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史科的問題(三)「真心的」共產黨支持者是這樣煉成的

2018/2/27 — 10:31

李世民
(網絡圖片)

李世民
(網絡圖片)

對於學生讀中史科,在野議員基本上贊成,只是認為現代史應該加入文革、大躍進、三反五反及六四等內容。議員可能覺得,只要學生讀到現代史,就不會擁護共產黨。然而,即使明代以前中古史,仍然有令學生擁護專制的內容。

網路不時見到本地共產黨支持者,他們的論政思維,與大陸「自幹五」、小粉紅、憤青,一色無二。不少意見領袖傾向認為他們收了錢替共產黨說項。然而,仔細化分內容,不少又承認當年共產黨的確犯下反人類罪行。其實,不應用「他們收了錢」簡化問題,應該深入了解為何這些人受香港教育,也會出現這種可怕思維。

關鍵是中史科政治方面,以治亂興衰四字為綱,而書本常用方法,就是「比較」,例如比較開元之治與天寶之亂。所謂的「治」,即「盛世」,今天標準,其實就是小康,人人有飯吃。「亂」,就是戰亂和飢荒,屍橫遍野。中國史的「盛世」標準,就是這麼低,因為有「亂世」作對比映襯,自然覺得人人有飯吃是「盛世」。

廣告

回到現在,我們不時見到有留學生在外國批評民運人士和歷史學者。他們的理據,不外乎是現在中國「人人有飯食」,不應再「搞亂國家」,可見中史之禍害。看到上段比較,你們就不會對受香港教育的人,明知中共犯過反人類罪行,仍然支持,覺得出奇。

盛世另一個標準,就是萬邦來朝,四夷朝拜。上世紀,毛澤東已經得到世界其他地方共產主義者,如柬埔寨波爾布特、越南胡志明、韓國金日成、古巴哲古華拉尊敬。一帶一路後,不少亞非國家領袖,收錢後講好說話,自然令人自我感覺良好,認為重回「盛世」。

廣告

共產黨的確犯下反人類罪行,例如文革、大躍進、三反、五反,不少現在的香港人,都是受害者後代,但出奇地,他們依然支持共產黨,除了上幾段的「盛世」外,就是中史科對「偉人」的道德標準,又是出奇地低,而且功可抵過。

如果我告訴你們,一個人,不論他是任何國籍種族,為了自己利益,把弟弟哥哥殺掉不止,還把他們的兒孫,一個不留,相信必定覺得他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在今天的標準,應該終身監禁才是。然而,中國史卻對這個人,高度評價,認為他是一代明君,他的名字,李世民,廟號唐太宗。

正如我第一篇翻譯梁啟超《正統論》所言,中國歷史有著成王敗寇這種想法存在,只會對勝利者歌功頌德,甚至視為「正統」,至於手段,可以不理。讀完這些歷史,潛移默化這種低道德標準,加上前面中國現在人人有飯吃,與及萬邦來朝的「盛世」,自然而然,覺得殺過人也沒有問題。功可抵過思維,也許適合古代,但用於現在,就有點不合時宜了。

也許,你們會質疑,歷史就是成王敗寇,但西方國家對於法國大革命,除了正面評價為引入民主、自由、平等外,對於革命後,因「以革命之名」致幾萬人死亡的「恐怖時代」,也不乏批評。反而中史教科書,有關李世民殺兄弒弟,幾乎一句質疑也沒有。

殺兄弒弟也可以被歌功頌德,共產黨犯下反人類罪行,在讀歷史的人眼中,自然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了。何況上面提到共產黨今天的經濟奇蹟,對比上面「盛世」,已經超越,萬邦來朝,即使過往犯過反人類罪行,他們也覺得沒有所謂了。

中學教科書對玄武門之變的描述,是李世民「被逼」發動政變。對其他史實,也不乏「你不殺人,人便殺你」的叢林思維。事實上,大學中古史課程,已從史料找出證據,推翻此說,證明李世民兄弟,無意殺他。誠然,社會科學用不同方法研究,便有不同結果,但為何中學仍然要採用令學生思維叢林化的版本?

中共反人類罪行,不止行在中原,還有西藏新疆等地。不少人對當年中國時報記者林照真暢銷書《最後的達賴喇嘛》批評,原因無他,因為教科書另一個國力強盛的標準,就是領土幅員大小。他們不同納粹的是,納粹需要的,是生存空間,例如地方可以提供的居住與糧食,他們要的是地圖中的領土大小,認為這代表國家強盛。中共強行維持兩地統治,自然令人覺得是為國家而戰,加上前面潛移默化的低道德標準,殺人無罪,維穩自然有理了。

事實上,今時今日的國際形勢,強弱與否,不完全是領土大小,軍隊多寡等作標準。美國是世界第一,但他的領土與軍隊數量,都不是最大最多的。現今世代,講求的,除了硬實力,還有軟實力和巧實力。領土夠大便強大,純粹自我感覺良好。還記得有大叔說:「八國聯軍的比利時,一個小國,一腳便踢他走。」救命!打仗不是比地圖大小。

除了上述外,中史內容或多或少引起學生對少數民族仇恨或輕視。原因無他,就是上篇所講的「搬龍門」,別人打我們,就是「入寇」,我們打別人,就是「武功興盛」。此外,也覺得少數民族較野蠻。

記得幾年前有套台灣電影,叫《賽德克. 巴萊》,講述日本人欺凌台灣原住民的「理由」,是為他們帶來「文明」。不少中史只達中學程度的香港人,也認為疆藏政策是文明化少數民族,因為教科書寫得不清不楚。

中學教科書沒有詳細寫清楚五胡「亂」華時,不少漢人得到重用,胡人君主漢化程度其實甚深,匈奴皇帝劉淵懂《毛詩序》。前秦符堅在淝水之戰敗後,「告其罪於太廟」。羯族君主石勒會開學堂教授弟子儒家經典。遼金兩朝,詩詞極盛,鮮卑皇室之後元好問的《論詩三十首》,至今仍為大學中國文學批評科必讀,此科為中國文學  undergrad 的「大佬」,為最高程度。

這些,中學教科書幾乎提都沒有提,結果弄成少數民族必野蠻思維,也養成漢族沙文主義優越感,相信中共的「文明」文宣,對於西藏僧人自焚無感,亦相信逼維吾爾族講漢語和食豬肉是「文明化」他們的表現。

不少人主張統一是好的。中學教科書除了對民國時期的軍閥割據混戰有所隱瞞,故意不講其時軍閥管治比國民黨好外,對於所有有助於統一的政策,都大加讚賞,例如隋朝開運河,秦始皇的書同文,車同軌。反而分裂時期,如唐代藩鎮割據,大加批評。今天,仍有極少部分香港人贊成中共應該出兵統一台灣,視台灣人為分離主義分子,相信讀過中史的人,不難理出為何他們思維如此。

最後一點,就是通常改朝換代,都死很多人,例如明太祖與漢高祖,大殺功臣。宋朝建立好像死很少人,但四處征伐,統一天下,教科書評價正面,但打仗不可能沒有死人。至於共產黨上臺,相信不用我說,文革、大躍進、三反五反,死人成千上萬。人求安定,自然覺得維持現政權最好,所以,即使共產黨犯下反人類罪行,仍然有真心支持者。

是的,改朝換代,的確死很多人,前文已述,西方法國大革命,也有恐怖時代。然而,現今世代,觀乎各國民主化,很少變天像中國古代死這麼多人。南非有真相調查委員會,台灣經過三次政黨輪替,至今沒有清算國民黨時期高官。前蔣介石侍衛長郝伯村曾任行政院院長,馬英九曾任蔣經國英文秘書,後在民主選舉中,兩任總統。反而,毛澤東因為害怕下臺被清算,瘋狂鬥爭政敵。事實是,即使一黨或家天下一朝專政,也會有鬥爭存在,反而現代的民主化進程,不會瘋狂殺人。

穆斯林世界,也許是反例。的確,一些國家在茉莉花革命後,死很多人,敍利亞今天仍內戰,這些都是事實,但上世紀民主化時期,已經證明伊斯蘭世界對民主水土不服。這些事,科大的成名教授還在城大任教時,已發表論文提及。

上篇提及清史是兩岸三地歷史教育的 common ground ,中古史何嘗不是?香港雖然比以往台灣自由,但中史教育向來被親國民黨學者及彼等後人控制,而台灣那時仍在威權之下,估計這些教科書內容,是為了令人支持國民黨專制政權。今天共產黨想推行中史,大概就是見到內容合適,可潛移默化學子支持專制。過往中史教育,推行多年,但被成功洗腦的人,少之又少,原因是課程沉悶不堪,高中退修率驚人,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