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香港追尋理想是一種奢侈

2017/10/10 — 12:24

在香港追尋理想是一種奢侈。假設你租用一個兩房市區單位,月租18000元,意味日租600元。不管那天你開工與否,你都要交租的。即便你的理想是博覽群書,在香港看一天書的成本就起碼是600元了。這一天你用來鑽研食譜,又是600大元。去了行山一天,這趟山要600元。學寫一天程式,也是基本盛惠600元。像我在香港做的網上字典,成本就是天文數字了。你買一本「存在主義」專書,可能一百元,但那其實不算甚麼,閱讀的時間成本才是令人咋舌。以上還不包括你過活所需的其他成本。

相反,你在大陸、台灣或其他地方做同樣的事,成本可能大幅降低。因此台灣遠比香港容易從事「文創」。我亦想起深圳的書城多少人「打書釘」,整天在看書。他們負擔得起,因為他們看書的成本低。儘管他們看的內容被政府審查和過濾,都是片面的訊息,但他放許多時間看片面的東西,也比你放很少的時間看全面的東西,知道的來得多,可能更接近智慧的真象。要寄望香港的民智提升,可能是異想天開。

香港似乎真的只能賺錢,而且要天天賺,不然你難以彌補天天令人窒息的生活成本。除非你追尋的理想也能幫你賺到不少錢,做到二合為一。又或除非你有長糧或一間公屋。否則理想的做法,是在香港賺了錢後,再在其他地方尋求你的理想,那方能以較合理的造價來圓夢,不致一生虛度。但那卻變成工作與理想不平衡,前半生只有工作,後半生只有理想,你的情商和逆商能否捱到後半生是一個關鍵。

廣告

報載康城晉海一個單位可售2000萬元,那確實是一條不歸之路,你要工作多辛勞才賺到這個2000萬元?隨著支票一簽,我感受到買家似是破釜沉舟,把他其餘的理想都通通埋葬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