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有尊重過 教師與家長在報考TSA一事的「話語權」和「決策權」嗎?

2018/4/13 — 7:08

執筆之際 (12/4),香港各小學已在截止日期(9/4)或以前回覆了教育局是否本年度全級小三學生參與TSA和申請獲發學校報告。 筆者早前曾撰文指出教育局「捆綁式」的把「全級參與」與「學校報告」作為硬性規定的手法,難免令人懷疑其有意製造校園不同持分者意見衝突的「陰謀」。  事實上,筆者所關注的是:學校管理層到底如何徵詢校內各持分者的意見,以及怎樣疏理有關意見的分歧,從而採取合乎情理的原則,才正式回應本年度TSA的安排呢?  也就是說,教師和家長在此事上的「話語權」和「決策權」得到校方的尊重嗎?

平情而論,這是「教育專業上的考量和判斷」,同時也是必須照顧家長意願的現實問題,那麼,「教育專業上考量和判斷」是取決於辦學團體的「一鎚定音」、個別學校校董會的「集體決定」,還是校內校長和老師的「討論結果」,以至順應學生家長的「意見取向」呢?  早前教育局被問及如何建議學校當局適當處理時,只是強調校方與持分者「溝通」和「解說」的重要性,未有提供任何具體辦法。  因此,筆者有理由預示:在沒有制訂和確立有關校內各持分者對報考TSA問題的「諮詢機制」之前,各學校的管理層完全可以借「校本管理」為口實「為所欲為」,攬權獨斷的作為相信已成為合理化的常態,漠視教師和家長的意見。 嚴肅一點來說,就是學校管理層肆意踐踏教師和家長在報考TSA問題上的「話語權」和「決策權」。

須知教師是學校教專業育服務的提供者,家長是學校教育服務的享用者,兩者同時,尤其是前者,對所屬學校的學與教和運作安排都應該有一定影響力的話語權和決策權,這是「參與校政」的基本原則,不容學校管理層以任何藉口隨意剝奪。 況且,在當前開放、公平和透明的社會氛圍影響下,校園內的「校政民主化」方向正在緩慢發展中,而教師和家長的「充權/賦權」 (Empowerment)」至關重要,才能從積極有效參與校政的經驗累積過程中,鞏固對學校的「歸屬感」,營造正面和諧的校園文化! 

廣告

上述筆者提及的和擔心的其實已得到證實。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在今天(12/4)下午記者招待會上公布一項有關「校方申請全級應考TSA時,有否諮詢校內教師和家長」的調查初步結果,其中最明顯的數據是:「有近66%教師表示自己沒有機會就『應否申請全級應考』向學校表達看法;有48%教師表示學校在決定前沒有諮詢家長(26%表示不清楚有沒有諮詢)」(註一)  更令人憤慨的是:筆者手頭上的資料(註二)顯示一所小學美其名「諮詢家長」的家長信,內容卻是指導性「知會家長」的虛文,回條上只列出一個選項:「本人已知悉2018小三全港系統性評估(TSA)事宜,並協助子女以積極態度面對」而已,此外該學校教師意見調查統計結果是98%教師並不贊成,可是學校當局卻置諸不理,一意孤行的全級報考。如此內容設計的信件和徒具空殼形式的諮詢簡直就是有心弄虛作假,有意演出一場校園政治秀,哪裡是真意聆聽和重視教師和家長的意見呢?!  教育當局對於有關情況難道真的可以視若無睹,置若罔聞嗎?                                                          

關鍵問題是: 教師和家長必須捍衛他們在報考TSA一事的「話語權」和「決策權」。 此時當刻,儘管本年度小三應考TSA的呈報階段已告一段落,可是從長遠計,教育當局、教師組織、辦學團體、校長、老師和家長,都必須就應考TAS這個議題的參與決策機制這方面深入探討,歸納出一個合情合理的可行辦法,以免相關的「話語權」和「決策權」落在個別團體或個別人士手中,偏離教育專業主導的重要原則!

廣告

 

 

註一:參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2018小三TSA教師問卷調查初步結果〉新聞稿資料(12/4/2018)

註二:筆者按該校原件引述資料,有必要時考慮公開原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