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啦A夢對大雄的成長利多於弊

2017/4/13 — 16:05

昨日受沈大師一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中通外直辯論比賽〉決賽辯題「多啦A夢對大雄的成長利多於弊」成為城中熱話。 

「大雄劣行眾多,曾542次調戲靜香,試問多啦A夢的道具還可以幫到佢什麼?」

「多啦A夢其實也會依賴大雄,例如在多啦A夢大電影入面,多啦A夢試過唔見咗個啷啷,都係要靠大雄幫佢搵番。」

「問反方同學,你成長過程中,唔會需要依靠嗎?真係能夠完全獨立地生存?」

可以想像,整個比賽過程極之有趣。同學越認真去準備和發言,反差效果越大,引人捧腹大笑。

廣告



這個辯論比賽,屬中文科老師的巧思。初賽題目本來極之正經,反應自然冷淡,老師為了扭轉局面,找到學屆〈奇趣杯〉這一道有趣辯題。除了因為多啦A夢(ok,其實我說的是叮噹)的故事讓同學較容易投入,更主要的考慮是希望能一起討論「成長」這課題,到底怎樣才算是成長,讀書成績叻才算是成長?還是要做怎樣的人?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中通外直辯論比賽〉已經辦到第二屆,「中通」的意思可以是中文加通識,也是出自〈愛蓮說〉:「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我想老師希望學生能夠有獨立思考,認真地做一個正直的人。

有時候我會很佩服這些老師的靈活性,能夠隨時因應學生的狀況而自我調節教育的方法。我想目前教育界不少人都意識到,在智能手機成長下的世代,要提起學生對學習的熱情實在不容易。如果說媒體人每日都要由零開始泡製新點子去吸引大眾,做老師的又何嘗不需要這樣子?

很多人以為創意書院的課堂夠創意,同學應該會比一般學校積極,這是很大的誤解。要讓學生快樂而認真地回校上課,也是書院的一大難題。到底怎樣的教育才算是有效,很難三言兩語去判斷,但保持開放和靈活性,我想是面對當前困難的必然條件。

順帶一提,獨立記者林茵花了兩年的時間,在創意書院做研究和書寫〈教育不止一條路〉,當中就記錄了這種矛盾和成長。因為是獨立出版,發行上絕不容易,大家可以在網上買書,又或是29/4 - 30/4直接來創意書院開放日,買書和體驗體驗。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