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加得減 — 評《香港2030+》之核心價值

2017/4/19 — 18:23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黃國維,中國神學研究院神學科助理教授】

特區政府現正展開為半年的《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諮詢,筆者嘗試按基督教的價值觀去評論這發展計劃,並提出三點認同,三個商榷之處和三個呼籲。

首先,對於發展計劃的三點認同,包括:第一,我認同計劃提到「宜居」是香港市民要追求的共善(common good)之一;第二,我認同土地發展和運用對香港市民十分重要;第三,我也認同政府在土地運用有重要的角色。

廣告

然而,亦有三個商榷之處:

1. 透過不斷開發土地,投資大型基建達到共善

廣告

《香港2030+》發展計劃嘗試透過「增加」去解決香港的發展問題,這「增加」就是不斷開發土地,不斷投資大型基建去刺激經濟、增進就業,認為這樣的發展能帶來共善。然而,香港的問題不是缺乏,而是不均。剛過去的特首選舉讓我們看到政治權力高度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中;極端的貧富懸殊反映財富不平均;而土地分配不均也令有很多豪宅無人住,但基層市民上不到樓,中產市民也上不到車。這樣,土地問題或是經濟發展的問題就不能透過「增加」去解決,而是要處理「分配不均」的問題。若我們繼續開發更多土地,只會延續今天的經濟模式,加劇香港的不平均,惡化社會問題。

以經濟發展作為共善的目標,亦不是基督教價值觀。聖經不反對經濟發展,神也願意人民有溫飽。但在基本溫飽之餘,聖經更重視人民要建立一個沒有奴役、互相尊重丶彼此分享、關愛鄰舍的社群。可惜,《香港2030+》發展計劃沒有提及這更大的善,只是假設了有經濟發展,萬事就能解決,這當然是錯誤的想法。

2. 「唯人獨尊」的發展的概念

《香港2030+》發展計劃稱土地為「資源」。這「資源」就好像金錢、人力等等其他「資源」一樣,必須被運用來服侍人,否則就是「浪費」。若「土地資源」不足夠,就可以透過移山填海「創造」出來。至於如何運用「土地資源」,也可以按人定下的標準決定。這種對土地的觀點,正正反映啓蒙及科技主義的「意志勝物質」(mind over matter)以及人能夠完全操控大自然的假設。在土地發展的事情上,只有人能改變影響土地,土地不能影響人。

然而,今天環境問題與氣候變化,就已証明人對大自然所做的事,轉過頭來要影響人,人是不能完全操控大自然的。聖經也強調人和大自然互相影響:創世記描述先有土地,才有人;土地不用倚靠人存在,人沒有土地卻不能生存。希伯來文的「人」(adam)是用「地」(adamah)上的塵土而造(創二7),人「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創三19)。這都表明人和土地之間有極之密切的關係。

另一方面,神吩咐人要「管治」大地。不過聖經記載,神先把規律和秩序帶入世界,才創造人。這樣,擁有「上帝形象」的人就必須按照神設立的秩序去「管治」。人不是神,亦不能如神一般「從無到有」地創造土地。所以人管理土地,必須尊重土地原有的規律和特色。香港過往開發土地,都是把山剷平,把海填滿,完全毀滅這些土地海洋的原有面貌,趕絕其中的動植物,沒有尊重原有的創造。恐怕《香港2030+》發展計劃只是把這種「唯人獨尊」的態度變本加厲。

3. 不可持續的「長遠發展」

雖然《香港2030+》發展計劃不斷重複「長遠發展」的字眼,然而由不斷「增加」—依靠大型基建和開發土地去製造就業、刺激經濟的發展模式,是不可持續的。原因很簡單:土地是有限的。聖經說神為人設立地界和各種界限,受造世界和人都是有限的。人必須承認有限,否則就自以為是神。按目前的世界趨勢,發達地區人口已沒增長,而香港人口於大概二十多年後,將達到頂峰,然後就會減少。二十多年,以城市發展來說,不是很長時間,香港回歸也二十年了。未來二十多年,當香港人口持續增長時,我們更該好好分配土地,善用空置和已被破壞的土地,不應開發綠色地帶或繼續填海。

4. 以「東大嶼都會」發展為例

基督的救贖工作是關乎全世界的,祂「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西一20)。萬有完全復和是終末的目標。所以,真正的「長遠發展」是「和好」:人和別人、人與土地、及自然世界各事物之間的「和好」。我們生活在愈來愈污染的世界,都明白「空氣好、食水好、土地好、食物好,人才會好」。人破壞土地,叫地變壞,反過來自己也變壞了。我們的長遠目標,不能是繼續開發,而是必須從今天起,努力做好復和的工作。

5. 以「東大嶼都會」發展為例

在《香港2030+》發展計劃中,有很多例子足可証明上述觀點。就以「東大嶼都會」發展為例子,正好闡明剛才的看法。政府計劃在大嶼山以東的海洋大規模填海,期望透過這極大型基建與日後發展的商業區,刺激經濟及就業。此舉無疑是緊隨香港一直以來以「增加」為主的發展方向。另外,發展的理由是不夠土地,遂要創造更多出來。大嶼東的海洋既被定義為生態價值低,就可毀滅原來環境。但這樣把海洋視為「資源」,用人定的「價值」去衡量,又「從無到有」地「創造」土地,反映出人可以任意改變世界。

以往香港填海,是在維港兩岸按原有海岸線延伸。而沙田、大埔、屯門、將軍澳等新市鎮的填海,仍能模糊地反映原有地貌。但「東大嶼都會」的填海卻是在海中央「從無到有」去「創造」土地,完全無視原來面貌。這樣的土地全靠人工科技產生,也必依賴科技維持和運作,只有人的意志,沒有創造的原來特色。

《香港2030+》發展計劃提及要關注氣候變化,指出過去幾十年,海平面平均每十年上升30毫米,風暴潮也不斷加劇。但觀乎「東大嶼都會」的大型填海,選址在向南、沒有山勢或海島阻擋,直接受風暴影響的海洋上。我擔心得出來的土地,將會步美國新奧爾良後塵,在風暴中掩沒,或是要不斷加高海堤,加添水泵來維持運作。這片人創造出來的土地是否能夠「長遠」,是否「可持續」,計劃沒有提及。反而,在填海區得來的土地「坐擁無敵海景」,為富者帶來舒適居所和炒賣機遇,填海涉及的巨額工程和買賣,也為工程公司、地產商帶來的益處,而這些更加配合《香港2030+》發展計劃背後的目標,就是透過開發帶動經濟活動。

最後,容我以基督教信仰的三個重要向度,發出三個呼籲:

1. 謙虛:我們要謙虛,承認有限,不要繼續以為可以操控土地和大自然而沒有後果。要學習尊重土地海洋的原本特色,以及神創造的秩序。

2. 悔改:我們要從香港人相信多年,追求由「增加」所帶動的經濟模式悔改過來。我們當反省這模式帶來的惡果和不可持續性。

3. 重生:對香港的未來,重生不是「增加」,而是「復和」。這復和不單是人與人之間,也是人與土地之間。我渴望政府不要把社會中的撕裂蔓延至人和土地之間,要及時回轉,朝向社會真正的共善。

基督教信仰鼓勵人及時自省和悔改,才能重生,否則會有後果。但若我們堅持不悔改,繼續沿用過去幾十年那「增加」的模式去發展,恐怕這「增加」只會換來社會更大矛盾,市民的福祉卻要減少。同時,資源浪費了,環境破壞了,反而造成「因加得減」的惡果。香港未來的發展,政府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冀盼今天的政府能為這城市的未來,作正確的決定,否則下一代將要承受我們今天的錯誤決定所帶來的惡果!

註:《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現正諮詢公眾,意見收集將於4月30日截止,詳情可瀏覽http://www.hk2030plus.hk/tc/index.asp及http://www.hk2030plus.hk/tc/vcf/Page_1.asp

(本文為2017年4月12日《基督徒土地關注組》及《香港基督徒學會》合辦之「守望大土 公義規劃–香港2030+討論會」講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