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虛渡時光

2018/3/16 — 9: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我需要閒著的時間,這樣説似乎需要一點勇氣,但我們真的要每分每秒都過得充實嗎?閒著不一定是無聊,大把無聊的事可以令人很忙,廢寢忘餐一輪最後還是覺得空洞。閒著又不一定是因為沒事幹百無聊賴,相反閒著的時間需要用力去製造。香港生活繁忙,上班族的工作與生活界線模糊,閒著的時間不單止要爭取,甚至乎需要被守護。

沒有時間閒著的人,可能真的太忙,更可能的是不知道閒著的時候該做些甚麼。這感覺不好受,很容易變成空虛,在一段完全自主的時間內,自己沒辦法為自己做些快樂的事,除了面對孤獨還會有點無助,這叫寂寞。無論平日多英明神武,閒著的時候怕感覺到寂寞,怕發現自己其實只是虛渡時光,這是一件很真實的事,是他也是你和我。

遇上跑步,替我解開了許多人生問題。跑步的習慣,由運動層面漸漸發展成心理治療,過程中我需要一種元素叫「閒著」,就是用力撥開身邊的事情,製造一個固定空間,用跑步走進去。這裡不設任何目的亦沒有任何要求,只有跑。完全自主的時間,得來不易,我不相信自己,很害怕虛渡時光後的無助感,所以要把「閒著」交給跑步,由它帶我遊一趟,時有驚喜,時而平靜,是我們經常説的聆聽自己,也就是跟自己連線。

廣告

怎樣渡過閒著的時間,看出個人修養,這只是結果,過程是從認識自己開始,做好自己的自己,是營造個人魅力的開端。跑步有一種神奇療效,就是將不屬於你的東西分出來。因為你堅持要跑步,努力營造一段固定時間,為要守護它,經年累月進行生活上各種調節。不知不覺,剩下的內容全是配合得宜的生活細節,你開始懂得為自己取捨,不停在想哪些是生活重點,怎樣才能取得平衡,然後發展出獨特的智慧,培養出紀律,蘊釀出一種味道,成為獨特的你。

日子要怎樣過才算是充實,這問題跟隨著我們許多年,有時聽到朋友找到了一點頭緒,便急不及待要做一些事情,甚至有些人會因此完全改變,彷彿要追討失去了的寶貴財產。我究竟有沒有曾經渡過充實的生活,應該用甚麼尺度來衡量,一時之間我答不出來,直到遇上跑步。

廣告

過去十多年不知不覺,環繞我們的科技飛快地進化。以前說年齡相隔三年便成一個代溝,現在這三年,就足夠跟過去的自己道成一條洪溝。科技越進步我們卻變得越忙碌,我坐著我走路,世界時刻要與我連接,我卻不知不覺地跟自己失去連結,只懂緊追隨所謂世界步伐。以前互相溝通的方法都會留點空間讓彼此想一想,現在先不管有沒有具體想法,第一時間先做些不清不楚的快速回應,才稱得上是積極互動。究竟我們做了甚麼,我不確定,也不敢說不知道。

毫無疑問,要閒著先要與世界離線,這動作説來簡單,卻難倒很多人,包括營營役役的我。虛渡時光,是一種控訴,用跑步去激烈爭鬥,排除萬難只為強留一段自己的時間。在這裡,我寧願虛渡,也不願作狀跟隨,更何況我有跑步,它已教曉我,失去自主,才是無助的源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