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仆街!我個仔都學識咗講仆街!

2017/4/11 — 17:11

資料圖片:《上海灘賭聖》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上海灘賭聖》片段截圖

又到晚飯時候。

「daddy,我想問,乜嘢係仆街呀?」阿仔食食吓飯忽然爆咗句咁嘅嘢。

我同老婆交換咗個眼神:「仔,邊個教你講㗎?」

廣告

「響校車上面啲高年班哥哥成日都講㗎。」阿仔說:「我知道好似係粗口嚟嘅…」

「Marginal啦…」我說:「呢個詞語算係粗口定係俗語都有啲爭議嘅…」

廣告

「咩叫做Marginal呀?」阿仔第一時間就問。

「你硬係戒唔甩用啲大人嘅terms去同小朋友解釋嘢嘅…」老婆老沒好氣地說:「用返啲細路仔聽得明嘅說話先得丫嘛…」

「係係係…」我說。但我發覺我語文能力都係好麻麻地(我多麼想自己可以有好似Ben Sir咁嘅文學修養…),於是乎,我還是決定放低飯碗,狠狠咁演譯一次仆街嘅動作比阿仔睇,等佢明白多一啲,仆街夠境係一個點樣嘅意境。

阿仔同阿女見到佢老豆個仆街樣,當然笑到收唔到聲。

「拿,咁而家知到點樣係仆街啦?」我說:「不過,呢啲詞語,多數用嚟鬧人(雖然我好多時唔係鬧緊人都講…),而且真係鬧啲好衰嘅人先講(唉,我又講大話了),所以,唔好隨便用呀。特別係返到學校唔好講呀,老師鬧架。」

「咁爸爸你都會講架?」阿仔問。

「我會講架。」我說。

「點解冇聽過你講嘅?」阿仔又問。

「咁要睇吓對住咩人,同埋係咪真係一個有需要講嘅場合囉。」我答:「對住你同妹妹,仲有媽咪,唔會用呢啲說話去話你地架喎。(我心諗,唉,英超開波果陣你地訓咗遮,尋晚對水晶宮都輸三粒果陣我啲粗口飛到通屋都係…)」

老實講,「仆街」,算係好mild啦。我記得我細個果陣,都係六、七歲左右,就開始接觸粗口了。所以當囝囝在這個年紀接觸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倒完全不覺得意外。阿仔讀男校,這種事情就我就覺得更加是理所當然了。

認識有些家長覺得這種事情好唔妥,但實情是,特別是男孩子,我覺得粗口其實必須要識,也遲早會識。男人嘅世界裡面,粗口係有佢地位同存在價值響度。出咗社會做嘢之後,某啲場合,某啲圈子,你會發現,多講兩句粗口原來可以拉近彼此距離。用返時下家長成日講嘅用語,唔識講,就真係影響競爭力了。

重點係,要教細路仔去identify「適當場合」,與及「適當時機」先去講,呢個係最難的。仲有,講粗口都有文法可言的。我聽過有啲細路,懶型咁以為自己識好多粗口,但爆出嚟嘅時候啲「文法」錯鬼晒,咁你唔爆好過爆啦。

「咁我平時講唔講得架?」阿仔問我。

「適當時候講適當嘅嘢囉。」我hea答:「不過你知道自己仲係細路仔,如果你冇辦法肯定知道呢個係咪適當嘅時候,咁就唔好講啦。」

阿仔點了點頭示意明白。我心諗,真係明?

跟朋友講開呢個粗口問題。朋友話,六、七歲人仔咋喎,即使粗口遲早都要識,但六、七歲,太早啦掛。

咁我心諗,今時今日資訊發達,你點擋得住呢。又咁講,響今日呢個幼稚園學A for Astronaut都唔嫌早嘅年代,小學雞學識咩係仆街,又算得係咩呢。

*******

三十幾年前呢,佢老豆我,響學校度講咗一句「黐孖筋」,被女同學告發我講粗口,老師罰咗我企足一個星期。我同老師伸冤,說「黐孖筋」唔係粗口,「x佢老母」果啲先算係。伸完冤,老師話要罰多我兩個禮拜。

我同阿仔講,一個詞語係咪真係catagorized as 粗口,其實唔重要的。重要嘅係,你內心係咪真係想利用嗰啲詞語去向人作出侮辱。粗口可以好難聽,但有更多說話,表面上一句粗口都冇,但當中對人包含無限侮辱,還不斷地指鹿為馬,實情係,比光明正大地爆句粗口不知要仆街幾多倍。

著西裝唔一定係好人這個道理,先至係最難教得明白。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