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再吃月餅

2017/9/24 — 18:47

【文:澄遊】

中秋將至,有無想過不再吃月餅?

月餅和許多應節食品一樣,一年發一次市,貴一點原是可以理解,但眼見月餅一年比一年貴,貴得耐人尋味,實在不可思議。

廣告

不合理的定價

被瘋狂追捧的嘉麟樓迷你奶黄月餅一盒八個,十多年前我在它未紅前吃過一個,那時大概賣百多元一盒,叮熱了吃是不錯的,但絶不迷人至非吃不可,而且當年已覺得用十多元吃一小塊餅,真真不便宜,往後沒再碰它了。今年它原來已升價至五百二十元一盒,六十五元一個,無論你如何珍惜如何小心細嘗,最多應該吃三口便吃完。

廣告

月餅貴在那裡呢? 月餅的定價其實是絶佳的市場學個案研究,小時很難得吃到八分一件單黃蓮蓉月餅,一小片咸蛋黄有點寒酸的黏在蓮蓉上,後來才知道世界上有雙黄三黄四黃蓮蓉月,還要因為有多一二三個蛋黃而貴許多,但街市單賣的咸蛋黄又祇是一個幾毫,為什麼在月餅𥚃的咸蛋黄會升價百倍呢? 又有市場呢? 

不環保

一盒月餅的包裝分分鐘貴過月餅本身。蓮蓉月一個金屬盒,𥚃面是四格膠盆,每件月餅又有一個獨立膠盆盛着,再有獨立包裝,好像是好好保護月餅,實質吃一個月餅便剩下一堆膠製品,而且這重重包裝之後,月餅件頭已大不如前,也絶不可能一個月餅切開八件一家人一起分享。

酒店的所謂月餅就更可怕,幾件小餅藏在設計高貴優雅如珠寳盒的硬紙皮盒𥚃,辛苦打開還未見廬山真面目,皆因每件有一個小紙盒包着,打開又是叧一層膠袋,總之吃一個便附送你一堆沒用的包裝。

不是月餅

不吃還因為現在大部份月餅其實已變得面目全非,冰皮是從温度開始,𥚃𥚃外外都不是月餅。即使有形似的,但饀料卻找不到「月餅」的任何痕跡,紫薯紅豆荔枝芒果草莓朱古力黑松露黑毛豬,吃過「月餅」的人會否啼笑皆非? 

月餅竟如香港的樓市,越賣越貴,也越來越細,花了錢,買了許多吃不着用不着的,而且月餅不是月餅,樓也不再是樓,是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