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安初哥手記(三) 地盤近距看

2017/3/31 — 15:17

作者攝

作者攝

【文:關祥文】

地盤大閘設第一重防衛,登記進場人士個人資料,有些固定員工自行過掌紋機,拍卡時電腦系統核對掌紋並登記進出時間,有前輩朋友說他在掌紋機幫助下,攔截過人進入,有人盜用他人證件,但通不到掌紋驗證。

廣告

有些施工場地,例如各樓層,另設保安,確保進場者是許可及合資格人士,這樣對雇主及施工有保證,其實也保護著工場及在場人士的安全,不然來了不懂工程的人濫竽充數,弄出事故來,人人受損。就攔截過企圖持身分證入來的人,進入了門口大閘,來到施工樓層,如無保安關卡,任其進入工作,後果可大可小。為甚麼?那來人是工人嘛,持身分證嘛,就出示不到該建築公司職員證、發給所屬工人的證,也沒有建築工人證、安全卡,會是甚麼人呢?全無保證。保安顯然重要,不能疏忽。

有次來人說入過來,放下證件了,指著登記簿上的一個電話號碼說就是自己的,但數目字體潦草,不能辨認,重覆怪責我乏失了他的證件,他說出名字,我找一會,他承混亂,我忙著找尋之時進場去了。我用半分鐘時間全看了證件,沒有他所說的名字,肯定是作假,立即進場找人,認得他,巡邏幾遍,也著在場工人掛上許可證來工作,不見那人,確保他離開了,大概借路,或聞風先遁。騙徒處處,地盤也會有,人心不古。擔心放下危險品,查看了各處,特別查看大紙箱,確保安全,一額汗,經一事長一智,我會提升水平。而公司可能因這些事提高了進場登記要求,工人少部分有情緒,我盡量疏導情緒,利用我所學過的心理學和輔導學。保安所具備的學問、人生閱歷與靈活頭腦是珍貴資源,隨時發生大果效,事半工倍。

廣告

承上,舉實例。有工人從樓梯搬大箱上來,怒氣沖沖,自言自語及至粗口。我上廁所剛回位,不明所以,也不知他是否登記了,不見掛許可證,而我的拍檔走遠了巡地方,未能問明。我當時猜測他不滿於要登記,就先觀察,不急。他來回搬,有伙伴傳上來,托入場內,我著他伙伴登記,他著伙伴不用入去,放櫃位,顯得明白事理,第一關平安過渡,我用了溫和的語氣,免生誤會,也不急著問他登記了沒有,以免情緒化,但無意不理呢。

待他搬運兩三回,談幾句,我好像說登記免不了,都為大家好。他回應與我無關,是被下一層的保安惹怒。沒談內情,我也不宜問,問會更令怒氣不息,於事無補,可轉移注意消怒氣的。他說進來登記了,許可證藏入衣服內,蓋住了。一些勞動工作,掛牌是頗不便的,明白。我就稍為疏導他的情緒,說不要懷著怒氣搬東西,引致內傷,憤怒時搬東西,容量發力過猛,弄傷筋骨。他明白呢,有傾有講,有人明白關心,情緒很快平復下來。我運用了成長學和勞動工作的體驗。

又例如工人下班,來交回許可證,想取回工作證件時找不到,出錯了,很慌張,年青的,大多一味怪責。我就明白人突然遇事,一時間會情緒化,不懂條理地處理。我就用堅定的語氣向他們說說:「放心,一定在這裡,保安沒有走開過的。」就請他說出卡的資料,倒如顏色、姓名,著他定神找找看。大多時他們都氣躁中看不清楚,我就冷靜找,每次都找到。放亂了位置,大多因工人一次過一起來,趕著登記,亂伸手遞證件、插隊、出言催促,加倍了保安的負擔。就如早上上班時,午飯進出,下午茶進出,放工,迫住來,易亂。

香港人對地盤工人的印象是粗人,粗聲粗氣,沒文化,無禮貌;其實錯得很,起碼不全面。

我所接觸的工人大多是青靚白淨而且年青,斯文,有禮,我說話還大聲過他們。行過路窄擠迫大多會說不好意思的,絕少碰撞,商場和大街上還多碰撞過工地,地盤內的迎面笑容也多於地盤外。

我主要守樓層進出口,做進出管制,戰略位置。我從事音樂,推行Happy Music(借用中國足球隊外籍教練的Happy Football快樂足球政策,這教練幫助中國足球隊首次打入世界杯八強);做保安呢,我鼓勵工人Happy Work觀念,和諧地工作,在登記的有限的打照面時間裡談幾句,說說笑,另他們放心,保證這裡是大家開開心心工作之地,一切說道理和妥當,大家多天來夾慣,很輕鬆愉快,我工時雖長,十二小時,,但在大家都樂意合作,有傾有講之下,顯得容易過。

你知嗎?人人以為保安是阿四,不重要,無用之人,哈哈,不說你準不知,有位阿姐在中國唸了兩個大學學位,因相夫教子而停了職場發展。有位巴基斯坦人,不懂中文、粵語及普通話,合作多了,一天我突然單刀直入以英語問他是否教師,因我感到他是教師,有素養,他即時眼睛放亮,笑意盎然地說他是教師,大學學位讀英文,在老家是教英文的。我跟他整天英語對話,都弄至有時對著香港人都轉了英語頻道,變English thinking了。我告訴他在香港必須學好廣東話,當下我開始教他說廣東話。助人為快樂之本,都願人間好,無所謂。有位阿姐,原先做美容業的,因意外傷腳,手術後暫時裝了支架,仍需覆診,不便於美容,就來較近文職的進出管制,原先有一技之長。保安業中臥虎藏龍,本人多次上台領音樂獎項及標語比賽第一名,英雄莫問出處。如果以貌取人、以職業相人,就未盡看透世情。我年青時在工廠工作,與一位五十多歲中國來港女士相熟,他丈夫也在同廠工作,做雜工,女士說丈夫在中國是大學教授。

以上可能你不大相信,是的,不會人人這樣,但接觸所及,和氣、認真、善良地做人做事的人很多,社會上環環相扣,缺一不可,瓣瓣都重要,職業無分貴賤,能有益於人,能服務社群,就無愧於心。

有些前輩說做保安要惡,,我有所感受,不能說是錯,我就因顯得是好聲好氣,而招惹不相干部門的「阿四」無理地干預我這個「阿四」,他的上司還好像支持他,幸得我公司信任我,及查明我並無失職才幸免於難。無他,有些人就是欺負善良人,這真叫人煩惱。但在我能力所及範圍內會努力不懈地營建快樂和平的工作環境,本性改不了,都願人間好,但願少些人欺善怕惡,打壓忠良。這個課題真太難學習,拋磚引玉,還望高人指教。


*為文旨在增進溝通,揚正氣,不會透露機密,不會損害保安系統,不會公器私用,不會作個人發洩及人身攻擊。

作者自我簡介:自由音樂老師,兼職保安員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