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家想做公民還是難民?

2017/8/10 — 11:4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日接二連三的政治事件,包括一地兩檢、議員被DQ、蔡若蓮任教育局副局長等,令公民社會疲於奔命。香港的公民社會自2003年七一遊行後始見雛形,到2014年雨傘運動後加速發展,可是參與人數始終有限,無法對政權構成壓力。

什麽是公民社會呢?公民社會是指圍繞共同的利益、目的和價值上的非強制集體行為,通常而言,包括了那些為了社會的特定需要,為了公眾利益而行動的非政府組織。在一個不民主的政治制度下,議會無法有效反映民意和制衡政府,公民社會通過聯署、遊行示威、不合作運動、民間投票、公民抗命等非暴力抗爭方法,試圖對政權施壓,可説是人民自救的最後途徑。

由於公民社會屬於體制外的民間自發組織,缺乏資源和話語權,它的力量取決於參與的人數和積極性,更取決於市民是否有足夠的公民意識。公民意識指公民對自身在公共社會中的位置的自我認識,包括對公民身份,公民權利和公民責任的認同。 良好的公民除了關心私人生活之外,也自覺參與、貢獻、發展公共生活,並努力維護社會的價值和利益。

廣告

香港自1949年中共建國後大量難民湧入,是典型難民城市。這批第一代移民的首要目的是三餐溫飽,生活安定。他們既然只把香港視作安身之所,有飯吃便足夠,其他個人和家庭以外的事情一概事不關己。就算日後生活大為改善,衣食豐足,這種揾食至上、不理政治的難民心態依然沒有改變。在自幼熏陶下,不少第二代香港人都認同這種價值觀。

真正視香港為自己的根、擁有較强公民意識的,要數到第三代,即八、九十後一輩。這批人不再像他們的上一輩,只追求自身和家庭的眼前利益,還會關心社會整體問題和長遠發展,例如社會公義、貧富懸殊、民主發展、環境保育等等,並願意爲此付出和犧牲。這或多或少解釋爲何雨傘運動參與者年輕人佔最大比重。

廣告

由於香港生育率偏低,人口逐漸老化,目前40歲或以上市民佔總人口56%,不但人數上佔優,也主導著香港政治、經濟和社會各範疇。假若這批社會骨幹大部分還抱著過客的心態,熱衷賺錢但政治冷漠,港人整體的公民意識不會高到哪裏去,公民社會更加難成氣候。

雨傘運動之後的一兩年,公民社會如雨後春筍,民間湧現了一批支持民主的組織和人士,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發揮了重要的影響力,香港民主進程一度露出曙光。可惜在中共和港共政府的粗暴打壓下,民主陣營屢受挫折,不但未能向前推進,還被逼得節節後退。公民社會元氣大傷,士氣低落,甚至出現萎縮。

面對政權全方位破壞香港的制度和價值,肆意掠奪香港的經濟和環境資源,單靠在議會已被邊緣化的泛民政黨根本無法抵擋。公民社會需要每一個公民的參與,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家。假若大家都選擇視而不見或明哲保身,香港很快就會退化成另一個大陸城市,恐怕我們的下一代將會步第一代移民港人的後塵,再次離鄉別井,周而復始,永世都只能做難民。

發表意見