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修改中史教科書與國安教育

2018/4/19 — 12:29

【文:盧日高(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剛過去的4月16日,有本地智庫組織舉行「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研討會」,會中有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到起致辭,經傳媒報道後,香港人總算接觸到「國安教育」這個過去相對陌生的概念。現代所謂國家安全,當然不止於軍事上的國防安全,還包括多個範籌。根據習近平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國家安全涵蓋十一種安全: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和核安全,「方方面面」幾乎無所不包。如何推行國安教育,相信本地教育界一頭霧水。

參考內地教育局四月九日《教育部關於加強大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的實施意見》,推行國安教育包括研發教材,還要結合政治、德育、歷史和語文等學科的教學活動,發揮課堂教學的作用。可見內地國安教育的理念,是滲透到課堂,確保國家安全意識「入腦入心」。(注1)

廣告

歐威爾的小說《1984》裡說:「誰控制了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了現在,就控制過去。」現在誰能掌握歷史詮釋權,就可以改變未來的面貌。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後,中共政權認受性跌到谷底,中宣部就將中國現代史稱為「有意義的國安課題」,具體工作包括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歷史課本加入鴉片戰爭歷史、1990年舉行多個鴉片戰爭紀念研討會,新建或修繕許多外國侵略中國事件的紀念館和景點,以建構國民「國恥記憶」,加強愛國教育,讓年輕人相信中共建政有歷史的無可避免性和必然性。(注2)

習近平將政治安全排到國家安全的第一位,正好呼應他要「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中共建政後曾經出現多個嚴重犯錯,歷史如何書寫會影響到中共執政的認受性,因此歷史教育與國家安全絕對有關。根據4月15日青海公安局羅列七宗國家安全案例,其中一宗便是吉林省一位美藉教師教授外語時與學生討論文化大革命,結果被學生舉報,最後該名外藉教師須於限期前離境(注3)。連討論文化大革命都涉及國家安全,如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何中史教科書的用詞用字都需要緊張。

廣告

早兩日有線電視《新聞刺針》報道教育局要求出版社修訂中史教科書的用詞,相信只是時間碰巧與國安教育日接近。不過,隨著內地對紅色江山能否永續的焦慮增加,相信香港教育受干預的情況亦會增加。這是香港教育界需要留意的。

 

注釋:

1,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文件:《教育部關於加強大中小學國家安全教育的實施意見》,見重點工作第四項。

2,有關學術論著,可參考 William Callahan, China: The Pessoptimist Nation,及藍詩玲:《鴉片戰爭:毒品、夢想與中國建構》。

3.見《星島日報》〈國安教育日公布七案例 三外籍老師泄國家機密〉,2018年4月1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