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見布歐 只見魔人

2017/7/14 — 14:03

《新聞刺針》片段截圖

《新聞刺針》片段截圖

【文:麥朗謙】

動物傳心師能否運用量子,是否懂「天眼通」尋覓你的愛龜,姑且不論。相信此等學說者固然可悲;但似乎在社交媒體,有人對有線新聞刺針的報道手法有所爭論。筆者曾於新聞刺針工作一個月,亦參與過放蛇和臥底等採訪手法,欲分享記者放蛇時的專業和倫理考量。

為何要放蛇?

廣告

絕大部分的偵查報道,都是從一些不顯眼、甚至被刻意隱瞞的事件上出發。假設你找到了對象,你可以照樣與他對質,但總不能期望一個損害公眾利益的人,能大大方方地接受訪問,再在鏡頭前說出自己惡行吧?而這些對質機會只有一次,在沒有真憑實據下就對質,除了有勇無謀,更令對方有了警戒,隨時白白放生了對方。一個專業的記者會判斷,認為其他報道手法都未能報道出真相,才會使用放蛇此最終手段。套用到動物傳心,相信國際間沒有任何專業測試能證明傳心的真偽;而除了傳心師一人的說法,並沒有相關的專業人士能制衡(Check and Balance)傳心師的言論。在這情況下,基於公眾利益(可能有市民被騙),記者唯有以放蛇手法自行驗證。筆者以為,記者對於報道手法的判斷並無倫理錯誤。

Fair and Accuracy

廣告

報道要持平和準確,是新聞學第一課的內容。記者必須盡力令內容不會傾向任何一方(Fair),而不能以剪接扭曲受訪者的意思(Accuracy)。在放蛇而言,記者放蛇之後,在可以找到受訪者而他願意的情況下,必須表露記者身分,詢問他的回應。此乃確保被放蛇者有為自身辯護或回應的機會。個人而言,筆者認為這是最難做的是這一步,要自表身分,再承認剛才自己在放蛇,並不是易事。但這是必須的。新聞刺針就著被放蛇的五位傳心師,分別親身訪問其中兩人、電話訪問一人,另外一位則沒回應。新聞刺針經已為四位被放蛇者提供回應機會,在倫理上對他們公平,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見不到第五位傳心師Jan Ng的回應。

為何要用假龜?

此點記者已經親述。筆者再次提及,正想證明記者有盡力令報道內容真確。你大可以在花園街買一隻金魚,將他改名為菲利,然後給傳心師傳心。但問題在於,要如何證明傳心內容的真偽?用了真的動物,會令傳心師自圓其說的空間無限放大。記者用上假龜,只要傳心師能成功傳心,就肯定他不是與布歐溝通,不留灰色地帶。不就顯得記者力求真相的心思嗎?

放蛇查動物傳心師的風險較少。相對於但不少機構的偵查報道,尤其是新聞刺針,他們去水貨客集團、拍賣行等地方放蛇,要拿著普通的偷拍器材,冒著危險去為公眾報道。要質疑他們的付出,大家不會感到內疚嗎?今次爭論,的確不見布歐,卻見不少魔人:一群不懂感恩正義魔人。
 

作者自我簡介:社交媒體人,曾任曾俊華競選辦社交媒體職員。在此之前做過三年兼職記者。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