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個天其實對我地寬容而已

2017/8/27 — 0:24

有一定年齡的香港人,都會記得1972年一場雨災,中環半山連一楝12層高的新落成大樓都在山泥傾瀉中倒塌,那場雨災死了百幾人;1976年電視劇《狂潮》,頭幾集講木屋區冧山泥,(我是看重播)那幾個窮人困在山泥下的恐慌場面,深深刻在我腦海裡,成為童年陰影。

香港在風災雨災中死人,或許對年輕一輩是年代久遠,以至近年香港颱風新聞變得很無聊,變成「有無假放」的爭論.家父在香港天文台工作數十年,我仍然記得每次颱風來襲他那副上班時像作戰的憂心忡忡的表情,對於一些人把風暴當作笑料,我仍然不習慣。當然,一些在新界種田的農友,一場大風雨死了不少作物,城市人甚少會想起他們。

今次天鴿襲港,罕有的十號風球,也做成了一點財物損失.同時間,我看到澳門的朋友在臉書上哀號:「斷電了」「斷水了」,我還打趣跟這位澳門友人笑說:「香港的基礎建設還是不差的,英國人也算留下了一點好的東西。」友人還訕笑我「殖民地餘孹」。

廣告

但隨時間流逝,香港這邊生活回復正常,澳門卻傳來一椿椿壞消息:不只水電沒有供應,水浸情況嚴重,更有人命傷亡。當中死者有小市民,有一對在米鋪幫忙的成年兄妹;也有大廈管理員殉職。

即使是有幸無損無爛,我的澳門友人越來越煩惱,因為颱風遠離後,大家仍要上班,但家裡的水不夠煮食也不夠洗澡,出外上班也因為道路仍水浸,交通混亂,沒電不但沒冷氣,上網了解外面資訊也有困難。

廣告

就在這時候,他們上網卻看到一些香港人寫的言論,令他們覺得難受。一些香港人藉這件事「抽水」,諷刺澳門人習慣了做順民,收了澳門政府錢便收口;一些香港人忽然覺得香港還是樣樣比澳門先進,訕笑澳門的落後。

當然,澳門人也對政府不滿,也明白澳門今次除了天災,某程度上也是人禍,有澳門人也計劃搞集會發聲,有人形容,今次是三年前反離補運動之後最憤怒的時刻,只要你上一些澳門人的臉書看看,也會看到他們內心的怒火。

但是,當澳門人仍在哀悼死難者,當他們仍然像醃咸魚般沒法洗澡,沒冷氣而帶着臭汗上班,一些香港人卻在冷氣房裡冷嘲熱諷,覺得香港是「高人一等」,實在是令不少澳門人感到氣結。

就像解放軍幫手清理街道,我作為香港人當然因為一地兩檢而感到很敏感;但澳門人從1966年123事件之後走了一條很不一樣的路,整個民情心理結構和香港都不同,他們從殖民地時代就沒覺得葡國人做過甚麼好事,今次澳門搞到一鑊粥,有解放軍來快速清理,至少我在網上閱讀澳人的帖子和親身向澳門人了解,極少人作出批評。他們說,整條街堆滿垃圾,臭氣熏天,根本沒法過正常生活。

澳門人的看法和感受,無論香港人有多不同意,也至少要嘗試去理解。

今日在港台收聽了講天文的節目「大氣候」,地下天文台的方志剛和Timothy(他是澳門人),詳細分析了天鴿對香港和澳門的威脅是有客觀不同的,天鴿經過澳門的路經比香港更逼近,澳門經歷的風速要更高,由於澳門地勢低窪故遇上大潮產生的「風暴潮」效應比香港更厲害。

當然,香港在預測和防災做得好是要讚賞,但我覺得,面對大自然,人類要謙卑一點,天鴿經過香港沒做成大災害,怎說也有幸運的成份,一些香港人不要再沾沾自喜,個天其實對我地寬容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