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僱主砍低技術工種避最低工資

2018/4/24 — 14:52

傳統超級市場資料圖片 l Bowy Gavid Bowie Cha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傳統超級市場資料圖片 l Bowy Gavid Bowie Cha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蘋果日報》報導超市增自助收銀櫃位,引述職工盟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總幹事張麗霞指:「我一見到即刻覺得弊啦,殺到嚟」(註1)。有趣有趣。你爭取最低工資時,沒想過老闆可以不請人的嗎?

基層薪酬低因供過於求

在未實施最低工資前,非技術勞工的薪金確是非常低。工會當然認為是老闆「無良」壓低薪金。但香港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果有辦法另謀高就,誰會做低薪工作?這些工種薪酬長期偏低,因為低技術勞工供應近乎無限:餐廳帶鄉音的大媽都是新移民,還有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這本來非常符合經濟邏輯,沒有問題。

廣告

左翼人士關注的基層市民難以維生,要解決也很簡單,就將福利層擴闊包括低收入的家庭。可是工會左翼份子頭頂有光環,認為薪酬低是不義,爭取最低工資;政府則愚蠢非常不願增加福利開支,所以寧願以核彈殺雞引進最低工資。

最低工資引致連鎖效應

廣告

好了,最低工資2011年實施,初時定為$28,現時已增至$34.5,王子和公主結婚永遠幸福快樂故事完了!才不呢。

這個加幅,工會不滿意。不過市場上的實際薪金增幅,其實已遠超這個幅度。樂施會曾於2012年底就實施最低工資後基層家庭的生活情況發表報告(註2)。該報告所訪問的人士,在最低工資實施前,時薪約為$25 。在執筆之時,筆者從兼職網站及街上店舖的招聘廣告所見,兼職的時薪普遍為$50至$60,即這些非技術的工種,以每年平均10%至13%的速度增加,遠超香港整體的通漲和一般的薪酬加幅。

毋須經驗的工種時薪也達$50 資料來源:www.partime.hk

毋須經驗的工種時薪也達$50 資料來源:www.partime.hk

薪金實際增幅比法定工資高,是完美大結局?錯,這是慘劇的開始:僱主想盡辦法減省人手。這是如何發生的呢?

最低工資大幅提高了市場價格後,初期很多低技術工種如保安員和食肆都要將薪酬增至法定的最低工資。當不同工種的薪酬相同或相近,勞工便會轉到較為「舒適」的工作如保安員(註3)。這也是人之常情,符合經濟邏輯。有一段時間,報章持續報導餐廳無法聘得洗碗工作,因為工人寧願當較舒適的保安員。部份餐廳加薪聘洗碗工;有人則開設大型洗碗工場,為餐廳清洗碗碟。餐廰所需的投資,是多購一套碗碟,卻可以省去請人、加薪等等麻煩的問題。這是以資本投資和科技代替人手的第一炮。在筆者居住的區域,的確有不少小型餐廳將碗碟交由洗碗工場清洗(註4)。

為什麼不是吸血鬼李超人的小企業老闆也要如此?因為最低工資不止低薪的員工加人士,而是引來連鎖效應。當餐廳老闆無法聘得人手洗碗,自然要加薪,而且薪酬要較保安員高出相當幅度,才能吸引人應徵。當洗碗工人月薪增至萬三,廚師、侍應、經理也會要求加人工,否則他們說不定寧願洗碗,於是整家餐廳的薪酬開支大增。但是,餐廳也要與同業競爭,當薪酬開支增加令食品太昂貴便會流失顧客令利潤下降甚至虧本。與這些麻煩相比,買一套餐具,付一個固定月費是容易得多而且有數得計,還可以騰出空間、省下水電煤氣費。這些決定是「人之常情」,任何人在那個位置也會如此決定。

於是最低工資實施後,其實是將整個香港非技術勞工的薪金大幅增加。舉例來說,若過去保安員薪酬是七千,實施最低工資後保安員薪酬增加二千,那麼其它工種也要增加差不多的幅度維持差距,才能聘得人手。本來你可以說,最多是最香港人加二千元薪金所有東西不變吧!但數不是這樣計:一來有些工種不受影響人工沒有加,二是即使有些人加了人工,但加幅不能抵銷增加的開支,生活質素其實差了。

至於超市在這時引入自助收銀櫃位,則既與最低工資又與王維基有關:過去即使薪酬不斷上升,市民始終要到超市購物。兩大超市運作模式差不多,成本結構也近似,所以可以維持「敵不動我不動」的狀態。但是王維基的網購越來越成氣侯,而且他的分店少人手少,在成本方面有優勢,若兩大超市不想辦法的話,市場佔有率可能會逐漸流失。昂貴而效益低的收銀員,自然是開刀的首選。其實,政府引入最低工資,是扭曲了市場供應。

簡單而言,要解決最低工資帶來的連銷效應,市場會逐漸將不值最低工資的工種淘汰,只剩下本來薪金就高於最低工資的工種。香港就處於這個過程了。

僱主逐步將不值最低工資的工種砍掉,直接將最低工資廢了,檢討也沒有意義了。圖片來源:最低工資委員會

僱主逐步將不值最低工資的工種砍掉,直接將最低工資廢了,檢討也沒有意義了。圖片來源:最低工資委員會

推高就業創業門檻

其實最低工資對香港社會的影響,是支持最低工資的人想不到或不願承認。香港很長時間失業率很低,只要你願意工作,不愁找不到工,但是當企業加速自動化以後,一些職位就會消失。日後可能沒有餐廳洗碗的工種、樓面要張張刀周身利、超市沒有收銀只有銷售員,筆者也留意到,便利店在收錢的同時也在sale貨,日後保安員甚至可以消失:用保安系統就可以。這些趨勢的後果,是低技術勞工找工作越來越難,尤其在經濟不景時。

另一個可能出現的現象是創業更難。當勞工力成本低,即創業的機會成本低,可以靠一家人「胼手胝足」創業。但薪酬高企而科技代替人力成趨勢,即是創業的資本投資很高但創業者的機會成本也很高,減低創業的誘因,而市場會轉趨更集中,因為大集團的成本效益更好。

當然,最低工資並非促成這些趨勢的唯一因素,但必是推動這些發展的其中一個因素,但支持最低工資的人不明白。

工會當然不會承認工種消失是他們引起的:對於工會而言,所有問題都是無良老闆的責任,他們說不定還會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幫了基層市民。

對於香港的老闆們,他們表面上輸了一仗,不與你們糾纏,但暗地裡慢慢將不值最低工資的工種都砍掉,直接將最低工資廢了。這叫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你還檢討個屁呢!難道下一步工會爭取每家超市必須聘請指定數目的收銀員?

 

Facebook Page
Medium
TheStandsNews Blog
TheNewsLens
Twitter: @adamsamlee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