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城小鳥

2017/7/18 — 15:00

資料圖片 l Yutaka Seki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Yutaka Seki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推開辦公室大門,看見一隻小麻雀噗咚一聲跌在地上,本想立即給我診所獸醫搶救,但幾秒間小鳥已經沒有呼吸了。可以怎樣處理呢?一隻葬身在石屎森林的小麻雀,是否也可以返回自然?我沒太多考慮就載上手套,拿個紙盒,然後跑到附近的公園,待最少人的時候,閃閃縮縮的,為小鳥BB在花叢下挖了一個小洞,好好的把牠埋葬了。

我知道如此可能已經觸犯了「非法處理動物屍體」的法例,但我想不到一個理由這是一種罪惡,當然我也不認為是甚麼善行,背後其實也沒有甚麼大道理,只是人之常情吧,不過是對於一種有感知能力的生命的少少尊重。

我看過一條視頻,台灣的一位法師解答信眾對動物往生的問題。並呼籲大家若在路邊看到死去的動物,最好停下來為牠們稍為頌經,然後好好埋好動物的屍體。我相信,其實香港很多愛護動物的朋友也很願意這樣做,但難度也的確不少。

廣告

記得我從澳洲回港不久,大概是2000年的時候,有一次在街上碰上一隻被車撞死的小黃狗。我致電了食環署來處理,他們真的把垃圾車駛到現場,然後把狗的屍體猛力拋進垃圾車內,埋身垃圾堆中,那一刻我心裡有點難過,我問職員狗狗是否會送去火化,那時才得知政府已沒有為動物公眾火化的服務,狗狗其實只會送到堆填區。

這件事我一直覺得很遺憾。到今天有社區流浪動物在我診所離世,也堅持要拿到私人的動物火化公司為牠們殮葬。有些懂佛學的護士又會為牠們頌經。你問我是否相信動物往生?我其實真的不知道。

廣告

我經常勸喻來我診所求診的動物主人,有能力就讓動物子女離開時有點尊嚴吧,花一千幾百,讓自己也心安理得。畢竟曾經一起相處過,把牠當成垃圾一樣的棄置堆填區,情何以堪。

 

原刊於am730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