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局長楊潤雄先生對話】請給我一個支持教育局的理由

2018/1/31 — 16:29

作者按:這篇是出席26,27/1香港教育高峰會教育界與局長對話後的分享。

最近中學校長會舉辦了中學學界近年最大型的論壇:Vision 2047,究竟三十年後我們應教育出怎樣的學生?大會在兩日邀請了不少香港及外國學者分享,最後有楊局長回應及回答題問,筆者有幸參與、聆聽局長談教育、發問與對話。結果是我僅有的希望都幻滅了。

首先,楊局長甫開口致詞已令我輩無言,「大家唔好期望我可以做到D咩。」這是香港教育一哥可以公開說的話嗎?校長們、學者們、家長們已努力為香港教育謀算,不期望局長還可以期望誰呢?權力、關係、人脈、金錢在你手中,當然是期望局長吧﹗在他之前出場的署任特首張建宗先生論香港教育更能我啼笑皆非,他長達十五分鐘的演說,每七八句就有一句講錢,講每100元用在巿民身上便有21蚊用在教育上,又講到SEN、生涯規劃、高中、國內團、社工等有各項資助及撥款。政府要做資源分配與運用是理所當然,但目標呢?成效呢?方法呢?框架呢?楊局長說:「我地放權比學校,學校自主,將來我們會管得更少。」這正正反映香港教育的問題﹗需知道要用政府錢其實不易,而且所謂學校自主,其實無自主過:面對公開試、大學收生等遊戲規則,根本不是自主,而是為了要滿足全人教育的所有目的而做盡所有,但社會只看成績,講白一點:只睇成績,唔睇其他,但要你做,這不是學校有權與自主。聽過局長和司長論香港教育,你就會明白甚麼叫「無理念」。

廣告

再者,答問時間,我問楊局長:「聽罷你的分享,我覺得教育局只重管理,不重發展,如果局長你有看過政商管理專家John Kotter(筆者推介大家多看,他愛用寓言手法說理)強調機構要有Management and Development,作為教育局一哥,你期望香港教育有咩發展?」精彩回應如下:局長認為他在這個位置不敢亂做決定(對不起,也不是不去決定吧﹗),他想確認這條路正確,大家認同才去行。其實無論家長與學校早已提出以下數點:減少小學功課量及廢除TSA、給予學生空間、尊重多元文化及學習機會、中學DSE中文與通識科改革、大學收生多看其他範疇,雖然大也有不同意見,但上述數點相信也是大同小異,方向一致,就是讓孩子重拾學習興趣、有均衡生活、引發好奇心,令孩子成為一生不斷的學習者(Life Long Learning)而不是打沉他們。局長有繼續闡釋:「我要平衡好多野。」我即時反問:是否權貴的考慮?如要保持香港競爭力?商界及政界的話語權令教育局改革寸步難移?從局長的回應,我只看到一個超大的頭盔與超扁的夾心人,這一刻,我只能欣賞局長的「誠實」。

面對無理念的教育局,請給我一個支持教育局的理由。無怪乎近十年香港學生入讀國際學校及升讀外地越倍數增長(參看黃家樑:《教育大數據》),想要Happy School, Happy Assessment, Happy Learning Process,你得付錢或攪珠搏彩數,面對這樣的社會與教育機會不平等,試問何來Happy students, happy parents,再加上政治及社會環境,更遑論Happy Hong Kong People﹗無怪乎香港幸福指數屢創新低,由幾年前的77名跌至一百名以外,比伊拉克還要低﹗教育是改變人類命運的根本,培育社會楝樑的搖籃,若只淪為權貴和政商的一個機器,這是香港的失敗,教育的失敗。

廣告

 

作者FACEBOOK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educationgog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