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級制利得稅幫中小企」不合常理似隨口噏!

2017/10/30 — 10:37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日前政府高調舉行「稅務新方向高峯會」,據報出席者有四百人,官媒指高峯會「廣納各界意見,以制定具前瞻性的稅務政策和措施,進一步促進香港經濟發展」云云(註1)。

林鄭:中小企佔整體企業九成

林鄭的發言沒有新資料,只是吹噓引入兩級制利得稅的政績,她說:

廣告

這計劃主要惠及中小企,中小企是本地經濟的中流砥柱,佔整體企業超過九成⋯⋯我希望「兩級制利得稅」能減輕企業的稅務負擔,以便他們有更多資金再作投資,以至改善員工福利。(註2)。

陳茂波解釋香港大約有十萬間公司需要繳交利得稅,而為避免企業利用兩級制利得稅制度避稅,大型企業只能由一間公司享有兩級制利得稅(註3)。

廣告

林鄭稱主要惠及中小企不合常理

將兩者所說的,以及政府數據一起分析,便令筆者對政府所說兩級制利得稅「幫助中小企」的講法滿腹疑團。

公司註冊處的數據顯示,截至二零一七年九月,香港共有約138萬家註冊公司(註4)。林鄭指中小企超過佔九成,即大型企業約佔少於一成,約13萬家。陳茂波指現時約有十萬家公司要繳付利得稅。即是說,香港只有約一成公司要繳付利得稅,其餘九成公司都毋須繳稅。

你或許會問如果公司無利潤怎維持?一、香港很多空殻公司,根本不運作。二、如陳茂波所指,香港也有很多公司連員工也沒有,例如上市公司有很多用作投資的公司,根本不營運。三、計算法例內規定的利潤前,可以扣減很多開支,過去的虧損也可以抵銷將來的利潤。例如一家公司去年虧損十萬元,這間公司便只會在利潤超過十萬元以後才要繳利得稅。

要判斷「兩級制利得稅」是否「主要惠及中小企」,最關鍵的問題是:誰在交利得稅?這十萬家要繳付利得稅的公司,到底是中小企還是大企業?如果這十萬家公司大部份是中小企,那麼林鄭是對的,但這便等同於大部份大型企業都處於虧損狀態。筆者不敢說沒有可能,但很難想像:超過五萬家聘用五十人以上的公司處於虧損狀態,即有二十五萬或以上就業人口有可能面臨失業,而反而在小店工作的人最不受影響?如果這是事實,一是勞福局局長失職,二是稅務會計師好抵請。

如果林鄭只是吹牛,其實大部份要交利得稅的公司都是大企業的話,問題便來了。如果主要是大型企業才要交稅,當然也只有大企業可以減稅,那麼,林鄭所說的兩級利得稅「主要惠及中小企」是基於什麼理據?以她任政務官數十寒暑,又曾任庫務局局長,沒有可能不知細節,抑或她已經變身政客故意誤導市民?

政府應公開利得稅數據

筆者認為,政府應該在提交法例草案予立法會前,應公開徵收利得稅的數據,包括:現時繳交利得稅的公司中,有多少屬於大企業、少多屬於中小企,以及有多少大企業和中小企,連續五年都要繳付利得稅。因為有些公司縱使要繳稅,但只會間而為之,另一些則長期有盈餘每年繳稅,因為這樣才看得出大企業和小企業在引入兩級制利得稅後,哪個比較得益。只有公開這些資料,市民才會看得清楚引入兩級制利得稅是誰人受惠,讓立法會議員們有比較完整的資料判斷。

冀減利得稅改善員工福利屬貓哭老鼠

林鄭也說希望減利得稅令企業改善員工福利。筆者不明白這是什麼經濟邏輯。企業任何時間都有傾向減少成本(cost minimization),尤其是無法影響市場價格的小公司,就只有減少成本才能增加利潤。於是,若能以五千元請到一個員工,企業不會花一萬元。減稅在什麼時候會影響企業聘請勞工的決定呢?若政府削減強積金供款,就會有如此效果,因為削減強積金供款,能減低勞工成本,令企業有需要時增聘人手。

私人公司以利潤掛帥無可厚非,但政府又何嘗有與民共富?政府官方盈餘一萬億元,還未計算外匯基金累計盈餘六千多億元,以及各法定機構的累計盈餘。儘管政府有使不完的儲備,看看施政報告有什麼措施真的「與民共富」?交通津貼?不要說笑好了。連公屋也廢了,改為迫現時的住戶買綠置居,然後騰出公屋予輪候冊的市民。長者福利無改善,沒有檢討薪俸稅的存廢減輕中產負擔。

林鄭一面將公屋封頂,一面大灑金錢勾結商界迎合各行業選委的要求為連任鋪路,而在明益大企業減稅時,叫企業減了稅要「改善員工福利」,聽起來很有貓哭老鼠的感覺,令人想起689 2.0。

 

稅務新方向高峰會舉行 
《行政長官出席稅務新方向高峰會致辭全文》
《財政司司長出席稅務新方向高峰會致辭全文》
公司註冊處統計數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