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說 BCA 評估作用的「微不足道」!

2018/3/22 — 18:34

香港學生面對繁多的功課與考試,小三學生就特別需要做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TSA)。 (資料圖片)

香港學生面對繁多的功課與考試,小三學生就特別需要做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TSA)。 (資料圖片)

昨天(21/3)就小三TSA復考方案寫了一文(註一),其後閱讀了趙志成兄的文章和潘天賜兄的留言,筆者感到有必要續寫一篇加以補充,更清晰的向孔姓校長和侯姓學者之流表示:BCA評估作用的「微不足道」! 希望學生家長以至一般社會人士,切勿誤信那些校長和學者吹噓所謂「回饋教學的評核」的專業意見,因為在實際教學操作上,這樣的評估效用意義不大。

筆者前文主要說明現行中英數BCA在形式和內容上的局限性和偏頗性,不足以在當前資訊爆炸和科技發展極速的年代中,反映出學生所需的知識、技能和態度,以至更廣泛的多元適應能力。 筆者認同「回饋教學的評核」原則,因為這是一般教育評量理論所說的「透過評估活動促進學生學習」(Assessment for learning),可是,當局現行的年度式BCA評估所產生的作用,根本上達不到「促進學生學習」的效果。

廣告

香港教育大學趙志成教授的文章有這段話:「一年一度的統一測試,是總結性評估(Summative assessment),延後的成績報告,對參與當屆應考的學生完全無助,夾硬以這些評估成果改進下屆學生,不恰當也達不到效果。真正能改進學習的評估是多次、短期、持續的,可以是短測小考、提問短答等等,很多元化,是形成性評估(Formative assessment)……。(註二)」,言簡意賅,一語中的指出BCA評估屬於「總結性評估」,對學生學習的改善實在並無效益,也正是筆者在前文所提及:在學校裡教師一直透過教與學的過程,進行不同形式和內容的評估活動,才是改善和促進學習的「形成性評估」,因為校內教學活動中同時處理的評估,便能夠提供適時和直接的回饋,有助教師的「教」和學生的「學」兩方面的互動和參照。

此外,筆者必須引述資深退休小學校長潘天賜的留言:「小三學生在學年將近結束是考這個試,成績要下學年才到學校,那時候他們已讀小四,這個考試的成績如何幫助小四的教師改進對他們的教學?學校其實只是以上年度小三學生的表現去“改進”下年度小三的學習!原本考了這個試的學生,即使考試結果如何清楚,也對他們的學習於事無補,何來“回饋”作用?(註三)」  潘天賜校長以其多年行政經驗,從學校運作層面提出有關問題,恰恰指出BCA對相關學生的正面作用其實不大。 筆者再具體的追問:學校參照BCA成績報告,如果得悉某位小三學生成績的落差結果,學校方面有沒有在該學生升上小四時,特別因此為他「度身設計」進行補底式的輔導教學工作呢?  這樣的後續輔導工作才可算真正善用BCA評估作用的回饋,對個別學生的學習才有實質幫助。

廣告

筆者明白,那些學者有其個人理由在教育評量的理論上放言侃談,可是,如果不是活在學院象牙塔不曉得學校實際運作情況,便是別有所圖的蒙官方禮待為「御用學人」,赤膊為BCA這個政策保駕護航。 退一步說,筆者以為學校取得有關學生BCA的成績報告,只不過對教師在施教方面上提供一般性質的參考數據,藉此反思在課堂教學處理某些主題時的教學策略而已。 最後,筆者還是必須一再指出:一些辦學團體和校長等領導階層往往濫用這些資料,作為管理和監控教師教學成效的指標,進而以問責口吻對教師責難施壓,這是別有用心的誤用評估機制! 希望家長明白有關BCA政策的始末底蘊,不要受到誤導!

 

**********

註一:刊於《立場新聞》〈回歸TSA初衷,BCA的評估作用或許已「微不足道」了!〉一文(21/3/2018)

註二:刊於《教協報》〈取消小三TSA/BCA〉一文(21/3/2018)

註三:潘天賜在筆者刊於《立場新聞》〈回歸TSA初衷,BCA的評估作用或許已「微不足道」了!〉一文(21/3/2018)的留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