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劍橋圖書館中的香港

2018/6/18 — 14:20

劍橋大學犯罪學院(圖片來源:劍橋大學網頁)

劍橋大學犯罪學院(圖片來源:劍橋大學網頁)

如果有留意犯罪學界的發展,便會知道這門學科的年歲甚短。雖然有關法律、社會、公義等話題可追溯至古希臘時期,可是犯罪學作為獨立學科一般被視為始於五十年代。當時資訊流通未有今日發達,一間大學的圖書館可以是判斷該學府影響力的可靠指標。劍橋大學的犯罪學系在 1959 年由 Sir Leon Radzinowicz 創立,學系獨立的圖書館藏書量亦是領域中數一數二。

事情發生在幾個月之前的劍橋大學犯罪學圖書館內,當時我正在挑燈夜讀,努力為自己的題目構想一種未存在的理論。我思考時喜歡來回踱步,不管在室內還是室外;口中唸唸有詞,手指間歇性敲敲腦袋。一般晚上七、八時後圖書館內只剩下我一個,稍睡片刻後,我起來散步至館內一副藏畫面前,駐足觀望。

熟悉雕塑的朋友一定聽過法國藝術家羅丹(Auguste Rodin)。他其中一個最有名的雕塑為《沉思者》(Le Penseur),看來是面前藏畫的創作靈感。正當我聚精會神時,B 先生便出現在我身旁(因為不想影響他的私人生活,便給其代號 B),低聲說:「之前是一幅花朵。」B 先生是國際間鼎鼎大名的犯罪學家,出版無數。隨著年紀漸大,他近來已經鮮有教學,亦較少出席公開場合。我簡單地介紹自己,無意識地整理一下 single peak,談一下自己的研究,卻發現 B 先生好像在注視著那幅畫。

廣告

「之前是一幅花朵,如果我的記憶沒有錯的話。」

「我已經在這裡數年了,我沒有察覺有甚麼變化。」

廣告

接著他便開始描述那朵花,以及當時有一批亞洲人捐贈的事宜。我聽著聽著,越聽便越覺得奇怪。後來靈機一觸,他描述的不正是香港區花洋紫荊嗎?於是我便在手提電話上翻了一下,跟 B 先生確定幾次後,便發現他當年看到的是一個舊市政局的徽章,而非現今區徽。徽章置於畫的正中,四邊約五吋長的畫邊繪有神話圖騰。使用舊市政局的徽章,看來事情發生在至少回歸之前了。奇怪的是,根據 B 先生的記憶,該批送贈的,不是官員,而是一個民間組織。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