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讓制度 害死我們的孩子

2018/1/11 — 21:04

【文:孔令暉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屯門5歲女童「臨臨」陳瑞臨疑慘被親父繼母虐打致死的案件,令全港市民人神共憤,其親父更疑曾把女兒舉高,將女兒頭部撞向天花板10多下,更用剪刀「捅」心口、日日虐打,吃不飽睡不暖。如此泯滅人性的父母,實在枉生為人。事件曝露了現時香港虐兒的通報機制存在缺失,令校方和社署可以在程序之間互相推搪,錯過了救人的黃金時間。在這一方面,似乎比80年代還要倒退。

講到虐童案件,1986年的「郭亞女事件」是一個經典案例。當年6歲女童郭亞女疑被患有精神病的母親,長期幽禁在葵涌葵興邨的住所。其實社署自前一年11月已有跟進個案,但社工曾5次嘗試入屋了解被拒。經傳媒廣泛報道後,當時任社署署長的陳方安生決定引用《保護婦孺條例》,由警方和消防破門入屋救走女童。

廣告

當時輿論認為郭亞女當時未必有即時危險,陳方安生的決定拆散別人家庭,而今日看來,禁錮兒童就已經是虐待的一種,何況是母親患有精神病?無可否認,當年處理這個案的手法仍有可改善的地方,但總算救出了一名有可能受到人身傷害的兒童;總好過今日,我們連救出臨臨的機會也沒有!在臨臨受虐的事件,其兄長的校方指曾致電社署,但社署就說未開file,結果雙方都沒有跟進。這到底是後知後覺?還是互相卸責?

我們今天看了一個兒童被虐待致死的新聞,就已經這麼憤怒,但可能全香港此刻有更多小朋友正在被虐,這個新聞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今次慘劇正正突顯了社署的虐兒通報機制有大量灰色地帶,到底單單打個電話通報,還是要白紙黑字才算「正式轉介」?未來是否要引入強制通報?知情不報是否要加上罰則?通報程序是否應該再簡化?這些迫切要處理的問題,刻不容緩。

廣告

教育局方面,目前制度上只要求中小學需把連續缺課7天的學生向教育局呈報,但對幼兒教育機構並無相關要求,間接釀成今次慘劇。當然,呈報後也需要積極跟進。去年屯門山景邨發生的隱蔽母子雙屍案,其中15歲兒子輟學後,學校雖然已經通報,但教育局承認一年後已再無跟進,亦無發出入學令要求家長送子女入學。通報機制是否形同虛設?

政策機制不完善,就想法去令它完善;政策施行後沒有跟進,就落力地去跟進。這才是對市民負責任的政府。同樣的疏忽、錯漏、卸責,我們的政府要重複多少次?要枉送多少條人命才會上心?盡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