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瑞士阿爾卑斯山的馬拉松

2018/2/9 — 10:09

Jungfrau-Marathon Facebook 專頁

Jungfrau-Marathon Facebook 專頁

(按:原文寫於 25/10/2017)

【文:馬拉松酷者】

筆者剛跑完瑞士少女峰馬拉松 (Jungfrau Marathon) 。賽後的感受可與各跑友分享。

廣告

我已跑過兩個瑞士馬拉松, Davos 和 Zermatt 。

廣告

少女峰馬和 Zermatt 都是很具挑戰性,不過 Davos 有難度較高的賽項選擇, K78 即 78 公里, K42 上山斜度較高,筆者參加的是 C42 ,較容易的一個,還有少過四十二公里的賽項選擇。

三個馬拉松都是在瑞士境內的阿爾卑斯山脈舉行,終點都在海抜二千多米高,後半馬多是山路。

瑞士山明水秀、擁有藍天碧湖(瑞士四面環山沒有海只有湖)和高聳的白雪山山脈。要挑戰較高難度,這幾個瑞士馬拉松都是好選擇;辛苦跑完,不忘再遊山玩水,瑞士的山,山勢險峻,還有很有特色的登山火車或纜車,穿過山谷、高山高橋,這些特色,其它地方少見,很多旅客特地來看火車(在 Davos 賽區)。

Zermatt 夏季,日本很多退休遊客乘火車上山後沿山路下山。日本人對行山要求較高。這是行山的好選擇,如果還有餘力,賽後第二天可乘火車上山再行路落山。過往賽會安排參加跑者可以一週免費往返該區的火車或巴士服務,跑者家屬/朋友可有節扣優惠,可以到當地購物區,但近年賽後在該區往返免費優惠已取消了。

不過,賽前賽後往返機場至主要大火車站參賽者還是免費的。瑞士火車費都不便宜,所以馬拉松入場費高小小,還是物有所值,所以我跑了兩次瑞士阿爾卑斯山的馬拉松後,再來跑少女峰。

早幾年前已有心願想參與這賽事,但稍一猶豫名額已滿。雖然它不是大型賽事,名額只有是四五千,但開始報名時很快就爆滿,像法國 Medoc 紅酒馬拉松一樣,有心參賽要留意報名時間,通常開始報名後二三星期即滿,因為它很受歡迎。四五千人中有四十多個不同國籍跑友參加,筆者與外國跑手閑聊,發現他們都是第二次第三次參賽,因為它有難度,很具挑戰性,跑過普通平路馬拉松後,便會想挑戰更高難度賽事,而且山上風光很美,主辦單位很有水準,沿途安排不同活動為跑者打氣。它有設時限,設在三十八公里處不可超過五小時三十五分,過時關閘截人。

賽事設在九月份舉行,天氣較熱時或會廿五度以上,很虛耗體力, 跑友要預多些時間。如果跑友在一般馬拉松四小時以下完成,跑這賽事六時半內時限完成可沒有問題;但如果四小時半完成,賽前要加緊練習;如果是五小時的,這不又有太適合您。

如果真要參加,一年內在香港找些高山加緊練習行山和跑山。因為爬升的高度,相當於中國華山,或兩個大帽山。不要少看這難度,再看大會紀錄 2014-2016 年間,只有約二千八名跑者完成賽事,相信很多跑手未能完成。

試想你已跑到渾身乏力到三十八公哩,還有四公里就可完成,被截停了,辛苦了五六多小時到閘口和過往多次的練習,全都白費了,多麼可惜和失望,還拿不到獎牌,戰利品包括, Finisher Tee 及大排瑞士蓮朱古力⋯

筆者奉勸年青跑者不可以為年輕打天才波,馬拉松是一步一步跑出來的,沒有天才可言,賽前要操幾個35k以上的長課。筆者在這次看到一位年青外國跑手,看樣子不滿三十歲,在約三十公里處全身抽筋,腳軟手腳無力倒下,我與另一跑手立即上前扶起,不然即跌倒受傷,我們將他扶到有承托的地方休息。

香港跑友都值得光榮,需然這艱辛賽事這屆都吸引了八至十個香港人,國內的都有四五個人,台灣只有一名。(題外話,註1)

報名時都還很擔心能否完成?我跑過十多個馬拉松之中,少女峰與 Zermatt 是最難跑的兩個,筆者年纪已六十過外,但今年不跑,以後年紀漸大更加困難, 所以下定決心一試,留意報名日期,開報時即日報名。目標不強求好時間,只希望完成賽事已心滿意足了。

少馬要從五百多米的Interlaken起步,後三分一路程再爬升到二千二百多米,而且要限時六小時半完成,前廿五公里平路較多,可以快放多一點,爭取在38公里限時前到達。後半段多是上山斜路,可跑的路段不多,其實是行山不是跑了,除非你是精英跑手,還可有耐力繼續跑下去,爭取較佳成績。

今年前半段的氣溫是幾度至十幾度,天陰有微雨,其實最合適跑步。跑到三十八公哩閘口處,還好還有十四分鐘關閘截人。我回望過了一會,已經沒有很多跑者上來,可能今年天氣關係,或許大會提早或按時截人,因為天雨路滑非常很危險。(賽後聞說很多屆沒有過這惡劣天氣) ,過了這閘口壓力可減少些,大會一般會容許跑者完成全程,跑七小時也不會關閘,看過往記錄七小時完成的大有人在。

最後段幾公哩,氣溫驟降至三幾度,風大雨大,很可惜到末段已沒有過往瑞士人穿民族服裝向你吹長號、吹風笛、搖旗吶喊為你打氣。到了四十公哩半,差不多到全程最高點二千二百多米,也是最難的一段,煙雨迷朦,這時候已到了人困馬乏,舉步艱難,只有一步一步頂上去。過終點後想拍多幾張終點照,但手已凍到僵硬和手震,按幾次快門都按不上。

六小時三十五分完賽,過了大會時限五分鐘。 少女峰、雪朗峰,什麼峰都看不見,但快凍瘋了。對山白色煙雨朦朧,車站外風雨飄搖,千多人提雨傘站外等火車。歐洲人很有秩序,慢慢等火車,沒有鼓噪,打尖爭位。大會很有水準,有大型室內更衣室,還有熱湯、香蕉、啤酒…即喝下幾杯熱湯保暖。

很欣慰完成了賽事,有奬牌,有 Finisher Tee ,還有一排瑞士蓮朱古力,可惜看不到少女峰。如果天氣好,可以面對群山,在山上喝喝啤酒,睡在草地上休息,看看山景人景,看看夕陽,和海外跑友交流分享賽件經歷。

還值得一讚大會,每隔三兩公哩處有一醫療站,有淸楚路牌顯示,如果感不適或腳痛抽筋,可即進去治療和按摩,立即有醫護人員幫你治療。按摩五分鐘,痛楚可紓解,可繼續跑,工作人員很熱情推薦熱飲,還有毛氈保暖和送你雨衣。(我們渣馬要學吓),不要覺得不好意思,有需要就進去,不要抱着痛楚捱下去。

後記:瑞士阿爾卑斯山的馬拉松多是星期六舉行。一般山長水遠到瑞士,都要請多幾天假期遊瑞士。有幸星期天只有小陣雨,坐遊船可遊 Interlaken 的湖,星期一有太陽,登了山看少女峰。

註1:
令筆者很驚訝和值得香港跑友驕傲,去年參加法國了Medoc 紅酒馬拉,香港2015年參賽人數467人排第三,除主辦國法國,第二英國,國內都有 396 人次於德國,台灣有 84 人,大中華共 984 人。很奇怪日本只有 46 。(看 2016 年官方刊物報導)。

香港是否那麼多紅酒迷和馬拉松迷?去法國波爾紅酒朝聖?還是看莊曉陽兄的報導影響,參加了有趣的紅酒化裝馬拉松?我是看了《馬拉松嘆世界》後報名的。

相關文章:《童話世界的比賽——瑞士少女峰馬拉松》文/莊曉陽

原刊於馬拉松看世界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