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呃like時代即將告終,你又從中獲取了甚麼,失去了甚麼?

2017/10/28 — 13:5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陸子瀧】

Facebook 創辦人朱克伯格最近又投下了一枚網絡震撼彈,他於6個國家中測試另類吸金模式,新功能一旦推行,所有非推廣貼文 (non-promoted post) 都不會再出現在用家的動態消息中。

在測試地區中,FB專頁的貼文互動率下跌了近八成,假若page 主仍然想繼續和粉絲互動,維持人氣,就一定要課金落廣告。

廣告

不論你是擁兵千萬的女神、旅遊達人KOL、香港大文豪、還是當紅插畫家,在新Timeline 底下,你專頁的網絡影響力重新歸零,你再次由Somebody 變成Nobody。

消息一出,身邊不少朋友都紛紛抱怨。點算,以後咪冇得呃like?世界末日啊!Hold on,你又不是開page,模式改變又與你何干?即使關事,大不了就轉戰IG、Twitter,或者YouTube 吧。

廣告

然而,在社交媒體盛行的世代中,最令我擔心的反而是,我們竟然為了這種改變而驚懼。究竟從何時開始,出post 變成我們的日常,呃like 變成我們的精神食糧?

彷彿一天不公布自己的行程,就會感到不自在,彷彿只有透過那些心心和豎起的大拇指,我們才能支取力量,生存下去。

十年前,FB 剛剛崛起,我確實感到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好像拉近了,也拜科技所賜,我們得以和久未見面的朋友重新連結起來,那些互poke和低能留言令生活變得沒有那麼苦悶。

隨著時光飛逝,我們再度證實所有程序和發明都必有缺陷。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過度濫用社交媒體,結果就是催生出各種光怪陸離的都市恐怖病。

這個病態的網絡世代,說有多荒謬,就有多荒謬。我們同步見証...... 

網絡女主播以黃鱔塞私處博上位;
IG女神扮國泰空姐拖喼拼存在感;
澳洲女模每天自拍一百張求人讚。

一輪恥笑過後,然後我們就會發現,笑甚麼,原來自己也是Attention Whore,我們同樣也在堆砌繁華,偽裝開心。

他在聖彼得大教堂拍下文青照,吸了82個like,卻忘了認識意大利歷史,感受當地的文化情懷。

你在山頂凌霄閣拍下情侶照放閃,吸了104個like,卻忘了你和男友剛剛還在吵架,傾刻之前仍在鬧分手。

我在五顔六色的藥丸上方拍照賣慘,吸了137個like,卻忘了好好感激身體抱恙,仍為自己煲湯的母親。

當然,永遠別忘了最重要的Hashtag,哈哈。必須要加入#love #followme #instagood #tagsforlikes #foodie #foodporn #hongkonger #hkig #nopainnogain #happy,這樣才能獲得最大的關注。

是他也是你和我,我們花了時間偽裝,卻弄丟了真實的自己;花了精力強顏歡笑,卻忽略了自己傷痕纍累;花了心機調角度加Filter,卻遺忘了喘息和思考。

近來,FB 不停在觸及率方面做手腳, News feed 亦變成網絡宣傳易,被各大廣告攻陷,在呃like 變得越來越難的時候,或許也是一個良機,讓我們去抽離和反思一下。

到底在這些虛偽的繁華背後,是誰在操縱一切?到底精彩的人生,是由什麼來定義和界定?

關掉了Apps,跳出虛擬,願我們可以學懂......  

需要愛,就勇敢地闖入人海𥚃尋找真愛;

想發光,就堅毅地跳入現實中綻放光芒;

求精彩,就拼命地踏入大世界填上色彩。

無需要那些like 的加持和證明,能夠感受生存,活在當下,本就是一件美好的事。

 

(作者自我簡介:政治太複雜,愛情太混亂。為了消除政治智障,促進浪漫主義,讓我們一起來研究這人生兩大課題。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ukchilu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