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眼還眼令人盲

2017/10/21 — 9:52

火山兄說:「我去愛一個恨貓的人,到頭來令他不再去害動物,不就是動保嗎?」 l 資料圖片 l Susanne Nilsso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火山兄說:「我去愛一個恨貓的人,到頭來令他不再去害動物,不就是動保嗎?」 l 資料圖片 l Susanne Nilsso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在臉書上隨便看到一個關於虐待動物的帖子,都會旋即吸引幾十至過百的留言,大部分都是對施虐者惡毒不堪的詛咒,甚至誅連他的親朋,千刀萬里追!然而現實卻是,施虐者絕不會因為這些詛咒而得到報應,我們白動氣一場,苦了自己!

上星期在一些台灣動保組織介紹下,認識了台灣一位動保戰士李榮峰,他對虐待動物者的獨特態度,給我啟示良多。

李榮峰外號李火山!人如其名,像火也像山。滿身都是刺青的他,身形就像一座山的魁梧!那天和他在酒店吃早餐,遠處看見一個兇神惡煞黑壓壓的巨人,就知道是他了!他的手臂有如一頭狗的粗壯,當溫柔地抱起一隻小貓時,那種強烈的反差效果,出人意表也令人震懾。如此硬漢,怎也想不到是在台灣赴湯蹈火救動物救出了名堂的動保志士!

廣告

他今次到港除了是探訪考察外,也要轉道到澳門和他的朋友「殺貓者」陳皓陽會面。你沒有看錯,火山兄的確是陳皓陽的朋友。這位殺了貓咪「大橘子」及「斑斑」的「恨貓者」,幾乎是台、港、澳愛貓人士的公敵,卻竟然成為了知名動保人的朋友。原因簡單不過:「跟他做朋友可以救到貓貓,跟他做敵人只會害到更多的貓貓」。火山兄用低沉而厚實的聲線跟我說。

是的,在這個幽暗的世界,要害一隻貓其實只是談笑用兵。即使受到制裁,也不見得有多大阻嚇力!仇恨只會激發起虐貓者對動物更多倍的仇恨!昔日的李火山試過以暴易暴,試過以眼還眼,但都不及現在以「教化」替代「教訓」有效。如果你看到陳皓陽向動物義工哭著道歉就會明白。

廣告

那天火山兄出發到澳門前我忍不住問他:「一個動保人花這麼多心力去幫一個人,感覺奇怪嗎?」他咧著咀很滿足的微笑:「我去愛一個恨貓的人,到頭來令他不再去害動物,不就是動保嗎?」

 

原刊於 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