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入深山研讀神學 進社會活出使命

2018/3/14 — 17:30

談起讀神學,不少人腦海或浮現以下畫面:一個人聽見呼召,放下工作,走入深山,禁食祈禱,研讀聖經,最後修練完畢,重返人世間,到教會當全職傳道人。聽起來,似乎又神聖又遙遠。

不一定。至少對中學教師楊鳳興來說,讀神學從不是那麼「神聖」的一回事。她特別記得第一次到神學院上堂,教授叫學生即場討論一個非常「埋身」但又備受爭議的題目——聖經真的毫無錯誤嗎?她和同學大受震撼,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只因多年來教會教導,只需要接受聖經權威,並不需要討論之。

楊鳳興算是一個典型的香港基督徒,初中信主,在學校團契成長,祈禱讀經靈修,然後返教會,崇拜團契主日學,熱心事奉。乍看已是個虔誠信徒的模樣,她卻坦言,多年來對信仰流於教條式的理解:「學生時代,老師好驚你行差踏錯,所以會很直接地告訴你,聖經就是這樣說,你唔好亂嚟。」在教會,情況亦差不多,「崇拜很單向;主日學雖有討論,但大家都傾向聽老師講;團契由於團友背景差不多,討論聖經好多時都無結果——(因為)你無輸入,自然無輸出。」

廣告

身為教師,楊鳳興明白這做法的好處,特別是針對初信者,「(教會)好想好像父母保護小朋友那樣,唔好俾佢跌親,唔好俾佢見到壞人,唔好俾佢知道呢個世界上面的其他事。」問題是,在此模式下,年復年月復月,信徒仍像襁褓中的嬰孩一般,難以真正成長。結果,人生稍有風浪,整個信仰馬上連根拔起。

因為不滿足於教會傳統教導。楊鳳興走進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以兼讀制的方式,兩年完成了基督教研究文學碩士學位。她要成為一個站得更穩的信徒。

廣告

楊鳳興

楊鳳興

*

紀治興,人稱「香港社企之父」,入崇基神學院唸基督教研究文學碩士課程時, 已49歲,剛從跨國企業高層的崗位上退休。

他坦言,唸神學前沒尋求上帝的呼召,決定背後亦毫不神聖:只希望離開耕耘多年的職場,重拾讀書的樂趣。那讀什麼好呢?工程、MBA等熱門科目?他都退休了,根本用不著;歷史、哲學等沒錯很有趣,但太冷門,怕讀完跟朋友沒話題;讀神學嘛,至少跟教會的弟兄姊妹有話說:「退休後的生活、接觸的群體,都是在教會,始終公司的群體已經無咗。」

身為跨國企業高層,紀治興對商業管理自有獨特想法,他特別欣賞當年公司「張而不破」的內部文化:「『張』,即是有張力,不合聽的話都會說出來;『不破』,就是不會鬧你、攻撃你,件事長遠係為機構好,公司好,大家都好。」對比公司與教會,他甚至有此看法:「我哋公司不是宗教機構,但人際關係、價值觀,仲好過我自己間教會。」

顯然,紀治興對「和諧」的教會生活,並不滿足。在他眼中,信徒圈子不是沒有分歧,只是大家傾向收收埋埋:「尤其是長執輩,牧師講完,明明覺得死路一條,大家都唔會講。但私下呢,背後就會講人。」心理學家稱這現象為「團體迷思」(Groupthink)。「教會只會講一些對教會好的東西,但好的未必是真的…總之想令教會一班人有統一的諗法,較容易一齊。但亦因為咁,其實有啲嘢應該講,就無講到。」

讀神學以後,紀治興重新審視教會牧者多年說話,發現不少都有謬誤。例如有牧師堅持自己工作表現毋須被人評核,「因為我只需向神交代。」作為執事,紀治興本不以為然,讀神學後卻有不同想法:其實人人死後都要向上帝交代,但在世上,就要向其他人交代。無論牧者與平信徒,理應一視同仁。「點解下面的傳道人就要俾牧師你評核,其他人就唔可以評核你呢?」

紀治興

紀治興

*

事實上,不少信徒腦海都有過唸神學的念頭,其中一個顧慮是,怕在鑽研信仰的過程中走失,因而遠離上帝。像楊鳳興上的第一節神學課,就要無前設地討論「聖經無誤論」,難免是衝撃。她入學前便收到不少教友「警告」:「入得崇基神學院,你個信仰冧硬。」

如今楊鳳興卻認為,身為信徒,正正要接受這挑戰。「如果你的內心世界常常都害怕信仰會爛的話,事實上你的信仰從來無穩陣過,唔駛入崇基神學院,有一日佢都會被砸爛。」

她想起不少在中學、大學時代認識的基督徒朋友,近年已經不再返教會。「因為教會不能回應他們內心的需要。遇到信仰問題時,他們無辦法解決。表面上個信仰無被砸爛,他好像依然是信的,但實際上,已經爛咗啦。」相反地,假如走進神學院,認真面對信仰的挑戰,以往的那一套沒錯會被撃破,「但重建出來那一套觀念,仲正。」

許多信徒以為,神學院是神聖的,只適合打算全職事奉的傳道人修讀,與「我」無關。但楊鳳興認為,基督教研究的課程,其實就如養分,所有平信徒都應該讀,「會幫助你繼續行自己條路,亦幫助你在事奉中繼續牧養初信的人。」

作為年輕人的導師,讀神學的經歷,也讓楊鳳興有所反思:「以前同學仔答一些聖經的標準答案,我就會滿足,覺得已盡咗導師的責任。」實情卻是年輕人答案只為敷衍,到他們長大有獨立思考能力後,導師才發現根本無法明白,對方在想什麼。社會風浪一到,年輕人就從教會以至信仰,離開了。

「現在我反而希望,他們給一些真實、內心的答案。這是讀完神學的反省。」

*

紀治興很記得,賴品超教授所寫的書《開放與委身》,並視之為崇基神學院的一種精神——開放,意即對信仰保持開放的態度,不怕討論爭議,「你可以講咩都得,當然要有理由啦。」他也記得,面試時盧龍光牧師曾言,這裡沒有預設的價值判斷,老師只教方法,最終的價值判斷,由學生決定。他認為,這正是理想的學習環境。

至於委身,則是長久地堅守信念,以至付諸實行。「作為一個委身的基督徒,不單要有神學知識,更真的需要『落地』。」神學院會教「實踐神學」,但如果只講知識,不理社會,亦只是空談。因此,退休之後,紀治興矢志搞好社企,同時努力在神學院鑽研一套「社企神學」。「解放神學講 faith seeking social change;一個有信仰的人,會怎樣尋求社會改變,我就用社企作為方法。」

近年外界不時有聲音批評基督徒「離地」,紀治興卻認為,唸神學令他不滿足於社會現況,同時意識到信徒在世的本分:「作為教會、基督徒,要為上帝所應許的未來而活出現在。上帝所應許的『新天新地』,肯定是好的,但我們會否嘗試,現在就與上帝共同創造這個新天新地?」

因為不滿足,他們矢志尋求個人以至社會的改變——這是他們從神學學會的事。

*  *  *

基督教研究文學碩士 (MACS) 課程現正招收 2018-2019 年度新生

課程資料:https://www.theology.cuhk.edu.hk/tc/programmes/macs

報讀網址:https://www.gs.cuhk.edu.hk/admissions/admissions/how-to-apply

截止報名日期:2018 年 4 月 13 日

其他課程同時接受報名,詳情可參考 https://www.theology.cuhk.edu.hk/tc/admissions 。

查詢電話:3943-4789 (余小姐)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