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妹初馬日記:2017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2017/3/13 — 17:48

(作者按:「跑妹」這名字的出現是因爲相片被「馬拉松 看世界」 Facebook 專頁登出,與跑齡無關。)

如果你是跑步女生的男朋友,建議只看第一與最後一段。

為什麼女生去名古屋跑馬拉松?因為日本跑馬拉松氣氛最好?因為賽道平路多、路線高度相距只有少於 10 米?因為七小時時限,用速步行也可以完成?不不不不不,最重要的原因是送 Tiffany 頸鍊,而且 2017 年只剩下名古屋女子馬拉松才送 Tiffany (Nike Victory Tour 今年全取消了,連另一場更大型,也會送 Tiffany 頸鍊的舊金山半馬拉松比賽都無影無蹤)。十個女人九個都話這是一條「靠自己努力而獲得的頸鍊」,但其實頸鍊的成本就是女人們的報名費,而自己要靠自己對腳去取回報名費。男朋友們這樣想會比較易明白。不過這過程,很要命就是了。

廣告

初馬中籤篇

朋友聽到我去名古屋跑初馬(以下簡稱「名馬」)不住地說:「在日本跑初馬是件很幸福的事!」日本人辦事認真、有多年舉辦長跑比賽的經驗,兼且民眾會自發帶著補給走到街上支持跑手,對於在香港跑比賽都被居民投訴的「市民跑者」來說,的確很吸引。

這場以 7 小時為時限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由於賽道平坦,不僅是許多跑馬女孩的初馬首選,賽事本身更獲 AIMS 認證及 IAAF 金標賽事認證⋯⋯的確十分吸引,幸好名馬中籤比率已經較其他比賽為高(東京馬拉松中籤率約為 8% ),而根據官方數據, 2017 年度開放 7,000 個一般報名組名額,共收到 19,169 份登記報名申請,中籤率約為 36.5% ;海外跑者所開放的 3,000 個名額,共有 5,601 人完成登記報名手續,中籤率約為 53.6% 。就算第一輪抽不中(本人就是這個例子),等第二輪再排後備也ok !

廣告

初馬大會安排

由於工作關係,我們一行人只能在星期六中午抵達名古屋,甫下機便立即衝到會場拿號碼布。由機場到 Nagoya Dome 是件容易的事,我們就是搭火車到金山 (Kanayama) 到轉乘地下鐵到 Nagoya Dome-mae Yada 就可以,整個城市都掛著 Nagoya Women's Marathon 的宣傳海報,可見是城中大事。

大會安排貼心,基本上一出地下鐵就有工作人員舉牌指示路線,海外跑者上二樓一間羽毛球場地似的房間拿取號碼布,過程順暢。最印象深刻的是大會安排了很多老人家當工作人員,他們身上的背心會寫著該老人家懂的語言,招呼我們的那位伯伯目測都 70 開外了,他背心上貼著 7 、 8 個國家的名字!利害!而且老人家們還很認真,海外跑手必須要以護照作身分證明文件取得號碼布,櫃檯的婆婆和老伯伯就分別都查證過我們的護照才派發。

拿過最重要的號碼布之後,當然是 GO shopping !名馬 Expo 就在場館中央,最大型的攤位當然是主辦單位 Nike ,但可能因為我們太遲到達的關係,只有短袖 We Run Nagoya tee 、跑步 tights 和短褲、少量帽子啊襪子啊頭帶啊太陽眼鏡啊水樽而已,最必買的「可摺疊收藏名馬跑步風褸」卻看不到(然後比賽當天看見女生們人手一件)。另外還有很多運動補給品攤位: gels 、 BCAA 、隱藏式跑步腰包、肌肉保健磁貼⋯⋯當然還有美容產品的攤位、試食的攤位,確實目不暇給。

但當然無痛完賽才是最重要,所以略為行一圈便回酒店再作 carbo loading 。

初馬備戰篇

耳口相傳,跑馬「撞牆」是每個馬拉松跑手的必經階段,而且多數發生在 32-37 公里的時候。「撞牆」原來是因爲身體耗醣的速度太快(可能是速度太快、也可能是體內醣量不足)以致身體抽筋和無力。為了避免這個情況,在訓練時一早已經採用「低心率不補給長課練習」逼令身體要燃燒脂肪作熱量(然後每星期一跑都瘦了不少),做 core training 等肌耐力訓練,以及賽前三天開始進行「肝醣超補法 (Carbohydrate Loading) 」。到了比賽前一天,更加要吃醣吃得比平時多。而白飯,就是最佳的醣類來源。

整個訓練除了練習課表以外,最辛苦就是「肝醣超補法」,我甚至覺得比訓練還難受。本身吃東西就不多(正常怕胖的女生),但比賽前三日每日要吃 600 克的碳水化合物,我們三人在三小時內就幹掉了五碗大碗飯!(包括名古屋必吃的鰻魚飯あつた蓬莱軒本店,以及日本名物吉野家)。第二天一早還吃下兩大個飯團!但沒有辦法,一邊吃一邊想著跑友叮嚀:「唔想跑到 30k 時後悔冇隊埋啖飯。」(廣東話,意即「不想跑到三十公里時撞牆然後後悔沒有把最後一口飯給吃完」)。但「肝醣超補法」有個問題,身體太多澱粉質會吸水,拍照時樣子身材會腫一點,重視外貌的跑者請自行決定採納與否。

吉野家

吉野家

あつた蓬莱軒

あつた蓬莱軒

另外,始終是跑一個全馬,體力預算上亦和 10 公里、半馬很不同。均速、均速、均速(重要的東西講三次)。除了自己練習練穩定之外,做張配速表也可以。坊間出售的配速表動輒港幣 20 元一張,又非度身訂造,所以我自己就做了專屬的配速表,用張透明膠布包好(防汗),再加上另一張大片膠布黏貼在前臂內側,搞掂!

自製配速表

自製配速表

初馬衣著

(其實穿衣服這件事真的超級個人…)出發前朋友老傳來名古屋只有 3-13 度的天文台截圖給我,還要說「起跑在 9 時,我想只有 5 、 6 度!你自己看著辦!」日夜溫差這麼大的地方,的確也懊惱了一陣子。上網搜尋 "Nagoya Women's Marathon photos" 發現日本女生穿很多(帽子、太陽眼鏡、短袖 T 恤、手袖、短褲內搭長 tights),這樣穿一有太陽就散不到熱(後來跑步中途看見朋友這樣穿,她就是不住地嗌熱)!但是日本女生以美白為己任,理解,但甫抵達名古屋,下午一時的陽光曬得我全身冒汗,所以最後決定:背心短褲壓力襪太陽眼鏡(不帶腰包,幸好我穿的短褲有很多口袋,塞得下 6 枝 overstims 及一小包鹽糖)加件可回收的外衣,跑到水站就回收!(最後未開跑已掉了)

但緊記,日本的太陽超級無敵地毒,防曬是必須。而且非常地乾燥,補水和潤唇膏也是必須。

名馬風景

閱讀賽道時已知,跑道多是來回長路(易跑亦易悶,唯一好處是可以看到最快的跑手回程!),而且經過的名勝不多,況且名古屋長久以來都是個中轉站,所以已經作好準備會…悶。不要緊,人也是風景,就好好感受賽道兩旁觀眾的支持罷!

比賽當日 6 點起床上廁所(無負擔跑馬很重要!)吃飯團再慢慢搭乘地下鐵到會場, bagdrop 和去洗手間也順暢(但不是快,始終多女人),然後到起跑處。大會分流,由 A 至 N 逐一放行, A 和 M 已經相差成 10 分鐘,行到近起跑處,看著 Nike signboard 上寫的日文,大概意思是「起跑前的恐懼,就在起跑後消失無蹤」、「今日做到更好的自己」,心裏的確湧起一陣感動,這家公司真的好懂宣傳啊(完全錯重點)!

起跑後向兩旁看, dome 外排著兩列的市民,什麼年紀也有,手拿著自製的支持紙皮,拿著發聲的東西拍打著,星期日的早上,全市有很多地方都封路了,要出門一定很麻煩,但是這些日本人選擇了早起,拖男帶女,拿著一大堆道具,就來到支持未必認識的陌生女孩。當中有很多是學校的啦啦隊表演,小學生們大喊加油;也有自發 cosplayers 在旁大跳動漫舞;鼓藝表演;公司職員戴著鯛魚燒餅頭套支持自己女同事;也可能是為了配合「禮服男」這個賣點,有很多男生都穿著西裝站在兩旁叫喊⋯⋯當中最有印象是起跑後 8 公里有兩位婆婆,斯斯文文的,化好妝穿戴好,靜靜地拍著手舉起姆指;另外就是過了 23 公里後的一對年老夫婦,舉著大意是「女生做自己便是最美」的日文牌。看到他們,內心的確有暖意湧出,是故跑到 32 公里,也是忍不住笑著跑的。

海外跑者也遇上不少,台灣人香港人最多,中國的女生也遇到幾位。基本上是靠衣裝來相認:繁體字、香港不同的跑會背心,還有,不是穿 CW-X 。有跑友認出我是港人因爲「邊有日本妹著咁少?」大家都笑了,忍不住互相打氣鼓勵,再各自踏上屬於自己的修行旅程。

腳在跑著,眼睛一點也不空閒。日本跑者 cosplay 也很多,印度舞娘、迪士尼 Jasmine 公主、很多很多 Minnie Mouse 、很多很多 Super Mario 、 Alice in the Wonderland 的 Alice 、 Minions …她們不只裝扮完勝,還要跑得不慢!救命啊我身處在長跑王國哩!

這個感覺在 32 公里後更明顯。 32 公里後,我體能已下降,打氣的市民開始疏落,但身邊的日本女生還是以穩定的配速前進, 34 公里有一條斜坡,那裡已經聚集了不少團體加大力量打氣(包括 Nike 的 NRC 團大量男 pacers),但也只有少部分女生行上斜,其他的,不論是穿著花俏,還是手拿著大大部 iPhone 7 的,穩定地,慢跑上去。

37 公里後,返回較為市中心的地方,街上市民人數增加,氣氛重新熱鬧,但又是看不見盡頭的大直路一條。靠的,果然是意志力,只能逐公里逐公里地倒數過去,直至看到 Nagoya Dome !

轉入 Dome 的外圍,市民更熱情,不斷的伸手出來跟你 high five 、不住地大叫著(大概是跟我們說「仲有少少跑埋佢」罷?),在這個核心外圍我眼眶已濕,明明跟你素未謀面,「三唔識七」,他們卻每一個都為你緊張。然後這一刻,我想起有些女孩子用「談戀愛」來形容馬拉松,想想也不無道理:有誰不是開初快樂無比,然後進入拉鋸,中途覺得太累很想放棄,反問自己為何要開始,但畢竟落場後只好盡力去跑…到了最後大直路,還是會覺得,選擇一個對的人(與對的馬拉松城市),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最後 100 米,進入核心內圍,強勁的音樂節拍,閃耀的燈光,一邊抹眼淚一邊提腿衝, 04:14:01 ,我無傷無痛無水泡無撞牆地完賽了。

衝過終點後,人人都從禮服男手中接過 Tiffany 頸鍊(今年的頸鍊是朵玫瑰花,我們笑稱食正《Beauty and the Beast》主題)。我當然緊記自己的目標:尋找從香港到名古屋做禮服男的呂偉強師兄。上機前看到他的報導,覺得既有趣又有膽識(當然師兄跑得快人又笑得靚也是重點),便立即搜索他的踪影,看到他托著銀盤子出場,我立即大叫他的名字。他轉身來,做個口形:「我不負責送 Tiffany 的。」吓?「但你等我一下。」然後立即跟其他工作人員交代幾句,而我就慢慢地退去一個較少工作人員趕人流的位置。他走過來,我坦白:「我做時間,冇帶電話。」「唔緊要,我有。」說罷就塞他的電話俾我:「你影啦,部機唔係我就得架喇。」果然是轉數超快的香港人!

Credit: Jennifer Pak

Credit: Jennifer Pak

多謝師兄成全,才得到一張人人都話沒辦法和禮服男合照的相片。而且師兄還是亮出其招牌笑容哩!超額完成!

再來多張

再來多張

最後,如果你女朋友初馬的話,我有兩個溫馨提示:第一,不要花時間在 Nagoya Dome 場內等她了,場館內充滿著累得快要倒下的女生,人人只想儘快回家,再花時間玩「捉迷藏」是很崩潰的,建議男朋友在 Nagoya Dome 一樓外圍 CoCo 壱番屋門外等。你放心,有 50 位以上的日本先生像你一樣接放學般的等女朋友,一點也不尷尬的。第二,全馬後不要再問女朋友吃什麼好了,只要是蛋白質,只要不是食白飯就好。「肝醣超補法」令再愛吃碳水化合物的女生有一陣子聽到個「飯」字都驚驚。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