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eer Run 事件 專家的勝利 自由的萎縮

2017/8/5 — 15:48

背景資料圖片:Beer Run 2016(Facebook圖片)

背景資料圖片:Beer Run 2016(Facebook圖片)

第二屆 Beer Run 在衛生署的壓力之下「投降」,改為舉辦無酒精的 Beer Run ,醫學團體和雷雄德等專家,「成功爭取」 Beer Run 跪低,在維護港人健康方面固然「功不可沒」,對很多人來說是「大快人心」。

今次 Beer Run 有沒有酒精已非重點,更令我們深感不安的是,香港作為自由和開放社會,決定一個娛樂活動能否舉行是根據法律,不應該是根據雷雄德的意見,醫學研究判斷或公眾的喜好。

不同意的朋友有 N 個理由反對 Beer Run ,甚至上綱上線把啤酒類比為索 K ,但無論你覺得 Beer Run 有幾危險和無腦都好,事實是成年人飲酒並不違法,飲酒同時跑步也不是違法的。更何況香港有更多有危險的運動(曾跑死人的馬拉松、各種拳擊等);亦有更多啤酒節、紅酒節活動,比 Beer Run 更多人參與,飲更多的酒精。

廣告

自由開放為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判斷一個合法的活動能否進行就是巿場(請不要拿毒品類比,吸毒是違法的),公眾有自由選擇參與或不參與,各界可以表達意見讓公眾參考,大眾覺得危險和無腦的活動,自然受被巿場淘汰,而不是把醫學會講的當成法律,由衛生署和一眾專家指點江山,以不成功不罷休式施壓,逼主辦者主動放棄不辦。

廣告

這也是為甚麼我們深感不安,擔心香港自由的萎縮,已經由政治蔓延至連共產黨也不管的娛樂和生活。一樣合法的娛樂活動能否舉辦,竟是要看專家、權威和大眾是否喜歡,由他們篩選你的娛樂和生活方式,這次是樹立了極壞的先例。

而整件事最落力是雷雄德,不斷在社交媒體上窮追猛打,警告跑友和學生不要參與 Beer Run 。如果雷雄德個人、家人或朋友曾受酗酒影響,又或他個人一直以來,有跟進酒精相關及不健康運動的議題,這樣還可以理解。

香港多人受傷甚至死亡的運動,一是長跑、一是渡海泳,馬拉松每年的受傷數字是以百計、以千計,都要使用公共醫療服務,跑死人亦時有發生。不乏醫學報告證明,跑馬拉松對健康是有影響的,例如根據《美國腎臟病期刊 (AJKD) 》的最新研究,馬拉松跑者在結束比賽之後,可能會有短期的腎臟損傷。

美國耶魯大學 (Yale University) 針對 2015 年 Hartford 馬拉松的 22 名跑者進行研究,於賽後檢查他們的血液及尿液樣本。研究發現, 82% 的跑者在比賽結束後,出現腎臟急性損傷 (AKI) 第一階段的症狀。然而,他們的腎臟在 24 至 48 小時之後就恢復正常,只是馬拉松對腎臟的長期影響依然未明。

如果雷雄德的理性與標準一致,我們期望他在任何馬拉松比賽前,都會如這次一樣,極力在社交媒體上對主辦者窮追猛打,勸阻各路跑友不要參加,爭取上各大傳媒講解馬拉松的害處,而不僅僅是呼籲跑友做好訓練和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