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川內優輝的熱血

2018/4/18 — 10:00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4 月 16 日,市民Runner川內優輝在波士頓馬拉松大賽中勇奪冠軍,網上旋即牽起熱浪,大家再次被這位傳奇跑手的努力感動了。日本傳媒的報導鋪天蓋地,相隔 31 年,東洋島國再次登上波士頓馬拉松的王者寶座,由這位業餘跑手一夫當關,獨力把日本馬拉松的成就,在 2020 東京奥運會前推向新的領域。

看見川內優輝勇往直前,所有人都拋開理性,盡情投入他的世界,高呼熱血沸騰。甚麼跑步的專家分析,學者建議,訓練程式通通企埋一邊,世上最美麗的故事莫過於擺脫世俗枷鎖,至死不渝熱切追求,如今我們發現有川內優輝的熱血,越過太平洋灑在冰冷的跑道上,縱管寒風冷雨,他一如既往盡情燃燒自己,直奔到終點,也照亮了許多沉睡的心靈。

川內優輝的熱血是甚麼意思,是在 3 度低溫環境下他仍然是一身招牌裝束,多年來是同一襲背心短褲,日本人稱他是清貧跑手,沒有任何贊助的他似是沒有另一套戰衣。冷凍風雨中也不穿上風褸,他決意以速度戰勝一切,絶不留戀於人群當中,一起步便燃燒至盡頭,拋離主群的跑手迎著冷風獨自狂奔,直到 40 公里,趕上了另一位選手,當時對方穿起風褸,大雨中川內未必能認得出他是誰,他咬緊牙根推進,頭也不回繼續狂奔,衝破終點線,以 2 小時 15 分 58 秒勝出。第二名是去年冠軍,來自肯亞的 Groffrey Kirui 選手,成績為 2 小時 18 分 21 秒,衛冕失敗。

廣告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廣告

熱血是在沒有人看見的時候他仍舊熱血,川內的背心上印有琦玉県的字樣,不是國家隊的他沒有代表日本的資格,又不屬任何商業機構的隊伍,他只是琦玉県的一名公務員,一切比賽支出由自己承擔,身為公眾人物的公務員更要 whiter than white ,不能接受任何贊助。他曾指摘許多日本選手接受贊助後不夠進取,成績長久沒有突破,「專業」一字他並不欣賞,拒絕歸屬,他只屬於來自琦玉県的一名業餘跑手身分,獨自一人從辦公室的坐位走向世界。

Youtube 截圖

Youtube 截圖

今天世界終於發現川內優輝,跟隨他的足跡多年,首次有英語主導有關他的報導。川內衝線後被記者追訪,大會為他準備一位洋人做翻譯。看他全身抖震等候傳譯,虛弱得與數分鐘前般若兩人,熱血是他根本不覺得自己熱血,只是很專注地做一件事,望著前路狂奔,他說不知道自己是第一名,直至工作人員指示他向右邊跑向冠軍終點線,才開始明白發生甚麼事,衝線後還要回看一下,定一定神才舉起雙手,大叫得咗喇。

記者問他這惡劣環境有否影響表現,川內說這是最好不過的條件讓他能充分發揮。他與第二名的成績相差 2 分 23 秒,短短一公里多的距離內就拉開至此,相信肯亞選手在 40 公里被趕上後便崩潰了。川內優輝沒有說錯,他的熱血表現宜冷不宜熱,日本的馬拉松也多在冬季舉辦, 2 月份的東京馬拉松也在幾度中進行,初春之際賽事也經常遇上寒風冷雨,川內以參加比賽為練習基礎,他訓練有素,相反對非洲的選手是一場極端氣候的硬仗,很難跑出水準。

熱血是甚麼,川內優輝演繹了他的故事,熱切追求夢想的旅途上,他是孤身走我路。看他單純的眼神,有點趣怪的獨特跑姿,找不到半點世俗的虛榮。他喚醒了我們兒時看日本動畫的記憶,斜陽下拉長一副戰士的身影,正義之師永不放棄遇強越強,用熱誠改變世界。努力呀,川內優輝,告訴這世界,運動是高尚而純潔的,勿用金錢來堆砌。
熱血是我們,無論參加了甚麼大賽,回來後準時上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