氣溫 29 度和相對濕度 80% 的情況下,跑得辛苦,意料之中。到了第 3K 全身已經濕透,然後那個索繩袋黏著背脊,亦開始覺得那本書的存在(未到「重」),當我再跑上橋時,我開始明白大會的用意:當距離一長,負壓再輕,都會積累⋯⋯而這種情況,是有可能死人的。跑到終點時,我急不及待把索繩袋脫下,繩索得太短袋有點濕脫得有點難,但畢竟可以鬆一口氣。

Photo credit: Miss Shandi Wong

Photo credit: Miss Shandi Wong

立即回到起點預備男孩們的 3K 賽事。相對來說, 3K 賽道只由科技大道東→科研路→創新路原路折返,再加上學校派出的隊伍不算多,是故大會先安排學校隊際先跑(中學生跑得再慢也應該會比最慢的小學生快),兩分鐘後再安排親子組上線。早上線的學校當然是身穿全套田徑隊隊衣的同學,排最後的同學聯群結隊嘻嘻哈哈,起跑後還可以對著觀眾揮揮手,反而可愛。

我問自己校內傻更更不知跟哪位朋友到來參加的學生:「你怕不怕跑得比女學生慢?」他老氣橫秋的跟我說:「Miss 我跟你說『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

「這是哪門子的金句?」我沒好氣地笑。

「我說你啊,老師,」他繼續,「有些時候就是以為一味死衝就可以,其實放棄繼續做對自己不好的事,總好過做到死而不知所以罷?」說完他就起跑去了。

嘩。如雷灌耳。我低頭,望著自己的雙腳… PB 與受傷的關係….

結果這孩子一點也不慢, 18 分鐘內依嘩鬼叫的跑回來。

我們幾個老師一直等到學生們全部都跑回來,然後大家就走去玩大會的不同攤位,吃著大會送的百力滋、飲品,然後又跑去做體脂分析再互相取笑大家的脂肪比率…這樣子的週日,有吃有喝有運動有玩笑有朋友,應該比呆在家中打遊戲機更快樂、更減壓了吧!

起碼我們是這樣認為的,起碼有這樣的一天多美好。

*另外,值得一讚的小行為:經過很多跑友的建議,路跑賽終於多了一些膠樽回收點了!(唉唉唉唉唉)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做到零膠樽比賽。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