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獨立」並不包括法官的選任過程

2018/4/27 — 18:53

資料圖片:法官

資料圖片:法官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司法獨立的迷思

在香港,有些人有一種迷思,把「司法獨立」的原則無限放大,以為法官的委任必須由司法界「獨立」決定,而社會上其他人(包括立法會議員和特首)都不應干預,否則就是妨礙「司法獨立」!

廣告

到底什麼是「司法獨立」?

廣告

司法,主要是涉及案件的審理,而「司法獨立」的原則,是指政府的行政或立法機關,不應以其行政或立法權力,干預個別案件的審理。在現時的機制中,案件的審理的確是以「司法獨立」的原則進行,其他兩方面(即行政及立法),都是沒有正式的機制去影響或干預的。

不過,不是所有與法官或法庭有關的事,都屬於司法程序,都應該是「獨立」的,而「法官的委任」正是一例!

特首對司法獨立的誤解

在香港,現時法官委任的機制,是先由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人選,經特首接納後,再由立法會同意,最後由特首委任,委任的過程才算是完成。

最近,司法機構推薦了兩名海外法官擔任終審法院的非常任法官。由於我們對她們被推薦有異議,想向特首表達意見,所以,我們有代表於較早前特意去見特首,表達我們的關注,但她只用四秒鐘兇兇地瞪了我們一眼,給我們回覆四個字:「司法獨立」,便揚長而去。

我們聽了這個回應感到十分失望與震驚,並不是介意她的無禮與傲慢,而是有兩個原因:

1.這表明在我們的特首心中,委任法官是司法機構的獨立決定。這是特首對現時法官委任機制的誤解!身為特首竟然可以對於法官的委任機制有如此誤解,這是始料未及的!上面已説過,現時的委任機制是先由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人選,再由立法會通過,及由特首委任。這機制本身已說明了法官的委任並不是以「司法獨立」為原則,而是以「三權共識」為原則!如果司法機構的推薦是一個有意識及意志的決定,那麽,立法會的通過及特首的委任也必須是一個有意識及意志的決定!但凡是有意識及意志的決定,當以可以是贊成或反對的,這是一般常識!然而,特首對「司法獨立」的錯誤理解,表示她不了解三權分立的原則,這是令我們感到震驚的原因。

2.另一個令我們感到失望的原因,是特首「自貶身份」,她似乎認為,在這委任的過程,她只是一個橡皮圖章,不需要「經大腦」的!同時,她也暗示了立法會也應是不用經大腦就要通過的,因為在她眼中,「司法獨立」就是這一回事!對於這種自貶身份,同時貶損立法會的思維,令我們對她感到失望!

委任法官的原則,包括對社會道德脈搏的了解。

法官的委任對社會十分重要,相信不會有人反對吧!法官,除了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和正直的品格外,對社會道德脈搏的掌握及了解(包括性文化與性倫理道德),也是極為重要的!當然,終審法院法官的委任,更可說是重中之重,因為終審法院所判決的案件,除非是涉及國家事務,有機會由人大釋法外,一般來說,是沒有更高的權力機制可以制衡的。

數年前,曾有一「變性人結婚權」案件,就是因為終審法院一些法官,錯誤解讀香港社會的婚姻觀,更似乎想把自己的所謂前進的性別及婚姻觀念意識加諸社會,作出了對香港社會不適切的判決,其惡果,今天社會仍在承受著!

未有避嫌機制下,香港不適宜委任支持同運者為法官?

對香港來說,一些在外國性解放及同性戀文化中孕育成長的人,及多年執業於這些環境的法官,甚至其往績在在都反映這些所謂「前衛」價值觀者,是否適合在一個性道德相對保守的香港社會當法官,甚至是終審庭法官,而極有機會審理一些與性倫理有關的案件,這是十分值得商榷的!

今天,在法官審案的編排方面,即哪位法官審理哪宗案件,也是司法機構「獨立運作」的,美其名是「司法獨立」,但說是「黑箱作業」,也不為過。其實,這在本質上應是行政程序,也不應是「司法獨立」的一部分!

近年,香港出現一種現象,就是一些對社會敏感議題有明顯立場的法官,沒有足夠的避嫌,被安排審理與這議題有關的案件,甚至他們在判詞中推廣自己某方面立場,並過份重判與他們立場不同者,案件甚至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由這類事件,我們可以了解,現時法官在審案的編排上,並沒有足夠及透明的避嫌機制。這方面,我個人認為,特首及立法會是應努力提出改善機制的!

現時,在沒有有效的避嫌機制下,委任一些明顯有性解放及支持同性戀運動者為終審法院的法官,有機會對社會的倫理道德及家庭價值有嚴重的衝擊,我認為不是一個合理的做法!

法官的委任一事,請特首與立法會議員,好好把關!

雖然香港的選舉制度不完全民主,但某程度,無論是特首或是立法會議員,都應向廣大市民負責的,社會都會期望他們可以在這「委任法官」一事上,按照現有的機制,做好把關的角色,不做橡皮圖章,為香港選任一些對社會有利的人為法官,這是他們責無旁貸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