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拉松賽道上的「拾活」

2018/2/28 — 9:51

馬拉松賽道上的 「お掃除ランナー (Sweeping Runner) 」

馬拉松賽道上的 「お掃除ランナー (Sweeping Runner) 」

今年京都馬拉松,如常的一個人上路。因為被分配在較遲出發的起步時段,加上跑得慢,路上竟然一個相熟的香港跑友也沒遇上。不過在 35 公里點附近的京都巿役所前,卻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一身青綠、手持著五大袋垃圾的日本跑友宮路胤哉先生 (Kazuya Miyaji) ,還有他跑衣背後醒自的 SWEEPERS 字樣。一時間忘記了他名字的日語發音,只能尷尬地說聲 Hello ,反而他能正確地叫出我的名字,真的不好意思,失禮了。說是跑友,其實我們是在三個月前的奈良馬拉松中才第一次見面,甚至從未正式面對面交談過一句。

去年十二月到日本參加奈良馬拉松時,狀態不太好,到了終點前兩公里,已經乏力得只能步行前進,然後留意到不遠處一位全身青綠衣物的跑手。其實早在經過半程點後不久,便斷斷續續地看到他惹人注目的身影,更觸目的,是他不時停步俯身撿拾賽道上的垃圾,即時按分類放進手上不同的垃圾袋中,不單止是跑手們遺下的紙杯、糖果紙、飲料瓶和能量食品包裝,路上任何一件垃圾,都會被他收入囊中。他雖然走走停停,以自己步速,卻一直無法追上,若不是他在最後兩公里開始減速,自己是無法趕上的。我趨前向他豎起大拇指給個讚,說聲「頑張って」,又替他拍了照。當然,我的打氣說話其實是多餘的,因為這位出身千葉縣我孫子市的跑手,本身是一位 Sub-3 的馬拉松精英運動員,也是位每年參賽兩次或以上的超馬跑手, 2013 年在水都大阪 100 公里超馬 (100 km Ultra Maranic Osaka) 中創下 11:23:51 的個人佳績。

完賽之後,立即上網搜尋這位綠衣跑手,有他的選手號碼,這也不難,然後也找到他的相關報道和臉書賬戶,傳上先前拍攝的照片,打過照呼後,便開始了臉書上的交流。  Kazuya-san 以「お掃除ランナー (Sweeping Runner) 」自稱,近年在日本各地大型路跑活動中,都能見其身影,綠色,應該是寓意要當個 GREEN runner 吧。現居京都的Kazuya-san,是京都陸上競技協會成員,因為對馬拉松比賽產生的大量垃圾看不過眼,六年前開始在各大城市馬拉松賽事(特別是萬人以上的賽事)中帶著膠袋跑,目標是沿途撿拾賽道垃圾之餘,同時又能在限時內完成賽事。

廣告

2017 年奈良馬拉松初見面; 2018 年京都馬拉松再相逢

2017 年奈良馬拉松初見面; 2018 年京都馬拉松再相逢

廣告

以比賽途中撿垃圾宣傳環保的行動,對自己來說,不算陌生。十多年前,自己也曾連續兩年參與(分別為「大浪灣之友」及「上山下海俱樂部」兩個團體)在樂施毅行者一百公里遠足籌款路上撿拾垃圾的行動,成為「綠色毅行者」,藉此向市民宣傳愛護大自然的訊息。沿途撿拾垃圾的滋味如何?感受或者因人而異,但絕對是一場體力考驗。一百公里的崎嶇山路,看似比 42.195 公里的馬路艱辛得多,其實不然。當年我們四人一隊,配備長柄垃圾夾拾器,揹上背包改裝成的竹簍,以 40 小時的時間完成,而且只會檢拾廢紙和塑膠瓶等輕量級垃圾,也因為安全考慮,天黑之後便暫停撿拾,專心走路。現時大型馬拉松賽事並不容許跑手攜帶有潛在危險的道具,夾拾器和背簍,肯定屬這一類, Kazuya-san 只能手提膠袋,沿途俯身撿拾垃圾,每撿一件,都是對腰部肌肉的考驗,若要我等慢腳如此完成馬拉松,就算能趕及六小時的關門時限不被截停,恐後也因腰肌勞損而無法堅持全程都在撿垃圾。

撿拾工作消耗體力,再強也有需要坐下稍作歇息的時刻,但並不是閒著,趁機整理一下垃圾袋

撿拾工作消耗體力,再強也有需要坐下稍作歇息的時刻,但並不是閒著,趁機整理一下垃圾袋

當年毅行撿拾垃圾,得到主辦單位及發起團體的大力支持,路上亦不時得到其他參加者和路過遠足者的嘉許和打氣,而 Kazuya-san 六年長的 「お掃除ラン」行動,早年卻大部份是一個人的奮鬥,網路上相關報導不多,其實 2015 年 Kazuya-san 曾經來港參加渣打馬拉松,引起注意,但傳媒報導也只是輕輕帶過。就以近月奈良和京都兩場賽事中的觀察,他也是靜靜的一個人上路,曾在他後面跟著跑了一大段,亦不見有跑手向他致意或打氣。也許是日本社會的處事潛規則,不會做讓其他人不安或尷尬的事,「お掃除ラン」說是宣傳,其實亦帶點責備(尤其是對一向很有公德心的日本人來說), Kazuya-san 只低調的進行,其他人也表現得視而不見,大概只有跟他志同道合的跑友,又或者我等外國人,才會高調地為他打氣,邀請合照。 起初還猜測,以他的實力,為何仍堅持拖延到最後一個才衝線,然後便明白,他是希望增加曝光,藉此引起更多關注,對於身邊的視而不見,也近乎是一種抗議了。

有公德心如日本人,也有馬拉松遍地垃圾的問題

有公德心如日本人,也有馬拉松遍地垃圾的問題

然而六年的堅持,總算有了成效, Kazuya-san 的行動,開始得到越來越多認同他的日本跑手加入,並在日本各地路跑賽事中發起「拾活(しゅうかつ)」「お掃除ラン」活動。 我曾希望,香港的賽事也能夠有「お掃除ランナー」,然後在剛過去的「全城街馬」賽事中,因為跑友群組 Run The World 關於 Kazuya-san 的報導,香港跑友也發起了撿垃圾的行動。馬拉松撿垃圾的行動,始終有體力需求,也有腰部勞損的潜在風險,自已不鼓勵一般跑友仿效,相信多次語重深長地提醒跑友們重視飲食健康的衛生部門,也一定不會認同。與其辛苦檢拾垃圾,跑友們何不簡單一點,由自己做起,減用即棄紙杯,自己的垃圾不要隨手棄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