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忘了 Deadline Fighter

2017/12/11 — 11:26

【文:格物虎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Deadline Fighter,中譯死線戰士,意解趕及交功課限期前完成功課的人類。Deadline Fighter 一直是大學生的專有物種,而筆者作為典型出名 ‘hea’ 嘅香大學生,可謂此物種的佼佼者。因為,寫這篇文的時候,我也是一個趕截稿狀態的 Deadline fighter。

老豆老母老師以至所有長輩級人士由小到大也教做事要預鬆動時間丶不要 「臨急抱佛腳 」,而不少8、90後也是本著這個信條生活至升上大學 — 到大學為止。一到大學,所有人好像完完全全地脫胎換骨,本來中學時做事井井有條的典型優才生,一到大學便不知怎的變成得過且過、做事甩甩漏漏的學渣。當然當中總有例外的正常人,然每個人對成為一個 Deadline Fighter 仍樂此不疲。到底為何一定要堆著一大堆assignments ,到 deadline 前三日才肯動筆?

廣告

我嘗試用寫這篇文章時的 mentality 解釋。

剛收到全教局老海鮮們威逼利誘寫關於 deadline fighter 的文,心裡可是萬般不情願,畢竟我本來只是一個後勤字都唔識隻的造圖佬;因此自十一月底收到 task 開始,一直也當沒有這回事般 「食玩訓 Hea 」 。直到whatsapp 響起不能歸家的訊號 — 

廣告

「@Tiger 星期一篇文? 」

頃接訊息,馬上泊好車丶熄匙,在車上打開手提電腦,打了一堆看似批判時下年輕人 (包括老虎) 無能,實為無病呻吟的廢噏文。

説了到頭,Deadline fighter到底是一個甚麼概念呢?是「臨急抱佛腳 」?是廢青的日常?是有負於納稅人金錢和UGC Funding? —

別忘了 Deadline fighter,因為這反映了年輕人珍貴的叛逆和敢於挑戰權威。

別忘了 Deadline fighter,因為這反映了香港學生的效率比鄰近經濟強國的更強。

別忘了 Deadline fighter,因為這反映了大學assignments大多喜歡毫無意義地吹水。

別忘了 Deadline fighter,因為這反映了大學生活的多姿多彩 — 多至沒空做 assignme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