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下流的上流社會

2015/10/5 — 11:04

我想問他些只懂指罵馮同學的人,究竟能否判斷何謂事情輕重?相對馮為公義而違反誠信,那些「尊貴的」校委成員又是為了什麼,破壞港大恒之有效的校政制度,甚至破壞社會用人唯才的價值觀?只懂痛罵一位學生,卻無視一眾「罪行」更嚴重的權貴,公平嗎? (資料圖片)

我想問他些只懂指罵馮同學的人,究竟能否判斷何謂事情輕重?相對馮為公義而違反誠信,那些「尊貴的」校委成員又是為了什麼,破壞港大恒之有效的校政制度,甚至破壞社會用人唯才的價值觀?只懂痛罵一位學生,卻無視一眾「罪行」更嚴重的權貴,公平嗎? (資料圖片)

一年了,大家安好嗎?

還是每天營營役役,十多個小時工作後便倒在床上,然後又一天?

「搵錢嘛,沒辦法。生活如舊吧。 」

廣告

生活如舊?我有時真的很好奇,這些人是如何理解、觀察這個社會。為何可以這麼短視,以為社會上的光怪陸離,可和自己一丁點關係也沒有?

現在的社會是怎麼一回事?雨傘運動後,整個政商統治階層更趨腐敗,懲罰有才有能之士,獎勵無恥無能之徒例子彼彼皆是。

廣告

劣弊驅逐良弊,我們的生活,早已被打亂。

只看雞蛋誠信 莫視高牆可恥

老實說,本以為自己已有點麻木,面對近年香港,荒天下之大謬的事已見怪不怪了,誰知刻下香港的建制走狗們,仍然不為餘力挑戰香港人的底線。

最「新鮮滾熱辣」當然是港大校務委員會否決了陳文敏出任副校長的議案。若非馮敬恩同學為公義甘願違反保密協議,全香港人仍會被這班奴才蒙在鼓裏。

「沒有問候我」、「沒博士學位」、「文章只被Google Scholar 搜尋四次」、種種荒謬絕倫,不盡不實的理由,否決一個在法律界被受肯定的知名學者。堂堂全港最高府決定副校長的人選,竟然以這些兒戲至極的理由來決定?小學生選班長或許更嚴謹。老實說,我情願你大大聲說:「陳文敏不是我們的人。」那麼還倒算可惡得「光明磊落」。

有不少人指責馮同學違反誠信,其實這馮亦早已承認,他違反保密協議,並甘願承受其後果。我想問他些只懂指罵馮同學的人,究竟能否判斷何謂事情輕重?相對馮為公義而違反誠信,那些「尊貴的」校委成員又是為了什麼,破壞港大恒之有效的校政制度,甚至破壞社會用人唯才的價值觀?只懂痛罵一位學生,卻無視一眾「罪行」更嚴重的權貴,公平嗎?

無恥無知當道

一班校委會委員的理據如何荒謬至極,已有大量文章作證,毋須再多說。我只想指出,這事件代表什麼?代表這班奴才,這班所謂香港政商「頂尖」人物,現在已連想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懶得了,於是呼找來一大堆令人發笑、可笑、苦笑的所謂「理由」來證明他們的行動。選副校長如是、黑警打人調查如是,甚至較早期的港視不獲發牌亦如是。

689和一班舔共奴才,破壞香港的制度,傳統。他們既無恥,亦無知。

就如那位「范婦人」,對名譽資深大律師的地位蒙然不知同時,還以為自己相當「幽默」,竟說:「名譽資深大律師?係咩黎架?」又說:「一係就大律師,一係就唔係大律師…大律師係一種學歷嚟架咩?」拜託,不懂便問人,莫把無知當有趣,難看得很。

下流的上流社會

是次港大選副校事件,其實是香港社會縮影。反映整個香港所謂的上層,充斥一班無知無恥的奴才,只懂攀爬權貴,莫視香港傳統的制度或社會公義。那班立法會議員,一場「等埋發叔」鬧劇,已見這班「尊貴的垃圾會」議員如何不濟;又有如香港警察,佔中以來,警隊的腐化速度之快令人難以想像,黑警打人、警司狂揮警棍打人也可以說成「無差別」打人,天荒夜談;「胸襲」事件更令香港聞名於國際。

記得《國產凌凌柒》的黃一飛嗎?「你地有無離譜啲啊…屈個盲既偷睇國家機密……轟!轟!」以前是港產笑片,不久將來應是港產記錄片吧。

還有一大班學棍、「人大常毀」、那個「爛片大導」、「屈人專欄作家」、那位「自宮發言人」、那個中聯辦、以及那位自詡「地位超然」的689,天啊,當下香港,可真是妖孽當道,整個香港上流社會「冤崩爛臭」。難怪今次真的要「等埋首富」李嘉誠也要說一句:「不寒而慄」了。首富也「慄」,普通百姓怎能不心寒?

以往我們說努力上進,持續增值,以在社會上力爭上游的故事已遭打破。今天689及其黨羽以行動告訴香港人,當下社會要力爭上游,最重要是「政治正確」,要攀關係,要唯唯諾諾。或者現時年輕人要想想,力爭這樣的所謂「上流社會」、便要放棄良知、放棄公義,值得嗎?又或想想,當「Tree 根」是你同事;「李國章」做你頂頭;「屈婦人」是你鄰居…嘩!實在是比死更難受。這麼的上流社會,真是沙頭角村村長個女 ─ 「李愛」了。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